纳粹前工程师惊天泄密:UFO是德国制造

有关UFO之谜的众多谣传中,有一种说法流传至今:所谓的UFO并非外星飞行器,而是基于地球的高科技航天器;它源自德国,二战尾声被美、苏所掠;有证据显示,20世纪40年代纳粹分子曾造出圆形或椭圆的航天器。

然而,自1947年以来遍布全球的各种目击报告似乎都在否认这种可能性:有一只无形之手在操纵这个流行了50年的、无从破译的神秘事件。

但是,一些资料的存在使人们相信有另一种可能性,即:假如纳粹没有在1945年被击败,其先进的技术力量将不可小觑。在探讨FBI介入此事件之前,先让我们熟悉如下几个引人注意的事件。

下列资料摘自1954年5月27日CIA的报告:

“一份德国报纸(未注明)最近发表了一篇对德国著名工程师、航空专家约翰·科莱尔的专访,描述了其在1941年-1945年主持研制‘飞碟’的经过。

他说1945年第一个制导‘飞碟’发射时他在现场,当时‘飞碟’在3分钟内速度达到每小时2100千米。该实验包括两项设计:一项是由米奇设计的一个直径为4.115米的碟状、不会自转的航天器;另一项是由哈伯姆和斯乌设计的一个硕大的自转环状体,中间有一个固定的、供乘员使用的圆形座舱。

苏军攻克布拉格时,德国人摧毁了整个‘飞碟’计划,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此后,哈伯姆及其助手也都销声匿迹。斯乌最近在布莱梅去世。

在布雷斯路,苏联人企图缴获由米奇制造的一个‘飞碟’。米奇逃到了法国,据说他现在在美国。”

英国航空部门1957年的一份报告亦有相似的记录。原记录属机密级,最近才得以披露。记录中写道:“《每日工人》评论最近出版的关于德国战时武器的某书中提到一个德国‘飞碟’。

它能以每小时2011千米的速度飞行,飞行高度达12192米。” 一份标示日期为1952年1月3日、由美国空军准将W.M.格兰德向美国空军情报总管塞福德将军提交的报告中,也提到德国人涉及UFO之谜的问题。

尽管纯属推测,但报告中有些篇幅证实,美国空军支持某些UFO源自地球的观点:

“(我们)应当对有关奇异飞行物的、源源不断的报告采取积极的姿态,以确定其本质和来源……将目击报告与已知的德国和苏联航空器、飞行推进器、火箭和远程拓展能力联系起来是合乎逻辑的。

因此,务必关注德国人在这些领域的进展,尤其是在机翼、飞行推进器及加油技术等方面的发展。从二战期间对V-1和V-2武器的精密部署可以看出,飞行物源自德国和苏联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上述进程都是在1941年-1944年展开或者完成的,因而在战争尾声期间都落入苏军手中。有证据表明,德国人早在1931年-1938年便开展了这些项目的研究。

因此可以断定,在这些领域德国人至少比美国人领先了7年-10年……”

现在让我们把注意力转回到FBI。下面的报告表明,FBI对高科技的纳粹技术可能落人苏联人的手中极为关切。细节源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

以下是报告的部分内容:

“……另外,有消息称最近CIA在南欧和东南亚收到了许多报告,大意是说苏联人正在试验某种飞行器或导弹。它可以远距离地从海面上发射,飞行途中可以拐弯,而且可以回收。

此消息尤其值得研究,因为本国的实验仅仅发展到把导弹运达指定的敏感地,而从未考虑过将导弹回收的问题。

(消息)同时披露,苏联人企图发展某种原子能武器,他们在占领德国期间掠取了大量有关核能的信息,还能支配裂变材料的限制供应。(消息)同时指出,苏联人中有一些相当优秀的原子能科学家,此外他们还拘禁着一批顶尖的德国科学家。

也许,另一事件可作为此份报告的辅证。1947年夏天,大批UFO飞临美国,从而引起FBI的注意:

“近来,我听到、读到有关碟形飞行器——或者不管它们叫什么吧——在我们西部出现的报告,这使我想起了一件发生在战后的、差点被遗忘了的事。

我特此报告,因为我感觉这可能是全球性的。

“我兄弟和我去看他的一个朋友。那夜,我们三人沿着一条小道开车时,我看到一个形状怪异的物体悬在天上。此物体在我们正面,有13千米-16千米的距离,约1500米高。

我立即停车,以便看得更清楚。

物体一面快速地向我们飞来,一面下降。离我们大约1.6千米时,它停止了水平运动,但仍像一个下降的降落伞一样摇摇晃晃,然后螺旋式地下降。

“我们花了5分钟时间赶往降落地点,但什么也没看见。我们在附近搜了10分钟。天色渐暗,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们便回城了。”

“我无法确定我的伙伴是否也看见了这个物体,因为它发生得太突兀,极易被错过。但当我向他们描述我的所见时,他们也变得跟我一样激动不已。

我的第一印象是那可能是一片云,但它却能直角飞行。”

“此事件发生的地点距哈伯比索菲城约193千米。我发誓此事绝对可靠,物体的形状也无误。”

1947年夏季,有关目击UFO的报告引起了FBI的注意。值得重视的是,这次事件的事件主角是一位叫爱德温·M巴里的、住在斯坦福的人。纽哈文的FBl分部询问完他之后,巴里成为下列提交给J.埃加·胡佛局长的报告中的主角。

巴里说他是位科学家,现在康涅狄格斯坦福西大街的美国氨腈研究所物理部工作。他战争期间服务于与“曼哈顿”计划有关的放射实验室。

他当时30岁,毕业于亚利桑纳大学。

巴里认为,飞碟话题已引起了当代科学家的关注和探讨。他自己就有一套关于飞碟的理论。巴里说,二战刚结束不久,他的一位朋友曾在意大利的米兰和波罗那见过飞碟。

很显然,当时的飞碟事件曾轰动一时,但随后便沉寂下来。巴里认为,飞碟很可能是无线电遥控细菌弹或原子弹,它们由某机构或操纵炸弹的国家通过无线电控制,沿地球轨道飞行,定点发往地面设定目标。

尽管FBI于1947年7月18日便收到了上述报告,但关于纳粹介入UFO事件最具说服力的报告,却直至10年后他们才收到。像往常一样,FBI删除了报告中的部分章节,但这丝毫无损于原貌。

根据1957年11月7日-8日的备忘录:“报道神奇的飞行器在得克萨斯州使发动机骤停……(证人)与美国政府联系,提及1944年在盖奥高申地区经历过类似的事件。

底特律分局记述道:

“(证人)生于1926年2月19日的波兰华沙。1942年5月,他作为战俘被带到柏林附近的盖奥高申直至二战结束前几周。1951年5月2日,他作为罹难人员乘‘史都华将军’号轮船抵达纽约……”

“据证人所述,1944年某月,在前往盖奥高申北部一块田地劳动时,他开的拖拉机在轰鸣着穿过一片沼泽地时突然熄火。当时他并未见到什么机器或车辆,但听到一种像大型发电机发出的尖啸。

“等待了5分钟-10分钟,这个声音停了下来,拖拉机的引擎又恢复了正常。”

“大约3小时后,在同一片沼泽地里大概有十几个人正在割干草。(证人)看到一个直径90米-140米的围栏,外面有一堵像帆布一样的墙。从墙上望过去,一个飞行器正垂直地缓缓升起,在升到超过墙高后,沿着地平线悠悠地飞离视野,直至被远处的树枝挡住。

该飞行器是从约150米远的距离观察到的。据称是圆形,直径为70米-90米,高约4.3米,其中包括深灰色、固定高度为1.53米-1.83米的头尾部。约1米高的中部似乎还在不停地转动,看起来类似直升机机翼飞行时造成的模糊图像。

飞行器的周边清晰可见,飞行器的声响较原来更低沉。拖拉机的引擎此时再次熄灭,直至飞行器声音消失之后,(证人)才重新发动拖拉机,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证人)在事发现场发现一些非绝缘金属散落在泥上或水里。很明显,这是飞行器与围栏及围栏之间的水泥柱撞击的结果。

事后,在场的人们曾多次谈论此事。但自1945年起,大家都离开了那里,失去音信。

这份特别报告受到局里的高度重视,复印件被送往内务部安全办公室、CIA局长办公室、海军和空军特别调查局局长办公室等部门。

1967年6月8日,另一个类似的故事出现了。这次的事发地在佛罗里达的迈阿密办公室。两页纸的报告如下:

1967年4月24日。(证人)来到迈阿密办公室,提供了以下有关某物体(即现在所谓的不明飞行物)的材料。据称,他曾于1944年11月拍摄过此物。

约在1943年,(证人)从德国航空学院毕业,被派往苏联前线,成为空军一员。1944年年底,他从部队退役,被派往奥地利的黑森林任某项绝密计划的试飞员,其间他看到了不明飞行器。

它呈碟状,直径约6.4米,无线电控制,机体外重叠着几个直升机发动机。他后来又回忆说,外凸部分围绕中轴旋转,中轴是固定不动的。当时他的任务就是拍摄这个飞行物体,他现在仍保留着一张从7000米高空拍摄此物体的底片。

据(证人)说,上述飞行器是由某位德国工程师设计制造的,但他对该设计师的现状一无所知。(证人)推断,有关飞行器的机密已落入盟军手中,并称此种飞行器至少击落过一架美国B-26飞机。

“看到有关类似物体的报告后,引起了(证人)愈来愈多的关注。他否认美国有此类飞行器。他之所以联系FBI,是因为他觉得此种武器可能在越南战争中派上用场,这样就可以减少美国人的伤亡。

似乎这一切仍不够令人震惊。有明显的证据证实,早在20世纪50年代他便与CIA有过直接的联系!这或许跟他决定向FBI报告其1944年的经历并无直接关系,但迈阿密分局1967年6月8日送往胡佛的备忘录中,向我们提交了有关的背景资料:

对迈阿密索引的资料显示,(证人)于1959年7月24日出现在迈阿密分局,并主动要求作为特工返回奥地利。他被送往CIA华盛顿总部,并被告知在那里给他下达指令。

“随后发生的事情我们不得而知。然而,调查局报告说,证人于1961年7月4日再次出现在迈阿密分局,此次是与某个关系国家有关。而在他近期拜访迈阿密分局期间,(证人)表现出对他1944年11月所拍照片中的物体的关切。

他的头脑和感觉表现正常。”

正如档案所表明的那样,20世纪40年代纳粹建造(或设计)圆形飞行器的可能性极高。但如果此项技术在1945年战争结束时落入苏联和美国军队手中,人们不禁要问:它现在在哪里?至少这种飞行器没有在诸如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法克兰岛战争和海湾战争中使用过。

正如我已详叙,在1947年7月10日那天,空军调查局军需情报处主管G.F.舒根将军曾说:“……战争部或海军部所从事的研究项目跟飞碟没有任何联系。

此外,有证据显示,20世纪50年代美国开始研究的碟形技术,其结果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例如“阿佛罗卡”便是一个例子。起初“阿佛罗卡”的前景很是被人看好,人们设计了一个直径约10米的圆台,飞行器设计最高速度达3.5马赫,飞行距离1600千米。

然而,美国空军后来不得不承认:从1958年开始,空间实验室对其可行性充满疑问。通过各种测试,空间实验室在1958年2月宣布:“阿佛罗卡”不适合超音速飞行。

数月后,实验室报告称有关概念是可行的,但在实施前必须解决许多问题——机械方面、发动机方面、空间动力学方面以及未知的飞行因素方面。

后来的测试结果证实,“风洞测试不满意”,“阿佛罗卡”计划就此被放弃。很显然,如果1958年的美国科技精英都无法解决圆形飞行器的难题,那在此之前的10年,美国军队乘坐纳粹建造的飞碟飞往世界各地的可能性,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再者,关于苏联在做类似实验的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据披露,1947年8月曾有苏联特工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出现,其目的就是企图获取UFO是否为美国新发明的证据。

因此,研究者们最后得出如下结论:如果二战期间纳粹的确在飞碟状装置上下过工夫,那么他们一定把太多的秘密带人了坟墓。

疑问仍然存在。假如FBI自20世纪40年代-60年代的备忘录所披露的材料属实,那纳粹又怎么可能发展他们的科技呢?为什么多年之后的美国科技精英对这项技术仍束手无策呢?有充分证据显示。

20世纪40年代曾有外星人乘坐的飞行器在美国本土坠毁,那么,是否有可能数年前类似的事件曾发生在德国境内呢?如果确有此事,而德国人又掌握了技术,那也许可以解释为何他们急于完善其人造飞碟的技术。

真相或许比我们现在所认知的更为出乎意料。

飞碟结构:

飞碟围裙类似机翼上表面,说明是通过旋转获取升力,所以类似直升机。

动力源据传是爆炸反应发动机,

V1飞弹的脉动式发动机就是一种爆炸反应发动机,但是简单原始,现代爆震发动机高级些。

因为直接向切向喷气,所以类似喷气旋翼机。也就是讲,旋翼盘类似现代涡扇盘。可以起到喷气旋翼机的作用。

旋翼盘外侧有切向喷嘴。爆炸反应发动机有双向阀门:进气阀和排气阀,脉动式发动机只有进气阀。

排气阀的气体进入高压球形罐,通过阀门系统和喷嘴控制飞行。没有什么电磁之类现今也造不出来的东西。

(补充:飞行方式类似抽打陀螺,切向加速度提供前飞动力,只要调整阀门流量就可以飞行。)

爆炸反应发动机,是比火箭发动机更先进的发动机,目前脉冲爆震发动机就是其中一种,属于超音速燃烧,完全讲燃料烧掉,效率和功率很高。

球状燃烧室内初步燃烧,然后火流通过管道并继续燃烧,高压气体进入球罐,再通过高压系统分流到低压系统,低压系统提供低速推力,高压系统提供高速推力。

低速类似喷气旋翼,提供起降和低速飞行。高速直接喷气,类似火箭,可以超音速。低速飞机,旋翼盘旋转,超音速飞行,旋翼盘关闭,使用升力体方式飞行,4马赫不在话下。

纳粹毁掉了图纸和技术,战后军事动力下降,所以简单的涡轮飞机代替了螺旋桨,而没有继续进步。超高压耐爆炸的阀门和球罐是技术的关键。

估计他们搞出了超弹性材料,目前人类还不知道的材料。

3 个球状物,就是3 个高压球罐。暴露在外面是为了降温。

(1)嗯,我觉得那些扇面显然是依赖空气的,所以这个飞碟估计是纳粹所有项目里最“低端”的;

(2)超音速可以使用碟型翼,这属于升力体概念,高速效率还是高的,低速没效率。 低速用旋翼盘,超音速旋翼盘固定并封闭,形成旋转升力体。

这个概念比现代NASA还先进。

至于水做燃料,也不奇怪,脉冲爆震发动机燃烧温度1900度以上,超过金属熔点需要冷却,水冷最可行,如果结合贵金属催化剂,也许就可以分解出氢气,氢气再进入发动机,这技术目前还没有,当年德国也许造出来了。

SOURCE: http://www.ttufo.com/ufo/201508/72744.html

TAG: 德国

上一篇:韩国媒体表示LG新款Nexus 5将于9月29日开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