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人民可以开奔驰Smart去买菜了:收费感受下

昨日,深圳人民被一辆“奔驰Smart”撩拨得异常兴奋,但高冷的海淀群众内心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一家名为途歌(TOGO)的公司,开始在深圳推广其汽车“分时租赁”业务,在该城市选址铺设“奔驰Smart”。而这家公司早已经在北京展开了相关的业务。

可能是为了吸引眼球,微信刷屏文章标题中“摩拜汽车”的字眼提神醒脑。

借这4个字,正好来科普一下这家公司从事的业务。像摩拜单车一样,途歌提供的是共享出行服务,只不过是用“汽车”替换“自行车”,模式类似。

用当今比较时髦的叫法,应该是“共享汽车”。

如果这样解释,你也许会误解说这家公司在“模仿”现在火热的“共享单车”模式。但是事实恰恰相反。

汽车“分时租赁”其实早已有之,如果非要说模仿,应该是“自行车”模仿“汽车”才对。但是,雷锋网并不想把二者之间的关系简单定义为“互相模仿”,因为谁也没有证据证明。

而且,每一种模式的诞生都是偶然和必然的结合体。

时间退回到1999年,美国一家名为Zipcar的租车公司开始推广汽车“分时租赁”业务;2011年,分时租赁的概念进入中国,美国老牌租车公司安飞士(Avis)率先在上海推出相关业务;后来,像戴姆勒、宝马及奥迪这样的传统车企也开始在这个领域布局,戴姆勒2008年推出Car2Go。

今年10月份,戴姆勒出行服务“Car2Share随心开”进驻SOHO中国。

近年来,电动车等新能源车的不断量产和推广,国内许多厂商也都纷纷加入到分时租赁的大队伍之中,一方面是为了通过此举推广新能源车的概念,拉动汽车的销量;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分时租赁开拓出新的营收渠道。

此前,搞事Boy乐视也准备斥资20亿力推汽车分时租赁品牌“零派乐享”……

服务分散和业务尚处起步阶段是最大的特点。

再加上这两年,网约车平台喷薄兴起,大大增加了用户的选择,这一定程度上也撬走了汽车“分时租赁”的用户群体,所以这领域一直处在不温不火的状态。

特别是盈利方面,目前还没有什么成功的案例。

一位从事分时租赁的业内人士此前告诉雷锋网:“分时租赁的盈利模型是合理的,但分时租赁想盈利,要比长租困难很多。只有在模式、规模、成本方面都做到位之后才有机会。

当然,也不能忽视出行市场环境的变化,近来,政府开始插手网约车,相关的政策规定纷纷出台,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网约车平台的发展。多数业内人士纷纷表示,这对于汽车“分时租赁”来说是重要的机遇期。

同时,今年因为“共享单车”的风靡,“共享经济”也是风头无俩。

当然,汽车“分时租赁”的前景到底怎样,目前谁也给不出定论。既然模式被证明可行,那就要看相关企业能否真正形成规模效应,而且在教育用户这件事情上,道阻且长。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些打着所谓“摩拜汽车”名号博取眼球的人们可以停止这样的“标题党”了。或许摩拜单车的小伙伴看了会暗爽一下,但是更多的分时租赁业务从业者表示遗憾,“只是让我觉得很可悲,分时租赁居然要用摩拜去吸引眼球”,上文的那位从业者如是说。

当然,从兴奋劲头上平静下来的深圳人民,很有必要认识一下这家公司。

途歌这家公司其实雷锋网并不陌生,去年年底其CEO王利峰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便表示,他们计划2016年在北京地区投入上千台车,随后再向其他城市扩展。

如今一年时间过去,途歌来到了深圳。

王利峰曾经是P2P租车平台“AA租车”的创始人,2015年9月离开后,转而投向汽车“分时租赁”事业。

他和技术团队参照戴姆勒Car2Go的做法,通过租赁形式获取车辆以及停车位,车辆的运营管理权、调度权归他们所有,而维护、保养等由租赁公司负责。

然后对汽车进行改造,接入自己的车载终端、车载电脑 OBD,可在APP上查找附近可用的车辆,实现无人化自助交车、还车,改造后的汽车投放到相应网点。

需要用车的用户在 App 或者是网站注册、上传驾驶证件,验证通过后就能够到附近最近的网点取车。

当然,与诸多使用新能源汽车作为分时租赁车辆的公司不同,途歌推出的这款奔驰Smart属于燃油车。至于为什么会选择燃油车,途歌负责市场的工作人员表示,主要还是因为目前电动车的“里程焦虑”,充电设施不完善,但是也不排除未来不会使用新能源汽车,需要等待时机。

目前,途歌在深圳的业务还在试点环节,主要在南山区开展。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深圳还在试运营阶段,预计12月底,陆续投放500台车。

” 除去固定的押金1500,具体的收费按照以下的标准进行:

该标准“根据后台的成本测算进行,确保能够负担起租车的成本”。

如前所述,北京是途歌的首站,目前已经投放有1000辆左右的车辆,未来还会推向广州和上海。

途歌的工作人员也向我们介绍了一些运营的细节。目前,车辆有固定的停车网点,用户从网点租走车辆之后,可以在自由的停车位停放。

1、如果用户结束用车,这辆车会有维护人员来进行收车,包括支付停车费用、加油、洗车,将车停放至网点。

2、如果用户只是临时将车停在自由的停车位去办事,未结束用车,回来再使用车辆,那么停车费由用户自付。

3、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如果这辆车在自由停车位没有被维护人员收回之前,被下一个用户租走,那么这个时间间隔中产生的停车费由用户事先垫付,系统后台通过“途币”将停车费返还给用户。

具体的细节还需要老司机去体验一番,便可明了。

贴心的一点是,车内会有加油卡备用,用户如果在使用过程中发现油量不足,可以使用加油卡加油。这是为了应付一些远途租客的需求。

目前,途歌的整个分时租赁技术属自主研发,无论车辆在哪里,都可以通过定位获取。而随着分时租赁技术的不断升级,对于汽车的控制越来越深入,很多从事分时租赁业务的公司选择与技术解决方案供应商合作来分摊研发成本,行业门槛也在不断降低。

当你对整个汽车“分时租赁”行业以及这家公司有了足够了解之后,那份激动之情应该可以平复。开一辆“奔驰Smart”去买菜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雷锋网不建议你如此任性。

SOURCE: http://news.mydrivers.com/1/511/511812.htm

TAG: 深圳 奔驰

上一篇:日本童颜女神演绎洗脑神曲《PPAP》爆火:网友爽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