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再怼阿里:有电商买流量搞乱实体价格体系

摘要: “有的电商,买流量,把实体的价格体系搞乱掉了,怪不得实体经济都恨它...…把实体经济都颠覆了,这个不可能。”

钛媒体注:今天(4月20日)在杭州举行的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上,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以及财经作家吴晓波同台探讨了“互联网+”赋能经济转型。

“互联网+”与“+互联网”的角色扮演

谈到“互联网+”对各行各业的影响时,宗庆后表示互联网对实体制造业,在提高管理水平上起了很大的作用;一方面节省了劳动力,另一方面也也加强了我们财务的数字准确率与工作效率;马化腾则在大会的演讲中,提到了在6年的时间里,腾讯从PC互联网转型到移动互联网的路程。

杨元庆在分析“互联网+”与“+互联网”的角色时,认为核心应当是“互联网+”,

包括对像媒体行业、广告行业,基本上是颠覆性的,包括像游戏,过去在线下玩儿,现在基本都在线上,这都是颠覆性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互联网+。

但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互联网在改变着每一个传统的行业。

但不同的行业有着不同的分析,对于联想来讲,真是两者都有:

所谓+互联网,我们在我们经营的每个环节里面,都在用互联网改造我们自己,比如说在销售环节,过去线下开店,现在线上销售,这也是每家企业都要应对的。

比如,以前服务人员工作的评定是由领导来决定,现在全都是用户评;比如,企业的缺货问题,如果应用了大数据分析,这样的事情则会减少。

同时,联想其实也是一个在给互联网赋能的企业,我们也在积极的考虑,在互联网+上应该做些什么。

他讲到,联想正在改变自己的战略,领域也扩展到了智能音箱、智能电视、VR、AR等行业,而更进一步则是“云服务”。他认为,联想的“互联网+战略,大概就是从PC到计算机,加上云,最后到个性化设备+云”。

面对“理论”与“做事”先后的问题,周其仁则认为“天下的事情首先要做得通,再把它说通”。所以面对任何新浪潮,都要一边做、一边说。

对于存量资产的互联网+,他认为真正的问题,是要“帮人解决问题,把它变成一门生意,推的就快了,否则很容易就停止在这个口号的阶段”。

互联网+吹得太厉害了,吹过头就走向反面了

吴晓波向宗庆后提到一个问题:如果马化腾的女儿过生日,要在网上订10箱的营养快线,在这个要印马化腾的祝福词,这个能做到吗?

这个问题引起了一个老话题——互联网是不是被神话了。

宗庆后认为,互联网确实对我们社会的进步、各方面是起了促进的作用,但是“吹得太厉害了,吹过头就走向反面了”。谈到个性化定制时,他讲到,

规模很大的企业能不能做到个人定制?不可能的,你个体户,你做个裁缝铺那你个人定制可以的,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做到个人定制,真不可能的,我开一条线几万瓶出来了,你说个人定制一瓶、两瓶、一箱,我怎么给你做呢?

“不是光靠互联网就能够做到智能制造,实际上还有芯片、传感器,这些关键的东西”,他讲到,现在的这些东西全部都是国外的,中国都没有核心技术,甚至包括互联网的东西——ERP用的SAP,也是德国的,中国并没有做出很好的软件平台。

他讲到,“不能把互联网神化,也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互联网解决的”。比如互联网中医看病,把脉是肯定做不到的。还有就是机器人也不是都可以做到,“你说把人都替代了,那人干什么呢?”

宗庆后还不忘“怼”阿里巴巴,“有些互联网公司,比如腾讯,用游戏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微信方便了人们的沟通,我们对腾讯还是印象很好的。有的电商,买流量,把实体的价格体系搞乱掉了,怪不得实体经济都恨它....把实体经济都颠覆了,这个不可能。”

“互联网+”到底应该以谁为中心?

互联网+的转移是商业模式优先,还是技术优先,或者产品优先,还是用户优先?

对于这样的问题,周其仁认为还是要以企业家为中心,他讲到,非洲现在移动通讯比中国当年涨的还快,因为那里是一片空白,而且技术发展会进一步降低成本。

“所以这些事情都是千变万化的,还是要让企业家来做抉择,但是社会要给企业家信息,知道这个潮流”。

杨元庆则认为应该以用户、客户为中心。他讲到,之前的联想,产品卖完之后就与客户没有了联系,但是互联网让设备连上了网络就不一样了,他们能够清楚知道谁是客户,客户画像是什么样。

通过大数据的分析,他们就能够解决客户的问题,进行产品下一代的改善——从一个销售产品的业务模式,变成了一个经营客户的模式。

马化腾表示,这个问题存在着不确定性,

到底是新生代出来会占优,还是传统企业想通了,我来亲自出马杀出去会赢呢?现在看到两种流派,都各有胜负。传统企业用上信息技术,从传统改善自己,照样也可以领先。

所以,现在你不能轻易断言一定是来自互联网的就赢,不一定的,现在传统企业转型动作也很快。

以下是对话内容:

吴晓波:2015年我到东莞去参加一个论坛,在台上就来了四五个东莞的企业家,做陶瓷的、做服装的、做家居的在那里讨论,说总理说了要互联网+,我们应该怎么互联网+呢?讨论了一个小时,结果我发现,一个小时里面有40分钟,同志们在讨论一件事情,到底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

回想过去的这段时间,互联网+在实体产业的发生,在中国产业经济中的发生,并不是一个一帆风顺的事情,中间充满了很多的痛苦、很多的纠结、很多的教训。

甚至,互联网的企业,或者制造业的企业,传统行业的企业,双方之间的认知上的差异,仍然非常大。

今天的数字经济贡献值,已经占到了全国GDP总量的30%,也就是超过了20万亿。中国的房地产行业是10万亿。也就是说,数字经济的规模是房地产行业的2倍了。

第一个请教四位的问题是:在过去的两年中,大家从各自的行业和工作来看,这两年多来,互联网+这个名词对我们各自的工作,有什么改变?

宗庆后:互联网+,我们也是工信部和浙江省省政府的两化融合试点单位。就是用互联网的方法,把我们从经销商下订单开始,一直到生产、调度、物质、采购、质量控制、质量追诉,一直到财务结算,全部通过互联网把它做起来。

一方面,这使我节省了劳动力,人家都说我们这么大规模的,财务人员那么少。

第二,也加强了我们财务的数字准确率,而且还有一个工作效率,因为到了日子以后,电脑一算马上就出来了,提高了我们的工作效率,也提高了我们的管理水平。

最近,我们又是工信部智能化生产线的示范单位,所以我们在生产线做智能化的,关键设备都是进口的。由传感器把里面的真实数据能够反应出来的,但是是单机的,现在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就把它连接在一起了。

设备如果不正常的时候,它可以自动的把它调整成正常,这样既保证了我的产品质量,同时又提高了劳动效率,减少了人员浪费。

所以,互联网对我们实体制造业,提高管理水平上,还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吴晓波:刚才宗庆后总讲了互联网+对我们整个生产线、传感器技术,效率提高,生产响应的过程,其实互联网是两个工作嘛:

第一,公司内部的生产流程、管理职能上的改变。

第二,互联网改变了我们和消费者直接的关系。

马化腾在2013年11月份连提腾讯的两个战略:连接一切、互联网+。现在两年过去了,你那个时候提的互联网+,想象的腾讯和实体企业的关系,和现在的关系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马化腾:我觉得现在越来越感受到,互联网+最后的主体应该是企业,就是传统行业,其实真的还是+互联网。

因为,前期确实互联网主导嘛,因为很多传统行业还没意识到这个好处,但越做越深,里面的逻辑、产业的深度。我们越来越像提供水和电的基础设施一样,供水供电,最后怎么用我真的不知道。

而且,很快现在很多企业的IT部门、企业领导人,对这方面的意识,越来越提高,他们也越来越懂了,然后他们会自己作主,自己去深入地挖掘。

所以,之前我们举的很多案例,都是我们原来想都想不到的,像刚才举的各种案例。

我觉得,未来的主体还是企业本身,所以我们还是做好我们的定位,就是提供水电的服务。

当然,我们在整个市场上,提供水电服务的也不止我们一家也很多家。在我们这个互联网圈子里,大家也都在竞争,希望有最大的市场份额、有最好的服务方案、有最低的成本,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健康的方案。

吴晓波:其实Pony讲的我很认同,就是真正互联网+的成功,不是腾讯成功了,只有哇哈哈成功了互联网+才成功了,大家同不同意这句话?还是实体经济本身的成功是最重要的。

元庆,联想是84年创业的,我们一开始其实就是在做电脑、PC、高科技,你做了那么多年的IT行业,走到今天,再来讨论互联网+,你的感触是什么?两年来,互联网+对联想意味着什么?

杨元庆:互联网当然是在改变着一切,不仅仅是因为互联网诞生很多新兴行业,也颠覆了一些行业。

所以,刚才讲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应该是互联网+,其实包括对像媒体行业、广告行业,基本上是颠覆性的,包括像游戏,过去在线下玩儿,现在基本都在线上,这都是颠覆性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互联网+。但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互联网在改变着每一个传统的行业。

所以,实际上是传统行业加上互联网,用互联网作为手段来改变每个行业的业务模式、业务流程,让他们更贴近客户,更加高效。

所以,我觉得应该这样分开来看。

对联想来说,我觉得既有+互联网的成份,也有互联网+的成份在。

所谓+互联网,我们在我们经营的每个环节里面,都在用互联网改造我们自己,比如说在销售环节,过去线下开店,现在线上销售,这也是每家企业都要应对的。

像营销,过去媒体上面做广告,做完了效果怎么样不知道,现在都是更加精准的营销。你希望哪些客户群来购买你的东西,你就向那些客户群打广告,这些在互联网的帮助下都可以做得到。

我举个我们服务的例子,过去我们的服务人员做的好、做的不好,上级领导来给他评分,10分、8分、9分,现在完全改变了,全都是用户评分,他上门去维修也好、接电话也好,用户给他的反馈,在网上实时的就能够获得。

所以,一个员工的好坏不是由上级领导来评价的,而是由用户的点赞来评价的。

从这点意义上来说,联想是+互联网的一个典范,包括刚才讲到的制造,我们是个制造型企业,其实我们也是在用互联网改造我们的制造业,变成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首先能够更加精准的预测需求,使得供需之间能够平衡。

我看我们有些企业说经常缺货,饥饿营销,实际上你如果互联网用的好的话,大数据分析用的好的话,其实不应该有这样的问题,或者很少有这样的问题,你的供需平衡就会做的更好。

很好的预测一个新产品发布以后,一个促销发布以后,你的需求会是什么样,来准备这样子的供应和生产。

所以,这是+互联网的成份。

同时,联想其实也是一个在给互联网赋能的企业,我们也在积极的考虑,在互联网+上应该做些什么。

过去,大家认为联想是一个做PC的企业。但是大家也看到,这个行业在下降,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互联网的发展,从过去的PC互联网,发展到移动的互联网,再到未来下一步应该发展到万物智能、万物互联的智能互联网新时代。

所以,如果我们不能与时俱进的话,我们的发展空间就会受到很大的约束,我们的下降趋势就会持续。但是实际上,我们在改变我们的战略。

谢谢马化腾,刚才已经在给我们做广告了,我们认为PC的概念其实在扩展,首先它从PC发展到了互联网设备,不仅仅是PC需要计算的功能,手机其实也是这样的工具,再到未来范围就更广了。

现在大家知道,智能音箱、智能电视,包括虚拟现实的VR、AR,都是计算的工具、计算的设备,这样一下就把我们的领域拓宽了。

另外,未来的设备仅仅设备本身是没用的,必须联着云、联着服务,如果不联云、不联服务的话,设备没有价值。所以我们讲,这是个人云的时代。

要用这些设备,是要享受云内容、享受云应用、享受云服务,这是我们现在正在拓展的。

再进一步再往下拓展的话,那就是个性化的设备,每个人的设备(电脑、手机)都可以是不一样的,你所用的云的内容、云的服务,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是个性化的。

怎么知道你的个性化,那就需要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分析,能够了解你个人的偏好,能够个性化给你定制。

所以,这也就是现在联想经过重新的思考以后,我们认为我们的互联网+战略,大概就是从PC到计算机,加上云,最后到个性化设备+云,这样子的发展思路。

吴晓波:谢谢!元庆说的是从硬件制造到数据化,最后到智能个性化的过程。所以对联想来说,互联网+的变化才刚刚开始。

周其仁教授,你做创新研究做了很多年,从经典意义上的创新理论来看的话,今天发生的中国跨接混合的互联网+,在理论层面上,他是造成了理论的一种突破,还是现在的理论对现在的现实,还是有很大的印证意义。

周其仁:理论能起的作用有没有那么大?虽然我是搞理论的,我也一直怀疑。因为,天下的事情首先要做得通,再把它说通。没有做通之前先说通,我觉得挺难的。

当然,这样的天才也是有的,就是一个事还没有影,他说得头头是道。但是多数事情是,做通了以后把它说通。

所以说,中国的问题,不管什么新的浪潮来,确实要把它做通。我的看法,回答你的创新这个问题,创新最后的推动力是谁?其实就是用户、消费者,大家喜新厌旧啊。

来个东西就喜欢,你不创新你就会落后,它就来至于消费者有一个源泉,消费者有这个倾向,你满足倾向,你这个事业就发展了,在我看来创新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当然,有人迟钝一点或者说,有人有很多壁垒,想创新完成不了,这个就可以根据经验去做研究。

所以我的看法,包括这一波巨大的冲击,还是要在实践当中去看,一边做、一边说。

吴晓波:先做了再说?

周其仁:先说也有一定的好处,可以引起很多人注意,但是我们国家我现在的感觉,我们国家现在一个事先把它说通的本事挺大。但是最后,怎么把它做到草根这一层,还是要下很大的工夫。

我刚才不是讲了一个例子吗?电发明已经200年了,现在还有1/7的人用不上电,你以为现在还能谁不用电?好多地方叫无电人口,中国比较而言,无电人口比例比较低,好多地方就用不上电啊,已经发明200年了。

我们这波互联网,将来能不能覆盖地球每一个角落?不敢讲,这取决于我们现在的行为,取决于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取决于我们跟各个具体的问题结合的能力。

我认为,这是真正的创新落地,值得关注的一面。

吴晓波:你感觉演讲当中讲到了一些互联网+的案例,包括马化腾也讲到了一些互联网+的案例,我们发现,这些案例的发生,都是一些新进入者,无论是小米、摩拜都是新进入者。

但是中国现在是这样的,39年的发展,发展到今天,其实出现了很多像娃哈哈、联想这样干了二三十年的的企业,我这都是存量资产,存量资产这部分企业当它要互联网+的时候,他和新进入的增量资产之间的模式会不一样,可能更难,一旦给大家干了这些几十年的企业做互联网+,你给大家出出主意看。

周其仁:不是我出主意,这次我去看过德国的4.0,我觉得他们有股劲值得我们学,他不去喊口号,他觉得这个问题的解决要化解为政府、行会和工厂,三家一起动。

把它变成一个方法论,到底怎么做的。

我去年就在汉诺威看到,是由工业部加上德国的工业行会,加上很多愿意加盟的厂,组成个联盟,把无论成功的大企业、中企业、小企业,数字技术用的好的、互联网技术用的好的,把它变成个模块,不是说给你很高的荣誉,是告诉你怎么去做,其它公司你来,你把你公司什么情况告诉他,他告诉你换什么设备,会达到什么效果。

所以,我刚才一直讲要帮人解决问题,把它变成一门生意,推的就快了,否则很容易就停止在这个口号的阶段。

你讲的是关键,因为传统已经有固定成本在那里了,有存量,改的时候不像是一个重新起头的。所以,哪些扔、哪些留?其实我们国家好的公司,多少年前都做了这个事情,你看华为多少年前就做了流程改造,联想多少年前就做了流程改造,也是请了一批咨询公司的专家来,先诊断你这个流程有什么问题。

所谓有问题就是你这个存量有问题嘛,把那些咔碴掉,哪些得手起刀落切掉,然后追加哪些东西,然后长远看效果怎么样。

做了以后就走出一批好公司来啊,问题是我们的中型企业、小型企业,怎么能够降低他们吸收新技术的门槛?我觉得,应该各方找到这个,最后就变成非常实在的怎么做的方法。

否则,互联网的概念、效果,美国怎么样,这个是有冲击性,冲击之后但我们中国的各个行业该怎么做?

吴晓波:而且我觉得,现在中国互联网+的创新,比别的国家都更超前,中国的知识付费创新,已经要比美国领先了,美国可能就没这事儿。

所以说,互联网+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基础设施能够跟得上整个产业变革的问题。

回到这个问题,腾讯现在已经变成了枢纽性的公司。你刚才讲的,我想起我几年前去陕西讲完课以后,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个地方去看诸葛亮的墓,在汉中,我就从西安坐到汉中,那条高速公路非常好,结果跑到汉中以后,卖什么东西呢?两样东西:大米、鱼,整条高速公路是没人跑车的,政府肯定亏损的。

中国今天互联网其实也发展到这一步了,BAT等等互联网公司,应用、工具很先进,但谈到互联网+的时候就回到一个问题,平台能够为我们这些制造业企业、服务类企业,包括要转型的金融企业,能够提供哪些中国特色的工具?如果说2017年的今天,腾讯要拿出几个秘密武器的话,你觉得哪几件事能够帮到我们大家?

马化腾:我的角度看到有几方面吧:

第一,传统企业肯定希望平台帮他卖更多东西、服务更多客户,获得客户的成本越低越好,这是他第一要素的。

所以,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其实就是希望让传统企业,参与互联网。过去好像是租人家的柜台,企业始终有顾虑。所以,我们希望公众号,企业获得的客户是你自己的,你不用后面再花钱营销了,可以直接触达你的用户、管理你的用户,包括你现在的会员体系、客户的运营管理、忠诚度管理,都是你自己的。

这样的话,可以让商家也好、企业也好,甚至厂商也好,直接穿透中间过去这些传统的渠道,直达终端用户,你就直接跟他有客户关系了,直联了,知道他的用户信息、消费行为,可以主动跟他个性化营销,而不需要借助其它媒介。

这是我们希望能赋能的一点,非常重要。

第二,刚才宗总也提到了,企业还是对互联网安全有些担心。这个观念的改变是需要一点的,比如我们要有一些混合云,一部分是私有云,一部分是公有云,混合。

然后,在公有云怎么证明这个安全比在你家里的还安全呢?这个需要改变。其实现在发现很多案例,一旦计算机网络有漏洞,反而那些大量有人看的公有云,可以很快的把漏洞补上,因为这里面太多人的财产在里面了,安保等等资源是很充足的。

当然,这要一步步来,如果你的公有云安全机制还不成熟的话,现在大家还是担心的。所以,未来的发展肯定是往云端走。

吴晓波:刚才宗总的发言,其实指出了中国现在大型企业在互联网传播中面临的一个困扰。腾讯是个更大的社交平台嘛,如何为大型企业在传播和会员消费者关系、互动层面上,比如像宗总这样的品牌公司,怎么能帮助到他们呢?

马化腾:宗总可能有一些好的想法,他最近也在跟我们谈,饮料瓶身也是跟用户接触的媒介,怎么样线下的东西、线上,通过手机能不能够把它连起来,能不能个性化,或者说进行客户的跟踪,是不是饮料从产品能不变成一种服务,能不能说我就直接在上面定,我家里或者办公室每个月、每年的饮料服务你就提供了、包了,然后我付一个月费,所以我也想问宗庆后总。

吴晓波:以后马化腾的女儿过生日了,要在网上订10箱的营养快线,在这个要印马化腾的祝福词,这个能做到吗?

宗庆后:我是有这种想法,但是吹得太厉害了,吹过头就走向反面了。我觉得互联网确实对我们社会的进步、各方面是起了促进的作用,包括德国的工业制造4.0,也是忽悠我们的,你知道为什么呢,它是在大量生产智能化的元件,我们规模很大的企业能不能做到个人定制?不可能的,你个体户,你做个裁缝铺那你个人定制可以的,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做到个人定制,真不可能的,我开一条线几万瓶出来了,你说个人定制一瓶、两瓶、一箱,我怎么给你做呢?

吴晓波:你觉得不可能?

宗庆后:就在忽悠你,它是自动化的元件,都是它生产的,你像我们做机器人,关键部件都是国外的,自己没有研发能力。中国需要变成制造强国。

但是实际上不是光靠互联网就能够做到智能制造,它实际上还有芯片、传感器,这些关键的东西。我想腾讯有基础,而且有实力,这方面是不是可以做点工作,因为现在全部是国外的,所以核心技术没有,包括云,这个云也是美国的,我们自己还没有。

包括我们现在用的互联网东西,ERP用的SAP,是德国的,我们自己还没有弄出很好的软件平台。我觉得这些方面都是互联网平台上能够去重点发展的,把核心技术掌握起来。

吴晓波:联想从最早的电脑走到今天,2014年你又从Google那里收了摩托,其实你的硬件,包括到服务器,你们硬件已经做了一个蛮大的闭环了,从今天往外走,往后面的两年、三年、四年走,你觉得全世界跟你同行的这些公司,在发展过程当中,你的路径和他们之间有多大的区别?

杨元庆:我觉得这个不分中外企业的,而且每个企业的路径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过去跟我们主要的竞争是惠普、戴尔,但是今天这两家发展的路也都不一样,惠普基本上聚焦在PC上面,甚至连平板电脑都没有,更不要说智能手机等等。

而戴尔基本上往企业那边走,从PC、服务器,然后再到存储、服务,这样的一个方向去走。

当然我们又诞生了一些新的,当我们把这个领域拓宽了以后,我们又有很多新的竞争对手,现在向三星、苹果、华为,都变成了我们的竞争对手,当然他们没有PC这块,但是在智能手机,这些小的东西方面,走得比我们还早、还好。

每个企业走的路都是不一样的。

吴晓波:互联网+或者+互联网,或者这种制造业、服务业,利用互联网的工具,有时候会面临很多的陷井,有时候可能是一些伪命题,前几年有一个案例,我们接触的时候,他做互联网+,他做了一个APP,给女孩子涂手指甲,上门服务,当年很热闹,今天我们已经不一定看得到了,包括我们今天看到的共享单车,还有共享充电宝,我都用了一下,这些全新的创业模式,有一些东西是真需求,有一些东西是伪需求。

我们的企业在互联网+的时候,怎么来辨别这些机会和危险?

周其仁:技术还是一个选项。

吴晓波:互联网+的转移是商业模式优先,还是技术优先,或者产品优先,还是用户优先?

周其仁:我的看法,不管什么,还是企业家为中心,他去猜消费者要什么,有可能猜对、有可能猜错,技术选项有可能选对,有可能选错,市场就是这么一场游戏。

吴晓波:猜的原理是什么?

周其仁:消费者潜在的需求,你要猜,猜对了你就发达了,就这么一个故事。但是不要形成一个潮流,我们如果真要鼓励创新,就不能要求100%,好像互联网+,不+就不行,你要允许他不+,他今天不+,他明天做选择,可能会路宽一点。

因为任何一个技术进去以后,都有刚才您讲到的固定成本。

美国为什么移动通讯后来不是那么发达,他贡献很好,你去看非洲,现在移动通讯长得比中国当年涨的还快,因为他一片空白,而且你技术发展以后,那个成本就低了,所以这些事情都是千变万化的,还是要让企业家来做抉择,但是社会要给企业家信息,知道这个潮流。

杨元庆:我觉得互联网的发展,对企业最大的改变,像我们这样的制造业,让我们从过去销售产品的模式,变成了经营客户的模式,我认为是应该以用户、客户为中心。

我举一个我们自己的例子,我过去卖电脑、卖手机,卖出去基本上跟客户没有联系了,客户在哪里?怎么用我们的电脑,电脑用得好、用得坏,不知道,直到他的电脑坏了,他找我维修,大概我们才有第二次碰面、接触的机会,但是互联网让所有我们卖出去的设备,现在不管电脑也好、手机也好,智能音响、智能电视也好,全是连上网了。

这样的话能够让我们清清楚楚地知道谁是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客户画像是什么样,他喜欢用什么样的应用,他在使用我们的产品过程中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全都能实时知道。

所以,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我们就能够很好的解决客户的问题,包括产品下一代的改善,包括具体每个客户在使用中遇到的问题,我都可以实时在线的帮他解决。

所以,我们就从一个销售产品的业务模式,变成了一个经营客户的模式。

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腾讯,实际上他们帮我们实现了这点。联想电脑上都装一个腾讯电脑管家,这其实都是跟腾讯合作的结果,这让我们实时的地方我们的用户在使用中的问题。

比如说,现在电脑上经常有一些不良的软件,在后台就启动了,这些我们都可以实时发现,然后提醒用户是不是要把它关掉。这样,使得你电脑运行的速度是有保障的,不会受到病毒不良侵犯。

马化腾:共享单车出来就这么一年时间,很多人最早也看不准,国外也没有啊。过去政府提供的自行车免费骑,十几年前就有了,后来也销声匿迹不成型,为什么因为有了移动互联网就可以起来呢?因为它是无桩式的,是可以随便停的。

就这么一点点改变,一下子就火起来了,大家觉得这个很方便,我出去不用考虑车停哪,要骑手机定位一找就立刻找到。这个没有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那就确实做不到,这个需求就爆发出来了,这个模式就成立了。

但我们也曾经看过类似的,比如上门洗车,说几个人开个车跑到停车场给你洗洗车、简单维修,后来发现他连毛利都没有,只有毛损,我说这个模式可能就不靠谱,这类互联网+我感觉有点伪需求,所以这种我们也没有投入。

但未来,还会有很多这种案例,我正在思考,到底是新生代出来会占优,还是传统企业想通了,我来亲自出马杀出去会赢呢?现在看到两种流派,都各有胜负。

传统企业用上信息技术,从传统改善自己,照样也可以领先。所以,现在你不能轻易断言一定是来自互联网的就赢,不一定的,现在传统企业转型动作也很快。

宗庆后:我认为不能把互联网神化,也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互联网解决的。最近有人提出互联网中医看病。要把脉,又要看你舌头,当然互联网看你舌头还可能做得到,但把脉是肯定做不到的,所以不是所有的都可以做的。

包括,机器人也不是都可以做到,你说把人都替代了,那人干什么呢?

吴晓波:其实三位嘉宾讲的,都讲到一种不确定性。周老师讲说企业家说了算,元庆说消费者说了算,马化腾说不一定,条条大道通罗马。其实,互联网+是个新概念,互联网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已经有将近20念了,从Pony他们开始做企业,最早是改变了人和信息的关系。

2002年开始,改变了人和零售的关系,2009年已经有了O2O改变了人和服务的关系,2015年以后提出的互联网+,实际上是全面的改造了互联网经济和传统制造业、服务业、金融业几乎所有的关系。

所以,这个变革不是一天发生的,发生了将近20年了。

无非到今天,它的速度比我们想象的更快,它的不确定性也来的更加猛烈。

所以我在想,我们今天开这样的会,明年后年还会开,我们希望每年都会有新的思想、新的模式、新的合作,能够诞生。

这个环节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SOURCE: http://tech.163.com/17/0420/22/CIGFHMMF00097U7R.html

TAG: 宗庆后 阿里

上一篇:iPhone这个功能用的人不多 却好评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