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作物,必要但不万能

5月4日,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在北京发布的《2016年全球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发展态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称,转基因作物商业化21年之后的2016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1.851亿公顷。

在次日由中国生物工程学会、中国植物生理与分子生物学学会、中国作物学会、中国植物保护学会、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和ISAAA联合召开的“农作物生物育种产业化高层研讨会2017”上,《中国科学报》记者获悉,转基因作物将通过新产品和新性状继续满足不断增长的人口需求。

21年增加110倍

“2016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从1996年的170万公顷增加到1.851亿公顷,增加了110倍,这使生物技术成为近年来应用最为迅速的作物技术。

”ISAAA主席Paul Teng表示,1996—2016年的21年间,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面积累计达到了21亿公顷。

26个国家种植了转基因作物,其中19个为发展中国家、7个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种植面积占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54%,发达国家为46%。

其中拉美10国种植了800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亚太8个国家种植了1860万公顷转基因作物,欧盟4国继续种植超过13.6万公顷的转基因玉米。

报告显示,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排名前五位的国家中,有3个发展中国家和2个发达国家。这5个国家总的种植面积为1.682亿公顷,占全球总种植面积的91%。

美国依然是全球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领先者。2016年美国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达到7290万公顷,其次为巴西(4910万公顷)、阿根廷(2380万公顷)、加拿大(1160万公顷)和印度(1080万公顷)。

此外,美国农业部(USDA)的估算表明3种主要转基因作物的应用率达到或接近最佳应用率:大豆94%、玉米92%、棉花93%,平均采用率为93%。

从单个作物来看,转基因大豆的种植面积最大,为9140万公顷,占全球转基因作物总种植面积的一半。2016年转基因大豆的应用率为78%,转基因棉花的应用率为64%,转基因玉米的应用率为26%,转基因油菜的应用率为24%。

与此同时,一些国家减少了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例如,阿根廷、乌拉圭和墨西哥因为全球棉花价格走低而减少种植面积,中国因大量棉花储备而减少了棉花种植面积;巴拉圭、乌拉圭因大豆的低盈利性及与玉米的竞争而减少了大豆的种植,南非、阿根廷和玻利维亚因环境压力(干旱/水涝)减少了大豆的种植;罗马尼亚农民因繁杂的报告要求而在2016年停止种植转基因作物。

报告还显示,2016年复合性状(抗虫、耐除草剂和其他性状的结合)转基因作物占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41%,仅次于占比47%的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

提供更多选择

报告显示,转基因作物扩展到了玉米、大豆、棉花和油菜四大作物之外,为全球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

这些转基因作物包括已经上市的甜菜、木瓜、茄子和马铃薯,以及2017年将要上市的苹果。“马铃薯是全球第四大主粮作物,而茄子是亚洲消费排名第一的蔬菜,防挫伤和褐变的苹果和马铃薯有助于减少食物浪费。

”Paul Teng表示。

“对中国公众而言,吃饱的问题已经不大,更重要的是满足人们对于食品多元化的需求,比如营养、风味。此外还应考虑食品加工业对于农产品种类上的要求。

”中科院院士、中国生物工程学会副理事长许智宏在“农作物生物育种产业化高层研讨会2017”上表示。

品种多样化开发、质量和成分改良是转基因作物研发的一个方向。报告显示,公共研究机构进行的包括水稻、香蕉、马铃薯、小麦、鹰嘴豆、木豆、芥菜和甘蔗在内的研究已进入评估晚期,可能为消费者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

例如,正在菲律宾和孟加拉国进行试验的富含β-胡萝卜素的黄金大米,澳大利亚的抗枯萎病转基因香蕉和正在进行田间试验的抗病、抗旱、含油量和谷粒成分改变的转基因小麦,欧盟的富含Ω-3的亚麻芥等。

在美国,已经成功进行了InnateTM马铃薯系列产品的商业化,种植了2500公顷。

农业部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副处长张宪法表示,转基因给世界多了一种选择,转基因产品让我们的货架多了一种选择,多了一种商品。

公众喜欢就买,不喜欢就不买。

1996—2015年转基因作物使全球的作物产值增加了1678亿美元;通过生物技术提高了作物产量,节约了1.74亿公顷耕作土地;通过减少除草剂和杀虫剂的使用,对环境影响降低了19%。

Paul Teng表示,2016年转基因作物使1800万小农户及其家庭受益,总受益人数超过6500万人。“转基因作物是必要的,但不是万能的,对待转基因作物仍要像对待传统作物一样,坚持良好的耕作实践,比如轮作管理和抗性管理。

中国安全保证

自1994年以来,全球40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发放了3768项监管审批,涉及26种转基因作物,392个转化体。在这3768项监管审批中,1777项涉及粮食用途,1238项涉及饲料用途,753项涉及环境释放或者培育。

其中,玉米是获批转化体最多的作物(29个国家和地区,218个转化体);耐除草剂玉米转化体NK603获得的批文最多,在26个国家和地区中有54项。

其次是棉花(22个国家和地区,58个转化体)、马铃薯(11个国家和地区,47个转化体)。

在中国,获得转基因生产应用安全证书批准的作物为抗虫棉和抗病毒番木瓜;此外,证书有效但未批准种植的有抗虫水稻和高植酸酶玉米。

我国在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标准方面,参考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国际组织和美国、欧盟等主要经济体,制定了一系列安全评价标准和共识性文件,发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检测和监管标准228项。

既严于国际标准,又多于国际标准。

既有法律法规体系、行政管理体系,又有技术支撑体系,保证我国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不存在‘管理延迟了转基因作物推进’的情况。

我国鼓励探索科学上的未知,也将保证转基因作物在正确的、法治的轨道上。”张宪法表示。

转基因抗虫水稻虽未批准种植,但其安全评价过程长达11年之久。“批准任何一个证书都要经得住历史和科学的检验。”张宪法表示,未获批准之前,一粒种子也不能下地。

凡是经过安全评价、上市的转基因产品,都是安全的、可以放心的。

据Cropnosis机构估计,2016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的市场价值为158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了3%。这一数据占2016年全球作物保护市场市值的22%、全球商业种子市场市值的35%。

在Paul Teng看来,未来有些转基因作物仍有巨大的种植潜力,如转基因玉米至少还有1亿公顷的潜在种植面积。“令人鼓舞的前景是,技术和有利于其应用的政策相结合能够使粮食产量翻番。

然而,只要确保对转基因作物的监管是科学、恰当且全球协同一致的,才能实现。”

SOURCE: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5/375816.shtm

上一篇:联发科秀唯一10nm十核X30:功耗降50%性能增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