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再拆17家“野”农家乐:位于门牙景区附近 设施简陋污水直排

5月19日早7点,机械轰鸣,柳埠街道对门牙景区上游锦阳川河道17家农家乐进行拆除,拆除面积10300平方米。据了解,违建农家乐拆除后,柳埠街道将会对垃圾进行清运,并对破坏的山体进行修复、建绿透绿,确保水源地水质清洁。

19日,离门牙景区不远的突泉村有17家违建农家乐被拆除。 记者郭尧 摄

19日早7点,柳埠突泉村拆违现场,“野”农家乐被拆除。记者郭尧 摄

鲁网5月20日讯 5月19日早7点,机械轰鸣,柳埠街道对门牙景区上游锦阳川河道17家农家乐进行拆除,拆除面积10300平方米。据了解,违建农家乐拆除后,柳埠街道将会对垃圾进行清运,并对破坏的山体进行修复、建绿透绿,确保水源地水质清洁。

拆违在行动:农家乐设施简陋污水直排河道

19日,记者来到位于柳埠突泉村的违建拆除现场,4台大型机械正在作业,随着机械轰鸣声的加剧,一座座农家乐建筑被推倒。

虽不在门牙景区内,但这些农家乐确是因门牙景区而兴。2002年,紧随门牙景区农家乐兴起,突泉村等村民也在锦阳川河道旁依山建起了简易农家乐。

“这些农家乐当时是由村民自发形成的,没有合法手续,属于违章建筑。”柳埠街道相关负责人说,“(这些)农家乐为吸引游客,还私自搭设吊桥、拦河围坝,大大破坏了景观效果,也存在一定安全隐患。”虽然2008年时,简易的农家乐经过改造升级变成了两层通透阁楼,但依然难改违章建筑的事实。

记者走进其中一家农家乐看到,其内部设施简陋,仅有几张桌椅。“配套设施不全,厨房卫生间条件低劣,污水、垃圾等被随意排放、丢弃在锦阳川河道内,大煞风景。”柳埠街道相关负责人说。

据了解,此处农家乐较为原始,经营方式比较粗放,农家乐内没有污水管道及收集设施,造成污水外排,河道污染,“农家乐经营业户多为当地村民,有的经营理念和环保意识较差,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保住水源地:南山水库、河道周边违建农家乐将全拆

据了解,对于这些农家乐,柳埠街道5月5日便下达了告知信,5月15日下达了限期拆除通知书。在街道的多方工作下,大部分业户表示理解支持,纷纷自拆,17家农家乐中有12家业主进行了自拆,剩余5户柳埠街道19日依法进行了拆除。

这不是南山第一次拆除农家乐。此前,仲宫街道拆除卧虎山水库周边农家乐、西营拆除葫芦峪水库周边22家农家乐、锦绣川水库周边农家乐被拆除……“涉及水源地的违法建设必须依法进行拆除。”南部山区管委会主任王道忠说,“违建拆除以卧虎山水库、锦绣川水库两处水源地以及锦绣川、锦云川、锦阳川三条河流为重点,向纵深延伸到南部山区所有的水库、河流、主次道路沿线。”

据了解,违建农家乐拆除后,柳埠街道将清运垃圾,并对破坏的山体进行修复、建绿透绿,确保水源地水质清洁。

不怕没地玩:南山民宿悄然兴起周末一房难求

农家乐都拆除了,去南山还能吃炒鸡吗?农家乐拆除的消息一出,很多市民点赞拆违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市民的担心不无道理,农家乐因依山傍水,成为市民选择南山行的主阵地,在水源地吃饭也早已成为市民的习惯。”柳埠街道党委委员王道玉说,“但原有的违建农家乐污染环境,必须得拆除。”

违建农家乐全部拆除了,少数合规的承载能力有限,那市民去南山该如何游玩?其实细心的市民已经发现,南部山区民宿游正在悄然兴起。柳埠的大峪村、泥淤泉西村等民宿旅游专业村已开始营业,而且环境优美、卫生条件更好。

在西营镇大南营村,一个叫“柒舍”的民宿坐落在群山之中,这里曾是普通的民房,经过精心设计被改造成现代风格的木屋,一共两层。二层有7个住宿房间,一层为厨房,颇受欢迎。

记者打电话咨询,工作人员说周末的房间早已订出,还有市民已经预定了下周的房间。

据了解,柳埠街道的民宿村现有泥淤泉西村、大峪村和柏树崖村,共有民宿26户、229个床位,能提供住宿、就餐、游玩、娱乐等服务。大峪村依托村中“石头房”的特色,目前正在开发乡村民宿游。

“大峪村的民宿一期已经开业,有18户106个床位。”柳埠街道大峪村村书记张庆营说,“按照陈设、床位的多少,我们定了三个档次,单间单人120元一天,单间双人100元一天,三个床位以上的80元一天。”

“农家乐应从水源地周边,向民宿、旅游景点转移。南部山区下一步将按规划建设更多的民宿旅游村、更多的农家乐景区景点,环境更优雅,价格也不高,满足游客更高层次的需求。”王道忠说。

●马上评论

农家乐走到转型“拐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去南山农家乐就和在河边吃鸡画上了等号。似乎南山的农家乐只能提供这一种体验模式?

表面上看,这种模式倒也热热闹闹,特别是获利快,所以不少看见甜头的就一窝蜂涌了上来,不需要太多投入,随便找条河在边上盖间房,再备上一口锅、几只鸡、几张桌子、几把椅子就能开张。

然而,日积月累,这种粗放经营的代价是对河道一再的污染、对环境长久的破坏。好山好水是生态旅游的基础,只汲取眼前利益,终将扼杀农家乐原本的生命力。

试想,随意乱搭乱建,河道污浊不堪,又怎么再能吸引游客前来呢?

今年3月,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到南部山区调研时强调:“水源地周边的建设,违法违章的只有死路一条,合法的要给新出路,实现转型。”

南山的农家乐显然不是只有吃鸡,也不是非得扎堆河边。顺应保护发展的旅游产业才能让南山永葆生机。眼下大力发展的乡村民宿游就是一种新的尝试,且获得不错的市场反馈,毕竟有蓝天青山绿水,才能真正把客留下。

( 舜网-济南时报)

SOURCE: http://f.sdnews.com.cn/sdcj/201705/t20170520_2243352.htm

上一篇:“四千年第一美女”鞠婧祎疑与泰国鲜肉热恋 片场腻歪同回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