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24年美重设“国家太空委”,加强太空竞争力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方晓志

热点新闻:据美国报道,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行政令,要求重新设立“国家太空委员会”,并称此举是确保美国太空事业未来优势的关键一步,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复兴和国家安全。

数位国会议员、工业界官员和阿波罗11号航天员奥尔德林等出席了签署仪式。

点评:太空领域由于蕴含着巨大的经济、军事、科技和社会价值,正日益成为国际竞争的新战场。目前,世界各国在抢占太空这一战略制高点上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使太空竞争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劲势头。

此次美国宣布重设国家太空委员会,既是美国进一步深化落实“高边疆战略”的重要举措,同时也表明了美国在太空力量建设上将更加主动积极,以确保在太空领域的领导地位。

深化落实“高边疆战略”

“高边疆战略”概念最早由美国陆军退役中将、前国防情报局局长格雷厄姆于1980年提出,要求在历史上具有不断开拓国家边疆传统的美国,应继续在地球外层空间进行新的开拓,把太空作为美国新的战略疆界和控制范围,以便夺取和确保太空优势,成为举世无双的太空霸权国家。

从本质上来说,“高边疆”战略就是美国一贯追求的“太空霸权战略”。

自“高边疆战略”概念提出以来,美国一直在加大在太空领域的战略拓展,不断进行全方位太空争夺,将巩固和扩大在太空领域的优势视为其核心国家利益,而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安全空间部门,坚决捍卫美国在太空领域的国家利益。

从历史发展来看,美国曾于1989年至1993年组建过“国家太空委员会”,1958年至1973年也曾存在类似机构,不过当时名为“国家航空航天委员会”。

在此期间之外,美国的太空政策一直由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和美国宇航局(NASA)掌管。

此次美国在停用二十多年后重启“国家太空委员会”,并由副总统彭斯担任主席,其委员会包括国务卿、国防部长、国土安全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等众多重量级成员,体现了美国将对太空领域的关注力度在不断加大,已经太空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地位。

从功能定位来看,国家太空委员会的职责是就国家太空政策和战略向总统提出建议,并在政府机构和各部门间协调太空政策,因此将会成为美国领导全球太空事业的中枢机构,可使“高边疆战略”得到更好的实施。

X-37B飞行器成功降落,其具有发展成太空作战平台的潜力。

积极推进太空作战力量建设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预言:“谁控制了宇宙,谁就控制了地球;谁控制了空间,谁就控制了战争的主动权”。纵观美国太空力量发展的历史,军事用途一直是其重中之重,“泛军事化”思想始终在美国太空战略中有重要的影响。

早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就开发了世界上第一批军用侦察卫星;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提出“星球大战”计划,演变后成为正在实施的国家导弹防御计划(NMD)。

近年来,在太空霸权思维的影响下,美军加快了对太空作战和支援系统的升级换代,力求牢牢掌握太空优势。目前,美国是太空战技术最先进的国家,拥有全球最强大的太空军事力量,从动能反卫星武器到高能激光致盲装备,从微卫星攻击到卫星捕捉技术……美国太空战技术几乎应有尽有。

从力量结构来看,美军的太空战攻防武器体系主要由对地支援太空系统、太空态势感知系统和反卫星武器系统组成,其中对地支援太空系统是美国太空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美国共拥有413颗卫星,其中可用于军事任务的总量超过100颗,包括侦察卫星、GPS导航卫星、导弹预警卫星、军用通信卫星等,都可显著增强美军太空系统对地面行动的战术支援能力。

除了卫星之外,美国还在不断加强其它先进太空武器的研发。例如,美国一直在秘密研制具有发展成太空作战平台的X-37B飞行器,该飞行器在2010年4月22日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升空进行首次试飞。

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无人航天飞机,可以用来执行监察、监视等任务,经过改进甚至具备捕获和摧毁其他国家的卫星的能力,是美国“一小时打遍全球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外,美军还是最早开始筹划组建太空作战部队的军队之一。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美军就组建了一支由100多名航天员员和7000多名航天技术人员组成的“准太空战部队”,负责美军航天器的发射和控制工作。

目前,美国还在科罗拉多州彼得森空军基地专门成立了“太空司令部”,隶属于空军司令部,主要负责计划和实施美国太空作战,并以人造卫星和洲际弹道导弹来保卫美国本土。

在战术层面上,目前美陆海空三军均设有专门进行太空战的部队,其中空军设有专门进行太空战的第14航空队,下辖4个联队,主要担负导弹预警、空间监视、火箭发射和卫星控制任务;陆军编有2个太空作战旅,负责执行太空支援、太空力量增强、太空控制和太空力量运用任务;海军则组建了第10舰队,作为其卫星通信系统的太空支援分队。

可以说,经过多年发展,美军已基本建成了结构合理、精干高效的太空作战力量体系。

由于目前太空力量整体比较分散,美国还计划成立一支独立的“太空部队”,以便把各种太空作战力量整合起来,更好地应对太空威胁。6月20日,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了一份议案,建议将太空部队变成在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与海岸警卫队之外的一个独立军种,级别为四星级,最高长官与空军参谋长同级,有权出席参谋长联席会议。

一旦这支太空部队成立,将会是世界上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军种,未来必将会在推进美整体太空力量建设上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美国SBIRS新一代导弹预警卫星可进一步增强美国的反导能力和太空态势感知能力。

继续维持太空领域主导地位

几十年来,美国在太空探索与开发特别是太空军事化方面一直走在世界前列,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科技实力、军费投入,都位居世界第一,即便是俄罗斯也难以望其项背。

但是,随着全球多极化发展的不断深入,新兴大国正在快速崛起,重视并开始从事太空领域研发的国家也将越来越多,全球太空力量格局正在发生新的变化。

由于各国在太空领域开发不断深入,美国认为,目前太空已经从“终极边疆”变成了一片竞争加剧,甚至可能突然爆发真刀真枪热战的区域。

为此,美国的太空力量必须要担负起战略进攻、战略防御和战略支援三大任务,以确保美国在太空的国家利益。

特朗普上台以来,认为之前奥巴马政府所采取的传统“战略克制”太空战略过于软弱,例如,寻求通过多边与双边外交途径加强太空国际合作、维护太空安全,将预算更多投向军民两用太空技术和商业航天发展,在军事航天上更加强调发展太空态势感知能力而非太空攻击能力,这些都在损害美国在太空领域的军事力量建设,必须采取相关措施予以纠正。

此次美国重设国家太空委员会,就是要以国家安全为前提和基础,依托国家综合实力,加大对太空领域研发投入,并积极谋划和制定未来太空发展的目标和途径,以此增强当前已拥有的先进太空战力,保持甚至拉大对其他国家的技术优势,从而继续维护自己的太空霸主地位。

从未来发展来看,在后冷战时代,世界的主题已经变成和平与发展,各国在太空所从事的活动已经不再具有冷战时期那样沉重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内涵,合作与共享也正日益取代对抗和竞争成为各国太空活动的主流趋势。

此次美国重设国家太空委员会公开宣称是“和平开发太空”,但其咄咄逼人的太空军事化态势却让世界各国不得不警惕。如果美国不放弃太空霸权思维,坚持加速推进太空军事化,以“太空控制”战略来追求太空“独霸”,那么各国误解和误判其太空意图的风险还将会不断增大,目前已经基本形成的太空战略平衡也将会被打破。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外军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晓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一周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

SOURCE: http://tech.163.com/17/0708/09/COQI98FL00097U81.html

上一篇:任性!开车堵厂门口 不仅拘留还并处500元以下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