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C胡博予:资本助推共享单车发展 但无法创造需求

7月15日消息,在2017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下午的“新内容·新娱乐·新消费”的论坛上,一场围绕共享经济对话在XVC基金合伙人胡博予、女神派创始人徐百姿、START共享有车生活平台创始人陈丙军之间展开,共享经济到底有没有泡沫?共享经济又适合什么产品?

对于当下的共享经济热潮,XVC基金合伙人胡博予认为,这背后是结构性的变化在推动需求,这个结构性变化就是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通畅。

“对我们来说,更多不是看商业计划书里到底写什么概念,我们更关注需求本身是不是刚性需求;另一点是看现在的产品形态是不是解决这一个需求最终极的形态。”

对于资本在共享经济领域中的作用,胡博予的观点是,比如共享单车领域,靠资本来生产单车,资本的确起到了加速作用,但资本起不到创造需求的作用,如果需求本身不是真实的,那资本是无能为力的。

对于共享衣橱这一相对比较私密的业务来说,女神派创始人徐百姿表示,对于共享衣橱,由于快时尚的推动以及朋友圈数字足迹的推广,女生已经不太可能把一件拥有的衣服使用特别多次了,共享的缘由在于,如果你拥有一个东西的价值慢慢降低,就使得使用权对你来说就会更加重要,或者说便捷。

START共享有车生活平台的前身是PP租车,做的就是纯粹个人对个人的私家车共享,更能满足现在每个人心中想成为有车一族,想过上有车生活的需求,对于年轻人来说,车是便利和品质,有时候是自己个性身份和生活方式的代表。

徐百姿认为,共享领域的创业有最主要的三个根本:一是对用户来说能让他以更低的价格享受更好的服务或产品;二是对社会有价值的,可以提高某个东西的使用效率;三是这个业务模型要跑得通,能够有经济效益。

以下为“疯狂的共享”圆桌讨论环节实录:

主持人:上来先问大家都想问的问题,到底现在共享经济着了什么魔,所有本来的O2O以及本来的租赁经济都变成了共享经济,都上了热词,博予你怎么想?

胡博予:我觉得其实还是有一些结构性的变化在背后推动这样的变化,推动需求,让需求一下子可以有供给了。这个结构性变化就是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通畅,过去这几年大家都有了智能手机,我觉得跟租车大战把移动支付打通有关,大家扫码就可以支付,让千千万万居民都把支付打通,看到一个码他就想扫。

主持人:这个很贴心,我们看到市面上有太多共享门类了,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前段时间共享睡眠舱也出来了,台上两位企业代表也是真共享,比如START,他们真的是私家车,不知道你们未来有没有转平台的?因为其它的也都在做分时租赁类似共享的概念,你当时为什么想着专注于私家车的共享呢?

张丙军:START原来叫PP租车,今年做品牌升级,叫START,我们做的就是很纯粹个人对个人的私家车共享,原因是我们看到个人对个人私家车的共享更能满足现在每个人心中想成为有车一族,想过上有车生活的需求,年轻人,车是便利和品质,甚至有时候是自己个性身份和生活方式的代表。

另外一端也发现,在中国的车太多了,被浪费的私家车供给,浪费在停车场里,或是去别的城市、出国,闲置的车太多了,在这个背景下,个人对个人的私家车共享是市场最需要的,当然也是站在商业角度来说商业价值最大的,按这种做法,把个人对个人的信任建立起来,而且在信任基础上能把彼此很棒的车和精彩的有车生活共享,拉动共享的本质,提供帮助的人也会有收益,我觉得也非常符合我们团队的价值观。

主持人:我刚才所说的纯共享好像放在女神派身上不那么实用,事实上他们更倾向于一种租赁模式,如果是特别私人的物品,事实上是不适合共享的,我想问下女神派,你对这个壁垒是怎样看的呢?

徐百姿:先简单介绍一下,女神派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第一家共享衣橱,我们主要做的就是服务8000万位于国内一二线城市的年轻女性。

对于共享衣服这件事情,在现代社会,由于快时尚的推动以及朋友圈数字足迹的推广,让女生已经不太可能把一件拥有的衣服使用特别多次了,共享的缘由在于,如果你拥有一个东西的价值慢慢降低,就使得使用权对你来说更加重要,或者说便捷。

在这个大环境下,很多女生发现我花几百块甚至上千块买来的一件衣服,我真正穿到它的可能不到3到5次,对她来说,她利用这件衣服时只有她穿在身上的时候,而她挂在衣橱里时是不发挥任何价值的。

主持人:这个用户市场到底有多大呢?这需要做用户培训吗?

徐百姿:让大家接受这件事,首先我们大部分会员其实是通过朋友介绍获取的,一个不知道我们的人,如果她有闺蜜和同事因为使用女神派,颜值外型一下子上了很大一个台阶之后,她其实会非常大的影响身边人,如果你公司里有个同事,你发现她最近一个月好好天天都有新衣服。

这自然会引起周围女生跟朋友的注意,会问“你哪里来的新衣服啊?好漂亮”,通过这种口口相传的模式,其实就已经在大家第一次听到女神派或共享衣橱时给这个服务做了背书,因为周围已经有人开始用这个服务了。

其实每个使用我们衣服、穿着我们衣服,很漂亮地走在街上逛街上班的人就是我们的活广告。

主持人:私家车租赁不那么好解决,我有一个朋友体验过私家车,C2C租赁,他发现上一辆车很脏,达不到自己的卫生状况,或者是自己的车租出去后还回来时被弄得很惨,你们没有中央处理机构吗?

张丙军:我觉得个人对个人的打法和做法确实和B2C的集中管控会不一样,首先每个人的车和每个人的需求差异化很大,也很难统一管理,最根本的就是一定是把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度管控好,首先通过平台最基本的评价机制,车主的车被车友用完以后,他会看这个车况好不好,这个人值不值得我信任,有没有为难我,够不够热情,评价越高的车主随着时间推移、随着信用积累,他在社群吸引车友需求的能力就会越强,刚才您提到的那个车友,我估计难会有第二个车友借他车。

这会帮助社群净化,奖励有诚信的、能照顾好彼此车的车友,惩罚那些造成车况不好、信用不好的车主。这是C2C、个人对个人的关键,就在于经营信任。

主持人:博予听了这么久,现在风口太热、风太大,会不会有反效应?

胡博予:会有一点,但是我觉得本质上其实大家说这个概念,本质上还是因为这些结构性变化导致一些本来没有被满足好的需求被满足好了,比如说本来在路上我需要走路,有辆自行车我可以扫码,这就是很刚性的需求。

对我们来说,更多不是看商业计划书里到底写什么概念,可能写的就是自行车租赁,另一个人写的就是共享自行车,其实本质上都是满足需求,我们更关注的是需求本身是不是刚性需求,是普遍的、大的需求。

我们关注的另一点是看现在的产品形态是不是解决这一个需求最终极的形态,它是过渡形态还是终极形态,对于供给方和需求方是不是同时满足好了两边的体验。

主持人:说得很对,最终极的形态到底是什么样的,拿来的衣服也并不是那么顶尖的品牌,可能是自己很便宜就能享受到的品牌,这是服务的终极状态吗?还是会有一线大牌的入驻?

徐百姿:我们的衣橱其实有两个不同的会员标准,一个是缤纷时尚,主要是针对20到24岁的女性,对于这部分大学生或职场小白,她们的诉求主要是可以穿上更潮流的衣服,比较时尚,家里本身衣橱的储备不多,但我刚刚找到新工作,周围同事都穿得比较好,我也希望能穿得像她们那样,这样一部分诉求。

所以在缤纷时尚的衣橱里,我们其实不主推大牌的衣服,反而是平时可以的,或者是时尚潮流的衣服。

另外一个版本是针对26岁到35岁的精英女性,就是进口轻奢衣橱,在进口轻奢衣橱里提供的衣服都是女性非常喜欢的大牌,比如Vera Wang、BCBG等,这是让白领女性穿上更高品质、更高品牌衣服的诉求。

主持人:丙军这边的终极形态是怎样的?你们给资本讲的故事是什么?

张丙军:我们给自己讲的故事和给资本讲的故事还是很美好的,我们的平台叫“共享有车生活平台”,我们希望用共享的方式帮大家过上更棒的有车生活。

第一,你想买的任何一款、你想试的任何一款车,或是任何一个梦想车,来到START,都可以让你随时用上,而且每个礼拜都可以换一辆车没有问题,START给你升级梦想车库,你想用的车都可以加到里面去,比私家车灵活多了,而且花的钱非常少,花比过去私家车养车一半的钱就能开上很多车。

这是第一点。

第二,生活最有味道的还是人,当车主带着他心爱的车,把他去过的很棒的地方告诉你怎么玩的时候,这个社群会让车友感受到原来有车生活如此精彩,所以我们也会把车主去哪儿玩、他的很棒的照片,他在生活里是什么样的人,你愿不愿意跟他交朋友,把人的维度和生活的维度更多分享出来,把社群人和人之间的活力释放出来,让每个人都知道我在北京、在上海都有一帮我信任的车主给我车用,带着我一起玩。

这是我们想达到的状态。

主持人:共享经济到底是资本推动的吗?朱啸虎和小马哥在朋友圈里怼得这么凶,很少见他发这么大火,资本在这里头起多大作用?

胡博予:我觉得资本起的作用还是挺大的,他们怼的不是共享充电宝,而是共享单车,我觉得需求本身是真实的,两家的单量超级巨大,人类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产品。

没有任何一个产品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冲上千万级,甚至2000万的日单量,背后还是依靠很多资本,很简单,现在的钱基本还是靠资本预定单车,生产单车,我觉得资本起到了加速的作用,但资本起不到创造需求的作用,如果需求本身不是真实的,那资本是无能为力的。

主持人:手机的功能未来一定是越来越大,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或者一小时充电能满足未来三四天的电,未来趋势是这样的,但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产品逻辑建立在别人产品缺陷的逻辑上?这个问题说得通吗?

胡博予:这个问题我们做了一点研究,虽然现在我们没有投充电宝,但还是简单研究了一下,你提的问题,我们找了行业专家和物理学家去问,物理学家的回答是,电池性能在未来十年里,包括在未来基础科学里都没有大幅提升电池性能的基础技术。

未来十年以后会不会有,不知道,但未来十年耗电应用还会越来越多,比如《王者荣耀》。包括手机CPU,越强大越耗电,因为电池性能增长赶不上CPU的性能增长,手机用到中午下午没电了这个情况可能在未来十年不会有大的改变,这是大概率事件。

我们没投的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担心需求密度还不够大,它的整体规模不像自行车,这是我们没有看明白的地方,当然也可能会被打脸。

主持人:如果现在还有人想做共享,有可能在哪些领域是有突破的?以及还有什么其它的建议?

徐百姿:我觉得在共享热了这半年的时候,基本能共享的东西都共享出来了,但做共享有最主要的三个根本:

第一是对用户来说能让他以更低的价格享受更好的服务或产品,这是其一;

第二是对社会有价值的,可以提高某个东西的使用效率,降低了社会环境污染的负担,或在其他方面,在长远上对社会有价值;

第三个根本点就是这个业务模型本身有经济基础,咱们做创业不是做慈善,无论如何,财务模型跟业务模型必须要跑得通,能够有经济效益,只要满足这三点,我想这个领域就有比较好的发展希望和基础。

7月15日,2017网易未来科技峰会在北京召开。

本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的主题“新生”,则是指出互联网行业正从蔓延两年的资本寒冬中复苏,大公司正在加速变革、独角兽层出不穷、年轻的创业者们正在奋起直追,重生中的互联网带来了全新的未来。

本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设置了“新技术·新未来”、“新内容·新娱乐·新消费”、“AI+金融”、“AI+出行”、“AI+生活”、“AR未来”六大论坛,邀请了国内外最为杰出的科学家、企业家、投资人、跨界明星,一起探讨人工智能、消费升级、AR的璀璨未来。

SOURCE: http://tech.163.com/17/0715/18/CPDGBUBF00097U7R.html

TAG: 共享 单车

上一篇:贵州F16拟真机翱翔天际 老将出马斩获一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