粪便移植治好猫咪肠炎:比改变饮食和吃药有效

改变肠道菌群的粪便移植疗法也在猫身上取得了成效。

今年早些时候,我曾带着我的三只猫Tux、Tuffy和Nigel捐出了它们的“便便”,用于科学研究(我不是在开玩笑)。为了治愈Tuffy的炎症性肠病,我决定让它参加关于粪便微生物移植的后续研究。

通过补充微生物,小家伙的肠道菌群得到了预期的改善,这样的效果是突然改变猫咪饮食和每日两次使用强效类固醇所无法达到的:治疗消除了令人讨厌的慢性腹泻症状。

猫主子,快来

随着DNA、RNA测序越来越快速、廉价,研究人员得以对人类体表与内脏的微生物群落进行进一步的分类。这些研究得到了很有趣的结果,例如位置问题。

就像每个人拥有独特的基因一样,不同人身上的存在的微生物也大不相同。不过较之于不同人身上同一部位的细菌种类而言,一个人自身不同部位的细菌种类间差别更大。

这些研究结果也许只是在学术上颇为有趣,不过许多人希望可以通过更好地了解微生物来改善我们的健康。研究人员结合微生物数据与患者病史,便能将不同的微生物种群与不同的病症关联起来。

虽然某些研究结果有所夸大,但微生物确实能对我们的健康产生影响,特别是当微生物因暴露在抗生素、抗菌性药皂或环境化学物下而发生改变时。

这一发现不仅限于人类,所有的动物物种身上都聚集有各种相互关联的微生物。在将微生物与健康联系起来的研究中,许多令人瞩目的成果就来自实验鼠。

再比如“Kittybiome”,这是一项众筹的研究项目,使用DNA测序技术来分析猫体内的肠道菌群。该项目的目标是更好地了解不同的微生物种群如何影响猫的健康,并用有趣的方式向大众科普相关的研究。

2016年,我带我的猫主子们报名参加了“Kittybiome”项目。结果显示Nigel和Tuffy的肠道菌群多样性低于平均值。这对 Nigel 没造成任何影响。

但在2016年下半年,Tuffy 出现的炎症性肠病则很可能与肠道菌群不足有关。

粪便移植究竟是什么?

大多数微生物研究的关注点都在肠道上。肠道中充满了细菌,这些细菌与我们的免疫系统协作,限制病原体生长、控制胃肠道疾病,比如克隆氏症、炎症性肠病、溃疡性结肠炎等。

动物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对于肥胖症亦有显著影响。人们努力将诸多线索联系起来,这本身就是具有实用价值的科学探索。不过,微生物作为工具的应用潜能更令人兴奋。

粪便移植便是一例,这项技术将来自健康供体的粪便植入患者的胃肠道。

在治愈人类与小狗的慢性腹泻方面,粪便移植已经初显成效。同时,“Kittybiome”项目表明,宠物猫患有慢性肠炎的几率比之前认为的更高。

因此,该项目资助公司 AnimalBiome 的创始人和 CEO 霍莉.甘兹(Holly Ganz)决定,研究粪便移植的方法对猫主子是否也奏效。

我觉得没什么损失,就决定让 Tuffy 尝试一下。

粪便移植前,Tuffy 的肠道微生物多样性低于平均值。

移植后,Tuffy 的肠道微生物多样性状况有了明显改善。

粪便移植疗法听起来很恐怖, 但其实跟给猫咪喂药片差不多。这项“脏活”始于海湾地区,甘兹和她的团队在那里挑选出大量健康的供体猫,将它们的粪便冷冻干燥,制成胶囊。

Tuffy 的微生物补充从三月初开始,持续了三周。虽然胶囊特别小,但是可怜的小家伙依然不喜欢每天被迫服用好几次药物。不过,它也不喜欢常规疗法:每天早晚用液体胆固醇往嘴里喷一次。

最初的几个星期里,移植疗法似乎并没有立竿见影。不过持续三周后,我们开始观察到了变化, 猫主子便便的次数急剧下降(从每2-3小时一次变为1-2次/天)。

我们用布里斯托大便分类法,可以发现它的粪便粘稠度明显提高了。(没错,这是关键所在!)这一表型现象也在反映在 DNA 测序中,符合甘兹的预期。

正如你在图表中看到的,Tuffy 肠道内抗炎与助消化的微生物群落数大幅增加。相比于粪便移植前低于平均水平的群落种类,在粪便移植后,它的肠道内菌落数甚至高于健康猫的平均水平。

“拜拜,谢谢你们所有人!”

我希望能给这篇文章写下圆满的结局,但实际情况并不如愿。Tuffy 的炎症性肠病虽然好了,体重却一直无法恢复。尽管我们尽力为主子提供它最喜爱的食物(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是麦当劳的汉堡肉饼和婴儿火腿食物),Tuffy 的体重依然在降低。

Tuffy 的体重过去曾达15磅,到了五月中旬只剩下6磅,之后它停止了进食。

正如我们的兽医所说,猫的身体崩溃起来会很快。Tuffy 在这悲催的一年里,一直坚持与疾病斗争:每天吃药,往返于兽医诊所与家中,忍受着腹泻和疼痛——显然,它已经受够了。

最后的日子里,Tuffy 仅剩下一件乐事——在阳光下沐浴。我们刚刚搬了家,Tuffy 和其他几只猫拥有了一个带有围墙的花园,它们可以在这里欢度属于自己的时光。

Tuffy 还会追逐松鼠(别担心,它抓不住)。虽然走路不太利索也很费劲,它每晚还是会沿着楼梯爬到我们的卧室,睡在被窝里。

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我们在阳光下度过了平静祥和的一天。之后兽医来到家中,与我们一起做最终的告别。Tuffy 在我的胳膊里陷入昏迷,在下午3:15 离开了我们。

Tuffy 是只好猫,在2002 年一次相当危险的谷仓救援时来到我们家。它勇敢、合群,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很多欢乐。

对我来说,写下最后这三段非常艰难。不过令人欣慰的是,Tuffy 为科学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R.I.P.

作者 Jonathan M. Gitlin

翻译 葛鹏

审校 许黎珊 金庄维

SOURCE: http://tech.163.com/17/0728/15/CQEMO6O900097U81.html

上一篇:信仰灯加持 AMD全新散热器开卖:4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