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解读人工智能:与AI共生共存

人们一边看着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一边吐槽,不过“原著粉”大概早已弃剧,原因自然是太不“亦舒”了。

也因为这部剧,亦舒的小说和人生传奇再次被翻了出来,被人津津乐道。作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台著名作家之一,亦舒的小说在华人圈影响不小,尤其是女性读者。

借着该剧的播出,现在正迎来一波新的阅读亦舒热潮。这时人们才发现,从1966年11月出第一本《女学生日记》起,如今已71岁的亦舒从未间断过写作,至今已写了300部小说。

7月中旬,中南博集天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湖南文艺出版社联合推出了亦舒的两套作品集:经典作品“旧欢如梦辑”和大陆首次出版“有生之年辑”。

“旧欢如梦辑”包含了《喜宝》《我的前半生》《玫瑰的故事》《圆舞》《人淡如菊》,是亦舒作品中最经典、最畅销的,“有生之年辑”则包括《衷心笑》《幸运星》《承欢记》《悠悠我心》《某家的女儿》等5部,是首次在大陆出版,其中,《衷心笑》于2016年创作,是亦舒的第300部作品。

有意思的是,《衷心笑》讲的是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爱情。时间放在2054年,小说里的人类,已经制造出了非常先进的机器人,人类可以选购机器人作为仆人和伴侣。

王峨嵋和机械保姆、机械小狗等各种机械一起生活,不求伴侣,只求“旧”的不会去,“新”的不要来。然而当完美到符合王峨嵋一切要求的新机械男友出现的时候,她却迷茫了。

因为是机器人,所以就不能被爱吗?小说还写到机器人引发了种种社会问题,如一些残疾的机器人组成了庞大的地下社会等。

亦舒是香港科幻小说作家倪匡的妹妹,她在小说里曾自称是卫斯理的“忠粉”。亦舒此前也曾写过科幻爱情小说,如《朝花夕拾》,如《南星客》,前者是穿越时光隧道,后者有外星人。

机器人、人工智能题材向来是科幻作家的重要写作内容,而最近两年阿法狗极为亮眼,引发了作家们的更大兴趣。

国内知名科幻作家凌晨最近出版了长篇科幻小说《睡豚,醒来》。这部小说在讲述故事时,选择了飞船“精卫号”的人工智能系统作为第一叙事视角。

飞船的人工智能系统“泽泽”,有着独立思考的能力,甚至时不时流露出人类的情感。

不过,凌晨不太认同人工智能一旦觉醒、有自主意识后就会对人类产生威胁,她认为,“机器觉醒以后,它有它机器的思维方式,它的需求跟我们人类的需求不一样,我们需要食物,需要爱情,需要家庭,但是这些对于机器人来说完全不需要,它们的诉求跟我们的诉求完全不同,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怎么认为人工智能会对人类造成威胁?它会跟我们抢夺什么呢?我倒是觉得人工智能将来跟人类的关系就是共生共存的,有点像自然界里面的很多生物共生共存,可能它们会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追求,跟我们人类没啥关系”。

不是仅科幻作家在思考与人工智能的关系,传统作家同样也思考着如何面对人工智能。

知名作家冯唐的小说《搜神记》新鲜出炉,这不是科幻小说,不过冯唐却有类似的焦虑,他说,“我想做的是:借助神力,面对AI”。

神,大神,亦作大神经。普通的人,在突变的人生,经历极端的事件,探索肉身的极限。这样的人,就是“神”。这部小说集里,有七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七组亦正亦邪的人物,男女与情仇、性与爱、坚持与放弃、沉沦与超越,元气淋漓地展现了人性中的简单的复杂、纠缠与解脱,以及可能达到的“非人性”境界。

阿法狗已经战胜人类,人工智能已经汹涌而来。“面对阿法狗,我有点慌,但是没急。作为一个码字半生的手艺人,我苦苦思考,在这个大趋势下,应该如何困兽犹斗。

”可当写完这部《搜神记》后,冯唐说,他可以坦然面对阿法狗了。

因为“阿法狗的出现并没有动摇佛法的根本或者世界的本质”。

最后,冯唐想说的是,阿法狗们能做的事儿,就让它们去做吧;阿法狗们能做的事儿,如果你做起来开心,你就继续做吧。很大比例的人类要在机器抢走他们的工作之前,抓紧学习,学会消磨时光,学会有趣,学会独处和众处。

而对于极少数的一些人,那些如有神助的极少数人,必然可以在阿法狗面前继续长久保持人类的尊严。“我们完全可以乐观一点。相信人类,相信心灵,相信创造力。

可以看到,作家们以自己的方式解读人工智能,回答我们的疑问,就像所有的传统作家在写小说一样,尽力去寻找人生的答案和意义,去回答对世界的疑问。

(喜平)

《中国科学报》 (2017-08-04 第6版 读书)

SOURCE: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8/384219.shtm

TAG: 人工智能

上一篇:英雄还是黑客?阻止勒索病毒的英小伙被FBI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