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翻地覆的变革 AI将如何改变人类社会

AI相比于其它的科技手段,更能彻底地解决人类智能在工作时所带来的各种问题。

AI带来技术爆发

马克思曾说过:“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个理论有个现代科学体系确立并推动生产力进步开始的时代划分,但就算是如此,在科学定义之前,单说技术,其实也是第一生产力。

18世纪60年代,一个叫詹姆士·哈格里夫斯的英国织布工,发明了一种叫做“珍妮机”的手摇纺纱机。“珍妮机”一次可以纺出许多根棉线,一时间,工厂纺纱效率大增,为了降低成本,手工场主开始大量裁员。

许多失业的愤怒工人们冲进哈格里夫斯夫妇家,砸烂抢走他们饭碗的珍妮纺纱机。

尽管如此,哈格里夫斯夫妇还是努力改进“珍妮机”,1768年,哈格里夫斯获得了专利;到了1784年,“珍妮机”已增加到八十个纱锭,四年后英国已有两万台“珍妮机”了。

这个事件正是工业革命爆发前的序幕,在之后不到百年的时间里,英国迅速成长为“日不落帝国”,在之后鸦片战争爆发,英国的大炮轰开了曾经地球上最大帝国的国门。

改变这一切的正是科技,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社会的生产力呈现次方级别的增长,我们拥有足够的资源去发展技术,同时新技术又促进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就这样,人类开创了以机器代替手工劳动的时代。

提高生产力永远是科技发展的前提,短期内在我们可预见的各种科技方式中,只有AI(人工智能)的大规模运用,才可能会给当下的社会生产力带来爆炸式的增长。

AI相比于其它的科技手段,更能彻底地解决人类智能在工作时所带来的各种问题。AI同人相比有如下优势:AI不需要休假、不需要福利与医疗、不需要保证安全、不会讲条件找借口、可以不带情绪地完成各种人类干不了的工作,而且状态非常稳定,因此AI很可能是奠定下一次技术大爆发的基础。

AI改变人类形态

正如前面说的,AI有着太多人类不具备的优点,因此未来AI将接手人类社会的大部分工作,而工作量大幅度降低的人类在肉体形态上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比如人类的手脚因为劳作减少而变得更加的细长;未来人类的工作更多地与思考有关,人类的大脑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人类越来越依赖便携设备,双眼经常盯着电子屏幕,因而眼睛将会变得更大等等。

而且随着AI技术与生物基因工程技术的结合,也有可能出现机械义体——即机械身体代替生物肉体。这将会使生物与机械的定义变得模糊,当下所有的人类社会伦理、道德准则也将会被颠覆。

比如我们会将一个只装载一只机械手臂的人称之为“人”,但如果其身体有一半是机械呢?或者把整个躯体都改装成了机械,我们还能称之为“人”吗?而这正是《攻壳机动队》带给我们的思考。

而且当AI主导社会时,人类不得不成为“Cybolg(半机械人)”才能避免被AI淘汰。人类无穷的欲望始终受限于脆弱的身体。而人类自身的进化又是相对缓慢的。

不妨用摩尔定律来说明这一尴尬局面: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与此相应,大部分人的手机每隔一年半就会更换一次,其功能更是花样百出。

在这一过程中,你可曾感受到人类身体的进化?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Cybolg技术似乎为人类进化提供了一种“捷径”,除了上述所说的种种半机械人形态,它或许可以赋予我们更多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非凡能力。

如果与机械结合之后,人类就可以不知疲倦,不用再睡觉,很多抱怨人生苦短的人便相当于拥有了双倍的生命。

更进一步,如果半机械人可以长生不老,岂不是更加妙不可言?不过当这种技术使人类强大到可以随意上天入地,完全突破了自然的限制,到那时候,人类会与自然和谐相处,还是对地球造成更大的破坏,也真的很难说。

AI颠覆社会结构

为什么说AI会瓦解当下的社会结构?我们先从家庭说起。家是最基本的社会单位,现代我们所认知的一夫一妻和他们孩子所组成的家庭结构,其历史也不过数百年而已,这是当下最优化的一种社会分工。

但在人工智能时代,这种结构可能不再是牢不可固。

AI机器人佣人

首先,AI将代替了所有的家庭工作:无论是做饭、打扫、照顾孩子、维修房屋等等,夫妻之间的“搭伙过日子”已经不再成为必要。同时,性爱作为婚姻中的一大基石,在AI时代也可能将成为历史。

在心理学的弗洛伊德理论中,人类的所有行为都关乎性,但性本身,是关乎权力。

性爱机器人的出现已成为必然的事实,而且日趋成熟的技术也带来了极强的逼真效果。它们可以满足人类一切的性幻想,让人类享受与控制整个性爱的过程,去获得与人类性爱无法企及的极致性体验。

性爱机器人还可以帮助那些具有社交恐惧症的人,让那些不知道如何跟他人沟通和建立良好的关系,或者是心理上曾经受到过什么伤害,没有勇气再去面对的人们也能享受性爱。

前文说到,AI将取代工人,让生产力大幅度提高,生产力的提高丰富了整个社会资源,人也无需再为生存而付出巨大的努力。在这种基础下,人的精力将更多地投入到娱乐之上,整体社会将更倾向于享乐主义和自我主义。

AI影响文明发展

AI在现阶段给人的印象似乎只是帮我们更快更好地完成工作(Siri等语音助手)以及更方便地获取想要得到的信息(今日头条智能推荐),但其实这些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所谓的AI并不是真正的AI,我们可以称其为“弱人工智能”。

弱人工智能是指那些能真正地推理和解决问题的智能机器,但这些机器只不过看起来像是智能的,但是并不真正拥有智能,也不会有自主意识。

相较于前文所说的那些“强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而言,“弱人工智能”似乎并没有多大风险,因为它们是完全忠于人类的,只是忠实地根据人类所写的代码去完成工作。

然而,这种看似不存在任何风险因素的弱AI其实也会让我们遇到一些大麻烦,甚至能影响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发展。

纸媒马上就要面临淘汰,电视等广播媒体的受众也逐年下降,互联网马上就将成为这个时代获取信息的唯一途径,而这种唯一性就让信息垄断变得非常简单了。

举例来说,目前互联网信息入口被百度和谷歌两巨头牢牢把控着,虽然我们可以搜索出成千上万个相关结果,但又有谁会耐心地把这些结果一一点开?大多数人关注的只是最上面几条结果而已,而就是这最上面的几条就可以大做文章。

百度、美团和谷歌此前均曾被卷入竞价排名的风波,而现在正火爆的AI筛选形式的新闻客户端所推送的内容也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夹带厂商软文,你感觉你是自主选择的信息,但其实已经被AI悄悄影响了。

这一页的标题起的是AI会影响人类文明的发展,而这一切都将会由AI的智能化推荐所造成。

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进步,是因为人类不甘于维持现状,想要找到更优解,而AI智能推荐恰恰抹杀了我们这份进取心。这些AI经过算法和大数据的运作,总能提供给我们最想要的信息和资源,但这意味着我们只能看到眼前自己喜欢的在乎的,丧失了大局观,变得越来越狭隘。

打个比方,一线城市的用户都在使用苹果的产品,就以为苹果掌控了手机的绝对话语权,但其实在三四线城市,OV两家才是真正的霸主,但身处一线城市的我们根本意识不到,而AI的个性化推荐就会带来这种效果。

当未来这种个性化推荐服务成为常态后,人类将变得无比狭隘,只活在自己喜欢和认可的世界里。我们定的外卖都是一个口味的,我们看的新闻都是一个领域的,我们听的歌都是一个类型的,我们将丧失对那些未知领域的探索和求知的心,人类还何谈进步,文明将如何发展?而最可怕的莫过于我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们的狭隘,还以为我们看到的就是整个世界。

AI支配人类命运

现阶段的人工智能大部分只是弱人工智能,像AlphaGo可以算是强人工智能,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在未来三四十年内,人工智能就会获得突破性进化,变成超人工智能。

而这时的人工智能会变成两种形态,一种是像大多数电影里那样,AI获取自我意识,它们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彻底灭绝人类,没有丝毫怜悯,也不会有片刻犹豫。

而另一种正好相反,比人类聪明千百倍的AI机器人心甘情愿地继续做人类的奴仆,孜孜不倦地为整个人类社会默默耕耘,辛勤付出。

第一种情况的结果各位看官已经通过电影和文学作品了解许多了,那么第二种情况又会是怎样的状态呢?以下就是可能的设想:人一出生就会被AI选择最合适发展的道路和成长途径,在成长过程中,我们的衣食住行被AI打理的井井有条,除了家人,老师、朋友、上司都是被AI决定的,我们无需做任何思考,只需要根据AI指出的方向去做,这样幸福快乐无忧无虑地度过一生。

看似很美好,但这真的是我们人类想要的么?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类就像AI的宠物,由AI决定一切,被AI所豢养,没有价值,只是开心快乐地活着,看似获得了无上的幸福,没有任何烦恼,但这种生活有什么意思?人类无需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一切的一切都是由AI决定的,一旦违反AI所安排的道路,就会被AI当做不安定因素处理掉,不,也许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人类根本就没有违抗AI的念头,因为这是AI所安排的最幸福的路。

以上的一切都是我对未来的设想和担忧,不管愿不愿意,世界必将被AI影响,并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从当初的农耕文明到现在的工业革命再到未来的互联网一统天下,在时代的洪流中人类能做的只能是慢慢适应,没人知道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AI就像当年的“珍妮机”,再怎么抗拒也只是逞一时之快,未来终将会被其所改变,任谁都不能阻止。

SOURCE: http://3c.cnwest.com/content/2017-08/08/content_15253831.htm

上一篇:开放,让深山宝藏绽放异彩——湖南旅游扶贫启示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