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Uber不能群龙无首地走下去

网易科技讯8月1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已经从Uber首席执行官位置上离任两月有余,而目前公司领导者依旧空缺。

而近期董事会主要成员之一标杆资本对卡拉尼克的起诉对公司发展无疑又是雪上加霜。《连线》撰文指出,作为一个拥有宏大愿景且需要创新冒险的创业公司,Uber需要一个领航者来承担起公司发展的重任,这是Uber的当务之急。

当Uber主要投资人之一的标杆资本(Benchmark Capital)对公司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提起诉讼时,其也将相关诉讼内容分发给了Uber雇员。

当然毋庸置疑,这些内容并非写给Uber员工看的。但其迅速成为业内人士、记者以及投资者解读Uber发展的主要依据。这些内容是否比股东报告更有价值?董事会是否对标杆资本的诉讼提前知晓?标杆资本想要得到什么?

但人们并没有从中得到想要的答案。而Uber旗下的1400多名员工仍然在旧金山的公司总部忙忙碌碌,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打车服务公司实现雄心勃勃的愿景而继续努力。

自卡拉尼克下台亦有两月之久,公司一直在寻求一名称职的首席执行官。而目前许多公司高管职位依然空缺:Uber已经持续两年没有首席财务官,长期以来都是一名财务负责人履行相关职责,但今年6月份其也离职加入了另一家创业公司。

新任首席品牌官波泽玛-圣约翰(Bozoma Saint John)上任刚刚两月有余。目前,Uber首席运营官以及首席营销官依然空缺,上周公司刚刚宣布莱恩·格雷夫斯(Ryan Graves)出任高级副总裁。

总体上,Uber现在由高管委员会暂行负责,这仅仅是一个权宜之计。但毫无疑问,十几个决策者无法替代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角色,根本无法引导公司的正确未来。

市场研究公司CFRA股权研究部门主管技术分析师斯考特克赛勒(Scott Kessler)表示,“从公司愿景、发展战略以及创新角度来看,要让十几个决策者协商一致并向前推进尤为困难。那么问题来了,谁该是最终的负责人?“

Uber一直在保持运转。公司六月份发布的第一季度业绩显示,当季交易总量较去年翻了两番,而增速与去年同期持平。公司同时透露,去年总亏损为30亿美元,但当季亏损从上一季度的9.91亿美元收窄至1.78亿美元。

据科技博客作者哈里·坎贝尔(Harry Campbell)称,Uber司机并未感到明显变化,Uber的服务依然很受欢迎,反响很好。坎贝尔表示公司会议室的纷争并没有影响到公司的短期运营。

但是,和其他获得风投的创业公司一样,Uber高达690亿美元的估值并不是基于当前业务的发展,而是对未来的一种赌注。然而现在,Uber的未来受到了领导真空以及董事会内讧的影响。

当公司不断在追求业务增速时,本来就很难留住最好的工程师以及商业领导者,也很难聘请到新的真正人才。何况现在由于董事会的内讧,导致中层管理人员无所适从,很难就公司未来做出合理决策。

同时,Uber的合作伙伴关系也会受到影响,很多大公司担心Uber丑闻会殃及自己的品牌。

经过数年的发展,Uber的产品策略也在不断调整,如UberEATS应用以及Uber for Business等产品都有着不少变化。此外,近期Uber并不是快速拓展市场,而是在全面收缩。

一年前,Uber宣布将中国业务出售给了滴滴出行,而最近又将俄罗斯业务转让给本土打车服务公司Yandex.Taxi。此外,Uber还退出了丹麦市场,并等待欧洲监管机构确定其是出租车服务商还是软件平台。

Uber目前最有前途的创新战略是开发自动驾驶汽车,但因被卷入商业秘密诉讼而引起公众质疑。此前,Alphabet旗下自动驾驶公司Waymo指控前雇员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前非法下载了数千份自动驾驶相关资料并加入Uber.预计该案将于十月份开庭审理,结果将会影响到Uber能否继续使用自动驾驶技术。

即便在卡拉尼克离去之前,公司大部分员工也是士气低迷。软件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在二月份发布的博客文章中揭示了Uber存在性骚扰。

随后公司开展的调查导致逾20人被解雇,其中包括数名公司高管。

Uber首席人力资源官Liane Hornsey于今年1月份加入公司,其在采访中坦言员工存在倦怠情形,“因为在公司发展中非常努力,因此很多员工都比较疲劳。业务增长过快,资源紧张,我们招聘的速度远远赶不上业务拓展。“Hornsey针对员工频繁加班调高了薪酬,并丰富了早晚餐食谱。在面谈中,大约有10到15名员工曾告诉她,他们在工作中都曾遇到过惊恐发作( panic attacks)。

标杆资本在公开信中这样开头,“Uber是我们这一代最重要和最有前途的公司。“不久之前,这家公司还是潜力无限。但随着首席执行官的持续空缺,Uber前景逐渐暗淡。毫无疑问,所有投资者需要理解这一点,虽然要保持信心,但也需要保护自己的投资。这在标杆资本的诉讼中显而易见。

但是,公司董事会成员的诉讼加之Uber员工的呼吁,很可能让寻求公司首席执行官的速度再度减缓。这对Uber来说无疑是一件坏事。Uber曾经被设想为全球运输和物流业的霸主,然而如今提出这一愿景的共同创始人却已经被公司贬谪。

要实现自动驾驶业务很难。而这样一个曾经蒸蒸日上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或将被搅得只剩残骸。(晗冰)

SOURCE: http://tech.163.com/17/0818/14/CS4JAKBG00097U7R.html

TAG: 《连线》

上一篇:七问杭州互联网法院:对民众有啥影响 为何选址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