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患癌爸出国打工,济南6岁女童身兼“护士”“管家”

里屋衣柜深处的纸袋里,一件镶满水钻的白色公主裙静静躺在那里,6岁的婷婷以前最喜欢穿着它翩翩起舞。只是如今,婷婷忙着照顾重病卧床的母亲,再也没时间跳舞了……

配药、挂吊瓶、倒尿盆,她像一位真正的“小护士”;买菜、买药、刷碗筷,她是扛起家务的“小保姆”。还有不到半个月,婷婷就该上小学了,看着桌上崭新的书包和文具她既期待又忧愁:父亲远在中东打工,开学后谁来照顾母亲呢?

她像位真正的“小护士” 站在沙发上扒着床沿给母亲换药

客厅地板上铺着3床褥子,31岁的金静躺在上面还裹着薄被。算起来,她已有半个月没起过身了。

“婷婷,帮我换个药。”听到妈妈的声音,婷婷从隔壁卧室跑了过来。熟练地从阳台袋子里翻出输液器,一头递给母亲一头插在桌上点滴瓶里,迈过沙发后走到旁边一张上下铺床边,手扒着上床沿、脚踩在下床边,把点滴瓶挂到床边粘着的挂钩上。

动作一气呵成,显然已做过无数次。“每天输液都要七八个小时,这半个月婷婷都是这样帮我换药的。”看着忙前忙后的女儿,金静愧疚地说。

半月前,金静的病情加重,住院、转院、再住院……金静被病痛折磨得无法入睡,向护士要了片安眠药不料竟睡了一天,醒来就看到女儿哭成泪人似的趴在床边。

金静小心翼翼哄着婷婷,婷婷却不住询问母亲是否可以回家。看着害怕的女儿、想着高昂的住院费,金静点了点头。母女俩借了一辆轮椅,婷婷推着母亲出了院,还拍胸脯保证“我来照顾妈妈”。

出院后金静的双脚异常肿胀无法站立,她只好打地铺,连上厕所都要躺着解决。换药、端水、倒尿盆的活就落到了婷婷身上,她像名熟练的护士般照顾着母亲。

金静说,婷婷的姥姥姥爷早逝、爷爷奶奶身体不好,母女二人相依为命,纵然心疼她也别无选择。

她常翻看父母结婚相册 父亲为了筹钱治病在中东打工

卧室的墙上,还挂着金静和丈夫的结婚照。“他为了筹钱给我治病,出国打工去了。”金静说,原本一家人的生活其乐融融……

2012年,金静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被诊断为肠道癌变需手术切除。手术完成后,本以为病魔就此远去,没想到2014年,金静带女儿旅游的最后一天,她又感到肚子像刀绞一般疼,检查后发现癌症又复发了。

这次的手术对金静来说如同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体内的大肠小肠加起来被切除得只剩1米多,消化器官缺失带来的电解质紊乱、缺钙等后遗症如影随形,不得不靠输营养液维持。

“我们家本来条件还可以,这5年看病花了得有200多万。”渐渐地,金静用不起昂贵的进口药、医保也缴纳不上。金静爱人想起自己会多国外语,4个月前他决定远赴中东地区打工。

异国通讯不畅,一家人时常断了联系。

在婷婷嘴里,时间像是定格在半个月前,“爸爸才走了半个月。”她不愿承认父亲已离家多时,她愿意相信爸爸刚走不久、愿意相信爸爸“过年时就回家”。

照顾妈妈的空当,婷婷常常会翻出父母结婚时的相册,一页页的摩挲着……照片里的母亲还不像现在一般骨瘦如柴,是那么美丽健康;照片里的父亲陪在母亲身边,像是没离开过一样。

她是邻居心里“小管家” 每天下楼买饭牢记母亲喜好禁忌

床铺边的桌子上,放着3个胡萝卜馅的大素包,金静一个劲嘱咐女儿多吃点。婷婷拿起来吃了几口,又趁着和母亲说话的空当把包子偷偷放回了袋子里。

“她从小就不爱吃胡萝卜,每次都偷偷吐掉。”面对“赖皮”的女儿,金静假装板起脸来说“这可是你自己买的,不能不吃”。婷婷笑着点点头,偷偷拉走记者说起包子的“秘密”:母亲的病不能吃肉,所以才买了胡萝卜馅的。

只能吃素不能吃肉、可以喝粥、喜欢吃桃酥点心……婷婷对母亲的喜好、禁忌一清二楚,再加上每天都要去楼下诊所取药,一来二去,街坊邻居都知道金静家里有个6岁的“小管家”。

“孩子每天都来,回回都念叨妈妈能吃啥不能吃啥。”附近一家社区超市的老板说,前几天晚上快10:00时,婷婷突然独自跑进店里,说家里没有水了,要给妈妈买点喝的。

“那么晚了孩子还跑过来,当时给我心疼坏了。”超市老板说。

“一点都不累,蹦蹦跳跳就到了。”婷婷手里提着两袋给母亲买的牛奶,她并不觉得“忙里忙外”很辛苦,只想母亲能快点好起来。

她的梦想是当一名军医 现在什么也不想要就想治好母亲的病

点滴输了不到一半,金静突然剧烈抽搐起来,颤抖地叫着女儿的名字,“婷婷,快帮我把被子盖好。”婷婷没有哭闹,帮母亲盖好薄被,又从阳台拿来羽绒服压在上面,跑到柜子边拿起电吹风打开热风放到被窝里,又接了一碗热水放到母亲枕边。

做好这些,婷婷走回隔壁房间。“妈妈这是痛风了,她不喜欢我看着,要帮忙时会叫我的。”

婷婷拉起记者的手,在屋里翻出一件件“宝贝”。床头箱子里放着她之前的画,画上的公鸡、小鱼好看极了;梳妆台的抽屉里摆着一张舞蹈奖状,全班就她一人的舞蹈得了奖;凳子上放着一个粉色的新书包,9月份她就要上小学,那是母亲送她的升学礼物。

“姐姐,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要,就想妈妈的病能好。”婷婷说,她喜欢画画舞蹈,可她长大后想当一名军医,“这样就能把妈妈的病治好。”

“她说开学时我要是还不好,她就在家照顾我不去上学了。”婷婷的懂事让金静心酸,浮肿的双脚、不能挪动的身体,一切都让她找不出反驳女儿的理由。

(济南时报)

SOURCE: http://sd.dzwww.com/sdnews/201708/t20170821_16317270.htm

TAG: 济南 护士

上一篇:“世界懒人日” 民众大街上惬意睡觉享悠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