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聚焦中国电竞女选手:不是只会做直播的花瓶

Danny Vincent/BBC实习生 荣思嘉/编译

【编者按】

如今,电竞产业呈现出井喷式的发展态势,产业价值轻松可达上亿美元。而在电子竞技的从业者中,性别藩篱也正在逐渐被打破。

就在大多数女性电竞选手仍在争取和男选手相同的待遇时,一支年轻且天赋极高的女子电竞队伍正在脱颖而出。

近日,BBC撰文报道了一群中国女子电竞选手,在鼠标和键盘之间,姑娘们同样在实现她们大大的梦想——女性电竞选手绝不只是“花瓶”。

姑娘们住在同一屋檐下。本文图片来源:BBC?Danny Vincent摄

天已经亮了,上海的天际线不断扩张,距离天际线约30公里处的一套豪华公寓中回响着建筑工地施工的声音,但公寓的住客——6个年轻的女孩子仍旧在甜美的梦乡当中。

住在这间公寓里的女生,她们除了是室友,同时也是一个战队的队友。

她们都来自于LLG——中国最顶级的、技术最好的女子专业电竞队伍。

就在这个清晨的早些时候,公寓里的六人刚刚结束了长时间的线上训练。

她们的生活如同二线明星,在网上拥有着成千上万的粉丝、住着豪华的房间,背着名牌包包,戴着高级首饰。而这一切的收入,都来自于电子游戏。

尽管如此,来自LLG团队的成员单晨和丁丁,描述她们的生活的同时也表达了她们所面临的障碍。

在全世界范围内,电竞吸引着5亿以上的观众,而一半以上的观众都来自于中国。

据估计,2021年,电子竞技产业将价值350亿美元。对于很多电子竞技选手而言,这意味着名利和机会。然而,这更多的还是面向那些男性电竞选手。

顶尖男性电竞选手年收入可达200万美元,但与此同时,女性电竞选手往往收入甚微。

女选手在训练。

“在过去,我们在打比赛的时候,围观的人总会说‘这些女孩儿不行,打得真烂。’他们会嘲笑我们,告诉我们说这个游戏属于他们,而女孩应该离开这个领域。”单晨说道。

单晨今年20岁,带着一副框架眼镜,头发染了色,现在是LLG团队的成员。她来自武汉,最早成名于家乡的网咖。

在那里,有些年轻的男性甚至会阻止女性玩家进入网咖,而单晨则会与他们进行比赛并且战胜他们。

如今,中国的女性电竞选手希望拥有属于她们自己的职业联盟。男子电竞选手已经组建了联盟,保障他们的收入,但针对女性的比赛一年里只有那么零星的几场。

丁丁是LLG团队的明星选手,她也是团队里唯一的韩国选手。她到中国来是为追寻她的职业梦想。

女性玩家月收入在7800元到14000元之间。

“现阶段,在韩国并没有女子队伍,不过,中国有。在中国,电子竞技更加有组织性,我来了之后自己确实进步了很多。”但丁丁也说,“和男选手比起来,这还远远不够。”?

无论是丁丁还是单晨,她们在读书期间,都还从事过别的运动。

单晨曾经是一名乒乓球运动员,而丁丁,在她脖子还没受伤之前,曾经训练过体操项目。

对于电子竞技,她们的训练强度和其他项目并没有什么不同。每天7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其他时间,一个队的成员也待在一起,同吃同住。

“如果我们想得到和男选手一样的待遇,还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丁丁说,她希望未来男选手和女选手能公平竞争。

中国电竞女选手的梦想就是“同工同酬”。

LLG团队老板曾经是一名电子竞技的爱好者,后来转型为投资人,他就是团队成员的“金主”。

团队里的成员每月的收入在7800元到14000元之间,比起一般大学毕业生而言,她们的收入是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

很多选手还会通过在线直播打游戏来赚钱,观众会在直播里给她们送礼物。

但这也引起了不少的争议,有人认为大多数男观众看女选手直播打游戏只是关注她们的外表而不是技术。的确,很多女选手也在网上遭遇了歧视和骚扰。

“男选手和女选手应该要平等。我觉得女孩子一样可以玩游戏玩得很好,那些人不该把我们看成‘花瓶’。”单晨说道。?

LLG团队的成员作为中国“90后”的一部分,她们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年代成长起来,在很多方面,她们都表现出了叛逆。

她们不顾一切地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了职业,放弃了学业,投身于网络世界的事业。在这一代人之前,她们可能被视为问题儿童。

现在在中国,职业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依旧较短。她们的能力依赖于飞快的手速以及灵敏的反应能力,一般来说,四到五年是职业的黄金时段,之后只能选择退役。

不过现在,这些女孩仍在继续追求自己的职业梦想——而且她们不会让性别障碍阻止自己的脚步。

SOURCE: http://tech.163.com/17/0912/20/CU5MMFB800097U7R.html

TAG: 聚焦中国 直播

上一篇:“环中国”第二站大寨发车意大利车手问鼎桂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