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头盔急速降温 扎克伯格20亿美元收购打水漂了吗

网易科技讯10月12日消息,据CNET报道,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于2014年斥资20亿美元收购了虚拟现实(VR)公司Oculus,希望引领我们进入新的时代。

然而,这家公司现在却面临着一个艰巨挑战,即很难说服人们购买它的设备。

你打算购买VR头盔吗?我不是唯一想知道这个问题答案的人,VR产业目前正处在一个尴尬的时刻。尽管VR设备制造商花了数年时间和数十亿美元资金研发这项改变世界的技术,但我们当中很少有人会排队购买这些设备。

在Oculus VR第四届开发者大会Oculus Connect上,超过2500名应用和游戏开发人员有望参加,销售问题很可能成为讨论的焦点之一。

Facebook旗下Oculus VR承诺,将讨论医疗保健、电影和视频游戏领域如何采用这种尚处于萌芽阶段的技术,一个小组将探索残疾社区如何从VR设备及其演示中获益。

这些讨论凸显出VR的潜力。的确,当前的高端VR设备十分笨重,需要特殊的设置和长长的粗线连接到巨大的个人电脑上。它们的售价也十分昂贵,Oculus Rift起售价为499美元,并需要500美元高端电脑配合。

然而,当你戴上这些VR头盔后,你的大脑就会受到欺骗,让你相信自己已经被传送到向往的电脑世界里了。

你可能正处于一场大规模的太空战中,或者潜入沉船的底部,与蓝鲸面对面亲密接触。或者你也可以看到卡通小兔子在攻击你的大脑。也许你想和世界各地的人见面,并在田园诗般的海滩上聊天。

对有些人来说,VR技术远不止这些。来自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34岁IT工作者雷伊·奥尼尔(Rae O'Neil)总是对VR技术痴迷不已。但正是她祖父对Rift的反应,使这种VR设备的未来潜力变得更加清晰。

奥尼尔的祖父已经80多岁,他在几年前失去了一条腿。他戴上VR头盔,并开始使用一款名为Blue Marble的应用,它可以让你漂浮在太空中,边听音乐边观察行星。

奥尼尔回忆道:“他觉得自己真的置身太空中,这种感觉甚至让他激动得热泪盈眶。”

2014年亲身尝试了一次VR头盔原型机后,这种超凡脱俗的体验让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下定决心收购Oculus。扎克伯格在收购这家初创公司后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写道:“VR曾经是科幻小说的梦想,它有潜力重塑一切,从教育、医疗到通信,就像手机和电脑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那样。”

图:2016年,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前往塞米蒂国家公园的途中,观看了一部VR影片

2016年3月,Oculus的旗舰产品Rift头盔在商店上架。在发布会开始之前,人们就开始对它进行大肆炒作,甚至连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参加了白宫的虚拟之旅。

但是很多人还是没有购买它。虽然Facebook对出货量守口如瓶,但几位熟悉Oculus的人士表示,在上市第一年,Oculus Rift头盔的销量不到25万部。

Facebook拒绝就Rift的销售情况置评。但在今年2月份,该公司在全国数百家百思买门店中下架这款设备,凸显了一种令人失望的情绪。

随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削减了VR头盔的价格,而且是连续两次降价。现在,Rift头盔的售价为400美元,比原价低1/3。Oculus的主要竞争对手索尼和HTC也紧随其后,在过去3个月中,PlayStation VR从500美元降至400美元,Vive从799美元降至599美元。

两名熟悉该公司的人士表示,降价幅度足以满足Oculus的与其。虽然目前的总销量无法得知,但估计至少有100万部被售出。相比之下,索尼表示,截至今年6月份,也就是上市后仅8个月,PlayStation VR的销量已超过100万部。

HTC没有回应销售数据的请求。

需求问题正导致一些VR游戏和应用开发者担心它们的未来。VR游戏制造商Survios的联合创始人和创意总监詹姆斯·伊利夫(James Iliff)表示:“这个行业并非总有快乐的阳光和彩虹,我们正处于幻想破灭的低谷。”Survios是射击类VR游戏《Zombies On The Holodeck》以及多人VR游戏《原始数据》(Raw Data)的开发者,这些VR游戏的销售额达100万美元。

“幻想破灭的低谷”源自“炒作周期(Hype Cycle)”,这是由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推广的一种理论,现在已经成为硅谷的口头禅。炒作周期的目标是在产品被引入、创新并最终被采纳的情况下,描绘出产品的期望和情绪。

开始引入新技术时,就会出现“创新触发(Innovation Trigger)”。然后,炒作和兴奋开始形成,直到新事物最终达到“膨胀预期的顶峰”。危机之后就会陷入“幻想破灭的低谷”。

Gartner认为,VR技术已经接近这个阶段,并进入“启迪的斜坡(Slope of Enlightenment)”,随之就会普及开来。

在Oculus成立之前,伊利夫和他的联合创始人们就开始了早期的VR研究。他觉得期望太高了,尤其是媒体,预计会出现一些反弹。所以,他为此做好了准备。

例如,Survios本月为《原始数据》推出Vive版和PlayStation VR版。伊利夫说:“游戏行业是艰难的,这种情况短期内不会消失,VR技术也是如此。”

9月份,Playful首席执行官保罗·贝特纳(Paul Bettner)在旧金山的VR开发者大会上发表了演讲,题目是“如何打造成功的VR游戏工作室”。Playful是首批引人注目的VR游戏开发商,贝特纳是社交游戏《Words With Friends》开发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想要分享自己的观点。

贝特纳在演讲强调的最重要观点就是:“不要做一个VR游戏工作室。”他解释说,尽管VR技术是一种制作优秀游戏的媒介,但企业不应该只专注于为VR制作优秀的游戏。

贝特纳也按照自己的信念行事。当Rift在去年开始发售时,它还包括了Playful的《超级马里奥》式冒险游戏《Lucky's Tale》,免费捆绑销售。今年,他与微软合作发布了《Lucky's Tale》的续集《Super Lucky's Tale》。

在11月发布的时候,将与微软的Xbox视频游戏主机合作。贝特纳说,他还没有放弃VR,只是不拘泥于这一点。他说:“令人惊讶的是,这项技术的确非常神奇,但我们不可能爱上它。我们必须热爱自己的使命,即把体验带给我们的玩家。”

在过去一年中,VR/AR产业最令人兴奋的变化并非来自游戏行业,而是来自手机制造商。今年夏天,苹果和谷歌分别发布了名为ARKit和ARCore的新技术,这些新技术旨在帮助iPhone和iPad,或者任何由谷歌Android软件支持的设备,它们都能将现实世界与电脑生成的图像结合起来。

比如售价2.99美元的应用Star Guide AR,一旦你将手机指向它们,就会突出显示天空中的星星和星座。而Ikea Place可以让你预览家具效果。只要你在起居室里走走,你可以在手机屏幕上看到家具摆放后的情况。

到目前为止,这两款应用都只适用于iPhone。

许多应用开发者表示,他们对AR技术感到兴奋,并相信它可能会促使人们最终购买VR系统。这是因为AR游戏Pokemon Go去年曾引发喧嚣,它可以让人们更舒服地使用更具沉浸感的应用,而它们恰是VR的一部分。

训练模拟器制造商Scope AR主管斯科特(Scott Montgomerie)称:“我们终于达到了临界点,我认为技术已经可以打造良好的用户体验。”对企业来说,将信息覆盖到真实世界上可以帮助培训员工熟悉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设备,比如石油钻塔和岩钻。

这也是微软专注于AR和VR的原因之一。在10月份的Windows 10软件更新中,该公司在与联想、戴尔、惠普、宏碁和三星等设备制造商合作,开发基于其设计的头盔。

当它们于10月17日开始上架销售时,售价仅为300美元。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分析师布莱恩·布劳(Brian Blau)说:“有些值得期待的游戏。如果没有一个充满活力的生态系统,这些游戏很难做到最好。”

这也是为什么开发者本周前往参加Oculus Connect大会的原因,无论Facebook展示什么,他们都希望能够引发兴奋。不过,这些新东西需要清除一个相当高的门槛,才能说服像萨姆·勒(Sam Le)这样的人购买其设备。

这位31岁的婚礼摄影师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奥斯丁,他是一个铁杆儿游戏迷。萨姆在发布会上购买了每一款游戏机,无论是Xbox、PlayStation还是任天堂的游戏机,他还拥有强大的PC来运行自己最喜欢的游戏。

他每天花几个小时和朋友一起玩。

去年在SXSW音乐节上试用了HTC的头盔之后,萨姆决定冒险购买一款PlayStation VR。一个月后,他决定退货,尽管这让他损失了80美元。这些经历令人感到兴奋,但不足以证明价格的合理性。

萨姆问道:“这是哪款头盔值得我投资的问题吗?”他的游戏朋友们也没有购买VR系统。”萨姆表示,他愿意在某个时刻购买头盔,但它们要物有所值。

他称:“我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我可以再等一年。”显然,这不是Oculus及其开发者想要听到的答案。(小小)

SOURCE: http://tech.163.com/17/1012/07/D0HI4O9F00097U7T.html

TAG: 扎克伯格

上一篇:瑞士空军在阿尔卑斯山区进行训练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