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工匠”的一个小周末

本报记者 袁燕 文/图

周皓在对压力罐部件进行调试。

2017年11月11日,被称为“全民剁手节”的这一天,又正好是个周六,天猫以一串比手机号码还长的数字168269635159,刷新了这一“节日”的交易量。

同样是这一天,十九大代表、中科院深海所钳工周皓清早起来,从三亚同心家园六期的家里出来,搭上特意来送他的同事的车(周末员工班车停开),赶到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下称深海所)的海洋工程技术实验室(周皓习惯性的称呼它为“厂房”)里。

在这里,有一台出了故障的深海超高压模拟实验装置(也称超高压罐、压力罐)和5个一筹莫展的小伙子,在等待着他。

“皓哥来了,我们的心就定了。知道装置肯定能修好,只是时间的问题——他太忙了!”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建告诉三亚日报记者,他们课题组一行5人,是11月7日来到深海所的。

目的是为正在进行的全海深ARV(自主/遥控水下机器人)课题,借用这里的超高压罐做模拟实验。“实验本来进行得蛮顺利的,我们都觉得肯定能在计划的时间内结束,下周三就可以回去复命了呢。不料实验进行到9日傍晚的时候,压力罐突然出现了异常,无法真实模拟海底压强的变化,实验被迫中止了。”

设备坏了,只有周皓能修。可是,周皓去哪了呢?为什么11月10日没有来修?

11月10日这一天周皓的行程,正在对他进行“六同(同吃同住同劳动,同传达同学习同宣讲)”式采访的三亚日报记者再清楚不过了。上午,中央宣讲组到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宣讲十九大精神,周皓到场从头至尾认真聆听了3个小时;下午,周皓到南航海南分公司与党员和青年代表面对面,宣讲十九大精神。

就连中午用餐和休息时间,也在抓紧完善自己近两万字的主题宣讲稿,真是一刻都不得闲,这才不得不利用周六前来加班抢修压力罐。

超高压罐是个庞然大家伙,光是罐体就有一米多宽、两三米高。周皓介绍说,这个装置由主机系统、液压驱动系统、供液系统、加压系统和电气系统五大部分组成,主要是为各类深海/深渊技术装置开展耐压测试、破坏性试验提供支撑。

装置故障后他来查看过,初步判定问题出在加压系统上,是高压缸出现严重泄露才导致了无法加压。

搞清楚问题出在哪里后,周皓把相关装置拆开,一一排查,很快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原来是密封圈严重磨损而致。换一个密封圈就好了呗!大家都是一阵欢喜。

没想到再查下去,发现密封圈套着的活塞杆上,也有了明显的划痕。这可坏了!周皓心里清楚,厂里已经没有活塞杆的备件了。这种情况下,即使换上新的密封圈,也不可能达到实验需要的密封要求。

怎么办?周皓心里有数,无非就是耗上大把的时间,自己通过手工打磨,配合划痕调整好密封圈与活塞杆之间的间隙。没什么好考虑的,放开心中对越积越多的工作的顾虑,周皓埋头苦干起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一次次打磨,组装调试,再打磨,再调试……太紧了不行,会给液压缸的工作造成负担;太松了也不行,因为还是会泄露……偌大的厂房里,一开始大家还在打趣说笑,渐渐地笑不起来了,话也懒得说了——因为实在太闷热了!光是这么待着看着的人,都是汗流浃背,衣衫皆湿。

偏偏这一天的气温,最高达到32度,整个就是三亚盛夏的天气。

课题组5个年轻小伙喜笑颜开打打闹闹走出厂房时,已是华灯初上之时。短短几天的接触,加上这一天长时间近距离的耳濡目染,让这几个年轻的科研工作者对周皓钦佩不已。

“皓哥技艺精湛就不用说了,他身上那种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韧劲,与困难抗争的强大内心,尤其值得我们学习。他就是我们心中的大国工匠!”临别,王建由衷地对三亚日报记者说。

修好压力罐,压在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忙得顾不上吃中午饭的周皓,这才领着三亚日报记者来到已经空荡荡的员工食堂。所幸饭菜虽然凉了却还没撤下,周皓吃上了一早离家后的第一口饭菜。

这一天,周皓付出了大把大把的汗水,收获了满手满衣的油污,为祖国深海科考事业创造的价值,不可估量。

省委第四巡视组进驻三亚市

街头显示屏宣传十九大

“大国工匠”的一个小周末

三亚国际免税城:海南旅游业的“金字招牌”

SOURCE: http://www.sanyarb.com.cn/content/2017-11/15/content_285888.htm

上一篇:意大利队60年来首次无缘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