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背后是满满的互相伤害 爱情中要学会好好说“再见”

严勇杰 绘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碰到情侣闹纠纷,小夫妻要离婚,一般是劝和不劝分。镇海区司法局的工作人员最近却收到了锦旗和感谢信,当事人感谢调解员们在“劝分”上的努力,让双方少了很多痛苦。

“要学会好好爱,也要学会好好说再见。”调解员们感慨,很多情侣、夫妻都有美好的开始,最后却是互相伤害的结局。爱情中,学会友好告别,学会好好说“再见”,也同样是一门必修课。

故事1

90后小夫妻新婚不久闹离婚

女方找了一群亲戚到对方小区谩骂……

“多亏你们帮忙调解,不然我儿子去打架会出事的。要是打官司解决,时间会拖得很长,彼此也痛苦。现在能快速圆满地离婚也算是不幸中的幸运了。”近日,小伙子董亮(化名)的母亲到镇海某调委会致谢。

都说劝和不劝离,这个母亲为什么要感谢工作人员让儿子快速离婚呢?镇海区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讲起一对小夫妻新婚不久闹离婚,鸡飞狗跳,险酿大祸的故事。

一开始,董亮的老丈人带着女儿来咨询,说女儿周梅(化名)结婚没多久就想离婚,可女婿欠了自己10万元,又没借条,怎么办?调解员听完建议调解,于是第二天叫了董亮一家来。

董亮来了后,表示夫妻感情的确出了问题。丈人口中说的10万元钱,是双方结婚前,丈人拿来装修新房的,算是送给小两口的,不是借钱。调解失败,双方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董亮主动找上了调解员,称愿意归还10万元,但要求马上离婚。才过一个晚上,小伙的态度怎么就180度大转弯了呢?

董亮的母亲说:“周梅的10多个亲戚朋友昨天来小区,在楼下大喊大叫,说我儿子欠丈人10万元不肯还,说得很难听。我儿子气不过,想打人。最后报警了,在派出所做了初步协商,我们同意将10万元钱给周梅,但要求马上办好离婚手续。”

调解员打电话给周梅,她答应来调解,表示聘金不会退,而且要求董亮把家电、沙发这些嫁妆都退回来。

当天,从上午九点多到中午,周梅一直没有来,董亮火气上来,认为对方又耍自己。调解员就放弃午休,耐心劝导:“要是打架打伤了人还得被关,好好的工作也没了,你也要考虑年迈的父母啊。你年纪轻,以后会有更美好的人生的。”

后来,周梅和父亲来了,双方为嫁妆争执不下。周梅要求退还全部嫁妆,折现7万元。董亮则认为,家电、家具双方共同在使用,而且有折旧,只肯退还3.5万元。

调解员回头做周梅思想工作,分析这批嫁妆是婚后的,属夫妻共同财产,而且打官司的话,那10万元也没有证据。

终于,双方同意先去办理离婚手续,再来调解室来领取履行款。然而,就在双方去民政局的路上,董亮接到同事电话,称有人在网上发帖抹黑他,还公布了他个人身份信息和单位信息。

小伙的私事影响到了公司的声誉,单位领导要求他处理好家事再上班。这下,彻底惹毛了董亮,气冲冲地回到调解室,一把拎走钱,称不调解了,并且还想起诉李某损害其名誉。

调解员立马向周梅求证此事,周梅并没有回避,说可能是同学发的帖。

董亮的愤怒情绪飚升至极点,调解员只能一面耐心劝解,一面积极为他们出谋划策删帖子。周梅见越来越多人跟帖,也开始慌了,答应跟帖澄清事实,发声明道歉,再到董亮公司向其领导说明情况。

终于,双方在次日离婚了。

点评学会说分手,碰到纠纷先冷静

“调解过程中还有很多细节,非常复杂,双方当事人几次情绪对抗到极点,差点发生不可挽回的事。”调节员说,人说“宁破十座庙,不破一桩婚”,这起调解却是双方都恳求要离婚。

激烈争吵、找人到对方住处辱骂、报警、想动手斗殴、发帖抹黑……可以说各种手段都用上了。

“你伤害的,是那个曾经想相伴一生的人,伤害的也还有自己。”调解员感慨,可能学会怎么说分手,比学会怎么恋爱更重要和迫切。年轻人,遇到感情纠纷,一定要先冷静下来,别因为一时冲动损人害己。

故事2

“我一定要分手,你给我青春损失费!”

怀孕5个月,女孩坚持分手

调解员回忆,28岁的刘婷(化名)第一次来调解时,脚蹬一双细高跟鞋,妆容艳丽,打扮时髦,一点也不像孕妇。

男朋友孙波(化名)25岁,一脸沮丧。

孙波说,刘婷已经怀孕5个月了,却坚持要分手、打掉孩子,还要青春损失费。原来,两个人都是安徽老乡,认识后很快陷入热恋,发生了关系。

3个月后,刘婷便怀孕了,可慢慢地,两个人经常为钱的事发生不愉快。女方干脆提出分手,但表示如果不给青春损失费的话,就要对张波做过激的事情。

在调解室里,两个小年轻又发生了言语冲突。

调解员先稳控场面,安抚双方。等两人情绪缓和后,开始循循善诱,从法律和道德层面入手,分头耐心做双方的工作。

“现在刘婷已经怀孕了,即将迎来新的生命。做引产手术的话,对身体损伤也很大。我建议你们各自留个缓冲期,回家好好想清楚。如果还是执意要分手,3天后再来协商吧。”调解员建议。

3天以后,两人又来到调委会。调解员分别进行一对一的谈心。刘婷仍执意要分手,表示宁愿打胎也要结束这段感情,并要求孙波支付6万元作为补偿。

孙波却仍怀着一丝破镜重圆的幻想。

认识到两人感情已经彻底破裂,调解员采取了第二套调解方案:解除恋爱关系。

调解员从感情和金钱方面着手,耐心开导孙波;又劝刘婷考虑孙波的实际情况,把补偿金额降低。最终,双方愿意做出让步。

孙波同意补偿刘婷4万元,当场签完调解协议书后,孙波一次性支付刘婷3万元。刘婷做了引产手术回来,孙波又支付了刘婷剩余的1万元。

点评主张青春损失费缺少法律依据

调解员说,关于分手费、精神损失费的争议是常见纠纷,但是此类费用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刘婷和孙波因为性格不合等原因分手。在没有侵害对方的人格权利的情况下,一般法律不会支持给付精神损害赔偿金。

但是,女方因为流产等原因将导致身体受到严重损害,可以要求对方给予一定的补偿,具有正当性。

同为女性,调解员提醒处于热恋中的男女,特别是女生,千万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对方负责,对肚子里的孩子负责。

宁波晚报记者王颖 通讯员曹晓芳

SOURCE: http://news.cnnb.com.cn/system/2017/12/13/008708013.shtml

上一篇:融360第三季度净亏损1670万元同比减少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