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带骨灰盒花圈入住酒店 被索赔10万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每个地方都有着不同的民俗习惯

但如果不了解,可能就会犯了别人的忌讳

两个月前,祖籍山西长治潞城市东邑乡的秦安平先生,从陕西省宝鸡市携全家老小三代一行11人驱车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欲安葬去世一年母亲的骨灰。

然而,他将骨灰盒带到下榻的潞城市一酒店后,被店主发现,店主一度不让秦先生车辆离开,并提出10万元索赔,后经多方协商达成了7万元的精神补偿。

目前,秦先生向公安机关报案,警方已立案侦查。

带骨灰盒入酒店,被要求赔偿7万元

据秦安平先生讲,10月1日11时许,他在当地亲戚的带领下,入住潞城市四季金源商务酒店,办理了住房入住手续后,他们陆续将车内物品搬至房间,其中包括母亲的骨灰盒和两个直径50厘米用菊花扎制的小花环。

店主白广斌父子发现后非常生气。秦先生表示不了解当地风俗,向店主赔礼道歉,并提出退房,不要住房押金600元,但店主提出必须拿出10万元赔偿金,否则不让离开,并且关闭了酒店门口的停车电动门,将秦先生的3台车辆堵在院内。

秦先生说,他在多次道歉无果的情况下,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大约20分钟后,110警车及3名公安干警到达现场,民警了解事情经过后称该事情属于民事纠纷,让找当地政府协调解决。

秦先生只好委托在潞城的亲戚四处托人予以帮忙,终于在当天下午6点左右,找到了酒店所在地的瓦窑头村村干部与店主白广斌进行协商,最后协商结果是赔偿8万元。

秦先生说,如此高额的赔偿金,他无力支付,且出门离家时随身没有携带这么多的现金,恳请店主能否给予让步,但对方坚持不让。此时天色渐黑,气温骤降,全家11口人包括小孩子一直在马路边等着。

直到夜晚10点多,店主白广斌勉强答应让1万元,提出必须支付7万元赔偿现金,并要求必须有村干部在场见证,他写出道歉书。无奈之下,他答应了店主的要求,向当地亲戚拼凑够了钱,才离开酒店。

酒店:我们对这事太忌讳了

就此事,记者来到了秦先生所说的潞城四季金源商务酒店,在酒店前台见到了店主白广斌的儿子白鹏成,他向记者讲述了事发当天的经过。

白鹏成说,对方是提前一天预订好的房间,入住时他给他们登记好房间,之后他们一直往房间搬东西,搬了好多东西后他怀疑有个骨灰盒。随后,秦先生从车里又拿着两个花圈上去,他意识到不对,问是在干什么?秦先生说办事呢。

问他是不是拿骨灰盒上去了,他先说没有。再一追问,他说已经摆上去了,连花圈也摆上去了,放在了房间,打算在那里设个灵堂。

“他说第二天下葬呢,今天就在这休息。我说你休息也不能把这些东西拿到这里来啊?你要是悄悄放在车里我们也不知道,咱这个事就不说了,你还光明正大地抬着花圈直接就上了楼。我这是公共场所,这个东西在我们这儿是大忌讳,太忌讳了。当地人风俗习惯都知道,肯定是不能进房间的,大小是个棺材。”白鹏成气愤地说。

“发生了此事后他不但没有和我们道歉,反而和我们吵架。”“这东西一般在当地都是放在坟头,支个小棚子,他竟然把这给拿到了酒店里,是绝对不允许的。”当记者问及发生此事后准备如何解决时,白鹏成说:“我这是公共场所,解决的办法就是赔偿我10万元。”

“这个东西放在房间,放在床上,你让以后的客人如何睡觉?他们办完事走了,我们该如何营业?我们的生意该如何往下做?”“事发当时围了那么多本地人,10万元是我们的精神损失费,我们的酒店不单单给外地人入住,消费最多的还是本地人。那天有别的客人来住宿,我只能说客满,但是房间全部是空的。”白鹏成说。

提及事发后酒店是否扣留车辆时,白鹏成说,当时来了四辆车,他们开出去两辆,只留下两辆车不让出门,门口留有很宽的缝,人可以自由出入。

“我们解决的办法很简单,你要么找政府解决,要么给我们10万元。你解决不了我们心里很不舒服。最后他到处联系人协调,找到了我们村村干部等作中间人,商量下给7万元。同时我要求他必须给我写下道歉书。”

白鹏成说:对方认为是敲诈勒索,但是对于他们不是钱的问题,钱解决不了心理问题,“我感觉此事对酒店太忌讳了,即使赔偿了也感觉很不公平,我不原谅他,没法原谅,心理上的问题金钱是解决不了的”。

民俗专家:

客人做得不妥

85岁高龄的山西省民俗协会理事申双鱼老人对此事件做了点评。他表示,按照上党地区的民俗习惯,骨灰盒一般是不允许带到公共场所的,这一点陕西宝鸡的客人做得不妥。

如果要带着骨灰盒进酒店,首先要和酒店店主打个招呼说明,人家同意你带进去你再带,人家如果不同意就不能带进去。从以上的事例中看出客人在没打招呼说明的情况下偷偷带进去显然做得不对。

店主象征性地要求赔点钱也能说得下去,但是索要10万元赔偿我认为比较多,赔7万也是个不小的数字,显然不合乎常理。

律师:

店主行为带有“胁迫”之嫌

就此事,记者走访了山西英佳律师事务所的原冰律师。原冰律师讲:目前我国并无禁止或限制携带、运输骨灰的规定。但一般讲,非亲属对他人骨灰是有避讳的,按酒店业主讲,客人甚至准备在酒店房间临时设置灵堂则更是不妥。

酒店认为客人携带骨灰入住会对酒店的正常经营和其他入住客人产生不适的心理担忧可以理解。酒店业主可以拒绝秦某携带其亲人骨灰入住的需求,但酒店业主采取限制秦某车辆离开的方式强行索要赔偿的行为方式不当,有“胁迫”之嫌。

其最终索要7万元的赔偿款是否有依据,以及与给其造成的负面影响或心理不安是否相当,有待商榷。是否“维权过度”、是否构成刑事犯罪则需司法机关进一步调查后依法认定。

如果秦某认为酒店业主的行为有“胁迫”,秦某给予的赔偿款违背了其真实意思,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条规定,“一方或者第三人以胁迫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受胁迫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

秦某可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受到胁迫为由要求撤销给予酒店业主的赔偿,并返还其支付的赔偿款。

( 编辑: 张静怡 )

SOURCE: http://sj.cbg.cn/sjtxw/2017/1217/9555365.shtml

上一篇:“数字规划”助力廊坊智慧城市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