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谁在制造文明冲突?周有光说得活过百岁你才清楚

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石

12月16日上午,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举行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成立大会上,著名剧作家、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王石先生在致辞时,回忆起23年来《今注本二十四史》编纂的曲折艰辛,周有光先生曾对他说:有些事情不能太急,你活过100岁就清楚了。

王石认为多年来人们在批评亨廷顿“文明冲突论”的时候,应该反思我们为化解这种文明冲突做了些什么?很大程度上我们也是这种文明冲突的制造者。

以下为讲话实录:

尊敬的梦溪先生,各位领导和学术界的同仁,我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点感受。

23年前,也就是1994年我所服务的中华文化促进会举行了一个《今注本二十四史》编纂出版工程的开笔典礼。我们的想法是能够对原有的二十四史的文本做注释,把历代学人对二十四史的研究以注释的形式放在二十四史的文本里。

因为二十四史只有前四史有残缺的古人注释,在阅读和研究方面是非常不便的。这件事情我们联络了300多位学者,分了24个组来进行注释。第一是注释,第二是改正记错了的历史。

23年时间,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总编纂张政烺先生过世了,副总编纂何兹全先生过世了,二十四位主编有一半已经过世了,但是这本书到现在只出了三册,只出了三个史。

这件事情我好多次说起来,心里边都非常地不舒服。天津大学的一位教授把他和他的学生一起写完的书稿放在桌子上,码得很整齐,然后他就走了。

每次想到这个事情我就觉得对不住这些学者,也没有让他们在生前看到这部书的出版。23年二十四史的注释一共1亿5千万字左右,到现在我们可以说基本上做完了,终于已经可以纳入出版计划了,可是这23年的过程让我们倍受折磨。

我在这里说这件事,是想说这些年来我觉得这就是学术界面临的一个环境、困难。整个社会是以财富为中心的,是经济中心主义的,在学术、艺术、人文、研究方面,面临太大的困难。

周有光先生106岁生日的时候我去看他,他很高兴。我跟他说这些事情,他说王先生,你太着急了,你缺少耐心。我跟你说有些事情你活过100岁你就清楚了,你现在还是太年轻了。

我说周先生可能有很多事情照你那么一说,我就永远也搞不清楚了,因为谁能够像您那样一下活到106岁。他今年1月去世的,112岁。老人非常健谈,他就说有些事情不能太着急的,太着急就是你太主观主义了,你自己的愿望太强烈了,你知道这个社会会跟着你的愿望走吗?他说罗马帝国灭亡的时候是公元400多年,从公元400多年到1400年文艺复兴,走了多久呢?走了1000年。

在这1000年里边,人类的精神倍受折磨,可是1000年过去以后,人有没有忘了自己呢?有没有死心呢?还是没有死心,这个心死不了,人类追求精神和完满的心是不会死的。

所以过了1000年来了文艺复兴,来了关于神权和人权的讨论,神性和人性的讨论。然后古希腊罗马那种开朗、快乐的精神又回来了。所以你还要等1000年。

没关系,要有耐心。周先生给我很大的一个鼓舞。

另外我想到周先生还说过,人类生活在双文化之中。他一直讲这个观点。一个是国际、现代的文化,一个是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每个地区、每个国家、每个人都生活在这样一种双文化中间,但是他觉得我们对于国际现代文化这一块重视得非常不够。

我们现在有理由重视,为什么?因为习主席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一个重大的思想。在这样一个思想之下,来考虑文化的时候,我觉得就应该充分地看到人类共同的文化。

事实上,我们今天也生活在这种共同的文化中间,享受着这样一种共同的现代文明。我们不应该享受着人类共同创造的现代文明,然后看不到这种文明,而只看到自己的传统文化。

我们多少年在批评亨廷顿先生的“文明冲突论”的时候,我们为化解这种文明冲突做了些什么?我想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这种文明冲突的制造者,今天应该停止这样一种制造。

我甚至感觉到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新一波全球化的标志,标志我们大家应该有一个共同原则,这就是我们的共同利益,不是国家利益、民族利益至上,而是人类的共同利益至上。

谢谢各位!

【相关链接】

SOURCE: http://news.ifeng.com/a/20171218/54257515_0.shtml

TAG: 王石

上一篇:林祥雄:野蛮基因仍在人类的深处 人文关怀应放眼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