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称“共享经济”遇瓶颈:年内19家初创企业“阵亡”

参考消息网12月19日报道 港媒称,回顾过去一年,“共享经济”在内地经历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沦为创业阵亡的重灾区,至少有19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

据香港《经济日报》网站12月18日报道,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与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内地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5万亿元,比2015年成长103%。

不过报道注意到,有媒体引述品途商业评论统计指出,分享经济历经一年多爆发式成长后,今年猛然剎车,沦为创业阵亡的重灾区。统计显示,2017年截至目前,共有19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

其中包括7家共享单车企业、2家共享汽车企业、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1家共享租衣企业、1家共享雨伞企业和1家共享睡眠仓企业。

报道指出,从6月13日“悟空单车”打响共享单车倒闭的第一枪后,“阵亡潮”接踵而至,至今已有7家倒闭还积欠大笔押金。自2014年问世以来,共享单车盈利模式尚不明朗,经营现金流持续为负。

报道称,共享充电宝项目今年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网红”。据IT桔子统计,2017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投资总额超过10亿元。然而截至11月,7家企业已走到项目清算阶段。

报道称,打出“减少私家车,有效治堵”的共享汽车,标榜“几块钱开豪车”,一度在网络火红,但很快荣景就没了。“友友用车”3月就因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而停止运营;10月23日下午,共享汽车EZZY也突然宣布解散、清算。

港媒援引内地媒体报道称,共享“e伞”于6月16日正式登陆桂林,首批投放量达到2万把。不过仅仅半个月,共享雨伞就陷入了无伞可借的尴尬。

7月,因大量雨伞被破坏、私占,盈利模式不清晰,“e伞”一夜之间倒闭。

另据报道,11月底,有8000万融资在手的“多啦衣梦共享租衣”App显示无法正常营运,页面呈空白状态。面对退钱要求,多啦衣梦抛出一句话:“要钱没有,用衣服来抵。”

报道称,此外,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今年陆续出现“共享睡眠舱”服务,半小时6元,里面有恒温空调、小风扇、WiFi、插座等设备。然而,7月21日晚,北京警方表示,“享睡空间”在全市设立的16处场所已停止运营,并立即进行拆除和撤离工作。

漫画:押金难退

【延伸阅读】西媒称中国共享单车面临巨大泡沫 部分企业举步维艰

参考消息网12月1日报道 西媒称,成百上千色彩斑斓的自行车被遗弃在中国大城市郊区的景象开始变得越来越常见,这是共享单车行业巨大泡沫的另一面。

尽管城市交通日新月异,也获得了大笔资金的投入,但这一商业模式的可行性却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1月29日报道,大约两年前,中国数家创业公司投身到这个所谓的“自行车优步”领域,每家公司的自行车都拥有其独特的颜色(橙色的摩拜单车、黄色的ofo单车、蓝色的Bluegogo单车以及数不胜数的其他颜色的自行车),这些公司将数百万辆单车投放在中国的主要城市中,这一机制因简单、实用和廉价受到了广大市民的追捧。

报道称,这种商业模式的秘密在于自行车数量众多,并且每天都会有很多人使用。而如果最后一个条件无法实现,那么生产自行车的费用几乎就无法填补,最终就会演变为数量众多的共享单车堆积在大城市已经拥挤的街道或人行道上的情景,因此政府常常进行特别的“清洁行动”。

报道注意到,最近,一些图片令厦门市成百上千的网民目瞪口呆。在郊区,两辆重型起重机试图与一座自行车小山作斗争,这些自行车堆积在一片面积相当于一座足球场的区域中。

很多网民都在网上转载了这些图片,并评论这堆色彩各异的自行车是“一项艺术品”。

报道称,然而事实却更加触目惊心。数量众多的自行车供过于求,导致一些企业举步维艰。Bluegogo公司是进入这一领域的第三家公司,日前公司宣布由于融资困难停止运营。

这个冬季对于很多公司而言都是挑战,尤其是小公司,不只是因为天气寒冷导致骑自行车很费劲(收入也随之下降),也因为对投放在城市中的自行车数量限制的政策会生效。

(编译/廖思维)

航拍的上海市静安区违停非机动车整治清理临时集中停放点。新华社记者方喆摄

(2017-12-01 00:19:01)

【延伸阅读】日媒:中国共享单车进入“淘汰赛” 公众担忧押金退还问题

参考消息网11月29日报道 日媒称,中国急速发展的共享单车迎来了转折期。除作为行业大公司之一的小蓝单车破产外,还不断出现用户不再使用单车时得不到押金返还的情况。

单车骑行激烈竞争导致价格战白热化,整个行业开始进行淘汰。

据日本《每日新闻》11月28日报道,自本月中旬小蓝单车破产消息公开以来,中国的社交网站上出现了许多用户发泄不满的帖子:“还我押金”“给公司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

报道称,中国共享单车服务真正始于2016年。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里,有超过70家公司加入这一行业,仅在国内就有1600多万辆单车被投放在街头。

但是,由于各公司经营机制大致相同,为了与其他公司竞争,各公司纷纷开展的免费骑行活动已经常态化。

报道表示,要使用共享单车,注册时需要支付100元至300元不等的押金。用户退出使用时,公司会返还押金。但据说,由于缺乏远见的价格竞争,许多公司早就把押金用于公司运作了。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各公司从用户那里收到的押金超过100亿元。运营公司方面解释说,“通过提供大数据赚取利润,免费骑也没问题”,但大公司的破产说明了自行车行业的情况。

日媒称,突然停止服务或者迟迟不退押金的运营公司不断出现,行业内的混乱局面似乎还会扩大。

报道称,发生上述情况的原因是,该行业巨头推行了垄断战略。共享单车最大企业“ofo”得到了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的出资,而其竞争对手“摩拜单车”则有腾讯公司出资。

在网络巨头充裕资金的支持下,两家公司率先发起免费骑行竞争,最终占据了共享单车九成的市场份额。

报道称,两家公司还积极进军海外,发挥着共享单车服务推广的先遣作用。但是,街头放置单车等服务方面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有时在国外也酿成社会问题。

正因为共享单车在日本也出现了普及征兆,所以其发源地中国的现状引人关注。(编译/刘洁秋)

资料图片:中国共享单车现身华盛顿(2017年9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殷博古摄

(2017-11-29 00:15:00)

【延伸阅读】中国大学给日企高管开“总裁班”:学习什么是共享单车

参考消息网11月26日报道 日媒称,上海交通大学是一所拥有100多年历史的名校。2015年底,上海交大主要面向日企高管推出了实战型经营课程。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11月22日报道,互为邻国的中日之间有很多文化和想法的差异。虽然有两万多家日企进驻中国,但由于没有充分理解中国的思考方法而发生纠纷和失败的情况也不少。

报道称,为了从历史、文化和商业等多方面加深对中国的理解,上海交大面向有困惑的日企高管开设了“中国经济新常态总裁班”。每月授课一次,充分利用周末上午9点至下午5点的时间,一年讲授30~40个项目的课程。

报道称,除交大教授之外,授课教师还有政府下属智囊组织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和企业经营者等。此外,还有邀请专业歌手上课的卡拉OK课程。

“大家认为中国共享经济迅速扩大的原因是什么呢?”在10月下旬的一次课上,针对爆炸式普及的共享单车等新服务的机制、业务模式和课题,实际涉足共享产业的企业经营者站上了讲台。

报道称,对于普及的移动支付机制、严重的交通问题等中日不同的社会环境等内容,很多学员认真地记了笔记。

报道称,2016年第一期“中国经济新常态总裁班”有10名学院,今年第二期有八名学员。年龄从20岁~50多岁,来源分布广泛,包括企业和金融等多个行业。

34岁的学员七岛泰介表示,“通过与有不同知识和经验的人展开讨论,会有新的发现和感悟”。课后大家经常一起聚餐,这种跨行交流也很有吸引力。

报道表示,实际上,学员还有访问中国企业和机构的机会。50岁的后藤好美是2016年第一期的学员,她回顾道:“能参观平时进不去的地方,增长了见识”。

(2017-11-26 00:20:01)

【延伸阅读】港媒称共享单车退潮后共享手机涌现:陷阱还是馅饼仍未知

参考消息网11月24日报道 港媒称,内地共享单车潮退之际,共享手机平台“享换机”近日宣布完成1.1亿元人民币融资,期望把手机租赁业务迅速做大。

但分析认为,共享手机行业需要“烧钱”占据市场,加上涉及信息安全及隐私,共享手机是馅饼还是陷阱仍是未知。

据《香港经济日报》网站11月23日报道,共享行业再现大额融资,享换机近日完成1.1亿元天使轮和A轮融资。享换机CEO表示,融资将主要用来打造消费场景,在扩大销售渠道的同时提升消费体验。

报道称,享换机网页显示共享的手机型号包括最新iPhone X;设分期租用,每天低至3元,有分析认为,这对于手上钱不多,又喜欢常常换款式的年轻人来说,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互联网时评人张书乐指出,共享手机与手机租赁服务相比换汤不换药,在当下手机更新迭代加速的环境下,多数共享手机平台是通过租赁来实现手机销售。

同时,共享手机的消费群体都不明确,此外,通过手机租赁模式形成的庞大过气二手机堆积,这部分手机产品的处理也将是个难题。

张书乐指出,在共享经济的泡沫热度下,共享手机如不加速融资、“烧钱”,发展前景将堪忧。

同时,也有分析指出,如何确保用户的信息安全及个人隐私的保护,是共享商家必须解决的。目前,共享手机市场已经初具规模。

报道称,另一方面,共享单车与共享手机一样需要确保融资,有指共享单车潮退,资本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把各路平台席卷进去,但并不会对它们的未来负责。

小蓝单车倒下了,和小蓝车一样处境尴尬的还有退不出押金的酷骑单车。而再之前的悟空、3Vbike等共享单车公司,都因单车被盗、资金紧张等原因停止运营。

对于共享单车来说,如果不能拿到融资,基本很快就会被市场清理出局。

资料图片:9月7日,几辆共享自行车停放在北京东三环辅道路边。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2017-11-24 00:16:01)

SOURCE: http://news.ifeng.com/a/20171219/54289851_0.shtml

TAG: 共享

上一篇:上海浦东陆家嘴一商务楼深夜起火 现场火光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