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寻根避谈中国血统

日本人种的来源,在日本国内是一个一直存在争议的话题。不过即使日本人承认有来自中国的血统,也并不能增强他们对现在中国人的亲近感。

已历经百余年的日本“时代祭”将每一个时代的人物服装及民俗风情具体呈现。

“通过分析基因,证实现代日本人是由日本列岛的原住民‘绳文人’和来自朝鲜半岛的‘弥生人’不断混血形成。”11月1日,日本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的研究小组在由日本人类学会编撰的《人类遗传学杂志》网络版上发表最新报告称。

实际上,关于现代日本人是绳文人和弥生人混血的学说,早已有之,只不过此次研究成果通过大量检测基因,可信度更高。日中创职协会久永事务所泽田笃志说,最近这个结果发表以后,日本国内也出现了争论。

其实,关于日本人起源的各种争论一直没有停息。无论是从人种学,还是文化角度,都是众说纷纭。

日本长期苦心调研人种来源

旧石器时代后,约公元前145世纪至公元前10世纪,日本存在绳文时代文化,制作绳文陶器的新石器时代人被称为绳文人。绳文文化包括制造磨制石器、使用陶器、存在狩猎采集经济以及出现定居社会等。

而弥生时代是除去北海道和冲绳之外的日本列岛的时代区分之一,一般认为是公元前3世纪中期(存在争议)到公元3世纪中期,是稻作技术传到日本,日本开始种植水稻的时代。

弥生时代被认为是从拥有稻作技术的人类集团从日本列岛外移居到九州北部后开始的。

研究小组分析了已经公开的本土出身者(主要居住在关东地区)、中国人、欧美人等约460人的DNA(脱氧核糖核酸)数据,并新增加了71名阿伊努民族(北海道的原住民)和冲绳人的数据,结果发现,日本人全部接受了绳文人的基因,而且本土人与弥生人的混血程度也很大。

日本人种的来源,在日本国内是一个一直存在争议的话题。由华侨创办的中国通讯社营业部长姜德春说,他以前听几个日本人聊天时,听到他们之间互相询问彼此的祖先,有的说自己的祖先来自北方,有的说可能是南方(南太平洋),也有的说是和蒙古有渊源。

泽田笃志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现在普遍看法是,日本人是从亚洲大陆北方进入日本列岛的集团、从中国南方流入的集团以及南方海洋民族的混血人种。

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埴原和郎基于测量骨骼的观点,认为最初来到日本的南方蒙古人种绳文人,和此后来到日本的北方蒙古人种弥生人混血之后,形成了现代的日本人。

而阿伊努人,是几乎没有和北方蒙古人种的弥生人混血而进化的南方蒙古人种绳文人。

但是,随着基因研究的发展和考古学的新观点,最近还出现了“日本人起源于贝加尔湖畔”的学说,认为日本人起源于俄罗斯联邦布里亚特共和国的贝加尔湖周边。

大阪医科大学名誉教授松本秀雄在《日本人从何处来——通过血型基因解读》一书中指出,基于血液学、遗传学以及分子生物学立场,他认为日本民族起源于东北亚的贝加尔湖畔,迁徙到日本的可能性很大。

而前千叶大学教授加藤晋平在《日本人来自何处》一书中也指出,1万多年前覆盖东日本的带有楔形细石核的细石器文化,是从贝加尔湖周边扩散开来的。

宣称“数十万年历史”的考古大丑闻

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日本出现了一股“寻种热”。随着生活的富裕,人们开始关注自身的起源和文化根基。不过在寻种的过程中,也产生过大丑闻。

2000年11月5日《每日新闻》报道指出,业余考古学家藤村新一发掘的日本前期和中期旧石器时代遗物和遗址,都是捏造的,这是日本考古学界最大的丑闻。

在丑闻曝光时,藤村新一是民间研究团体“东北旧石器文化研究所”的副理事长。他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开始造假。他不断挖掘出研究人员期待的石器或者是从被寄予希望的古老地层中发掘出石器,由此成为研究人员不可或缺的帮手,被称为“神手”。

他发现的文物90%是他自己从表面采集或者发掘的,其他人挖掘的则是他事先埋到土层中的。他埋藏和挖掘出的石器,都是他事前在其他遗址调查后收集的绳文时代石器。

他捏造的“伪遗址”,以宫城县为中心,甚至波及北海道和关东地区南部。

最初,有人指出不可能有这么古老的前中期旧石器,但是由于藤村新一的发掘成果,获得了强有力证据,日本的旧石器时代追溯到70万年前,属于是亚洲最古老的级别。

对于这些惊人的成果,一些团体呼吁将相关遗址列为国家史迹,还在文化厅主持的特别展览中展出石器。日本的东北地区很多地方政府还举办特产品展览和观光活动,宣传“我们的城市拥有数十万年的悠久历史”。

这也反映了日本希望竭力将本国文明史往前推的心理,由于这种心理而乐于接受所谓的“证据”,日本考古学界也不能幸免。

由于捏造丑闻曝光,日本前期和中期旧石器研究完全瓦解,东北旧石器文化研究所“学说根基崩溃”,不得不解散。而且,不仅捏造的遗址被取消了认定,日本史教科书中关于石器的记述也被删除。

日本考古协会在事件曝光后建立了特别委员会,2003年5月发表了调查报告指出,藤村新一捏造的范围跨越了旧石器时代,甚至波及绳文时代。

伪造旧石器事件曝光后,日本旧石器时代史大幅缩水,日本列岛尚未确认存在数万年前的人类痕迹被认为是比较妥当的观点。

“天皇为外来家族”说法并无实证

从文化的角度,日本学界、舆论界亦探讨过日本人的起源,甚至有人提出质疑,称日本天皇家族是外来家族。

根据日本宪法,日本天皇是国民统合的象征,皇室目前在日本依然拥有尊崇的地位。但是,天皇家族的来源本身就是一个谜。根据日本的神话,天皇家族是天照大神的子孙,是“天孙降临”,所以天皇没有姓氏,只有名字。

日本第一代天皇的建国日被定为公元前660年,比秦始皇统一中国还要早。不过天孙降临的地点是在九州宫崎县的高千穗山,如今显然是比较偏远的地点。

神武天皇东征,也是从宫崎向东。在古代日本,现在比较偏远的岛根、鸟取等靠近大陆的地区是文化最先进的。而关于神武天皇,有学者就认为有可能是带着童男童女东渡的徐福。

天皇家族的家徽是菊花。而菊花是日语中唯一一个没有日本固有读音的“训读”,而只有模仿汉语读音的“音读”的词汇,所以有的日本人认为天皇家族可能是外来家族。

不过由于宫内厅不允许发掘被列为天皇陵的古坟,所以无法找到直接证据。

有日本学者指出,实际上,考虑到日本周边的海流,从中国东部和南部渡海到日本是极为自然的。现在比较偏远的岛根县,在日本历史上确实是文化非常发达的地区。

《古事记》中的神话有三分之一以岛根县为舞台。岛根县突出到日本海,所以移民顺着对马海流,到达这里,使这里的文明率先发达起来是很自然的。

来自中国的移民,也有可能到达九州的鹿儿岛或宫崎,或者是从北九州到达濑户内海。而广岛县的“吴”,以及日本海古称“越前”、“越中”和“越后”的福井县、富山县和新潟县等,都引人遐想,有可能与中国古代的吴国和越国的移民有关。

在文化角度论证中,“照叶树林文化”一词经常被提及。“照叶树林”就是指常绿阔叶林,是从日本西南部到“台湾”、华南、不丹和喜马拉雅的一种植被。

这种学说是日本文化人类学者中尾佐助和佐佐木高明于上世纪70年代提出的一种假说。

这种假说认为,构成日本生活文化的基础的几个要素,集中在以中国云南省为中心的“东亚半月弧”中。从这一带经过长江流域和台湾,到达日本西南部的照叶树林地区,拥有共同的文化因素,是从共同的起源地传播的,存在类似文化的地区被称为“照叶树林文化圈”。

这一地区生活的民族的文化因素中,很多与森林和山岳密切结合。

日本人忌讳和中国“沾亲”

一位日本老者曾告诉记者,日本人可以笼统地认为有来自亚洲大陆的血缘,但日本人大多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记者从一些日本人的言论中也可以看出,不少日本人忌讳和中国“沾亲”。

在日本历史中,“渡来人”是一个经常被提及的词汇。渡来人广义上是指从海外来到日本的人,作为历史用语,多指从4世纪到7世纪左右,从中国大陆以及朝鲜半岛移居到日本的人。

渡来人给日本带来了稻作、冶铁、建筑、宗教以及最重要的文字——汉字,这毫无疑问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秦始皇派遣童男童女以及徐福东渡,在日本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这个所谓的渡来人,一直持续到唐初。

可见,如果说日本人是混血,那么无论从现代日本人所具有的东方文化特征,还是和中国大陆的地理关系来看,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中国的见解应该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即使日本人承认有来自中国的血统,也并不能增强他们对现在中国人的亲近感。此外,虽然日本从中国吸收了大量文化,但是并非大多数的日本人对中国文化表示出尊敬。

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推行皇国史观,妄自尊大,对日本人贻害很深,直至今日。

“中国”、“中华”的字眼至今令一部分日本人耿耿于怀,认为这是对日本的歧视,表明日本是边缘的国家。甚至有些人乐于用甲午战争之后日益带有贬义色彩的蔑称“支那”来指代中国,石原慎太郎就热衷此道。

SOURCE: http://discovery.163.com/12/1113/11/8G6HN2C2000125LI.html

TAG: 日本 中国

上一篇:苹果与高通争端升级 传库克将于6月27日出庭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