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申花球员蹲局子,主教练徐根宝为何亲自爆料? | 甲A风云

肆客足球推出系列策划《甲A风云》,最传奇的年代,最怀念的他们。

站在虹口体育场的教练席前,徐根宝显得极其专注,不断朝场内嘶吼着。纵然周身尽是此起彼伏的助威声,但他的喊声依旧能够穿透所有声响,一次次震动着弟子们的耳膜。

另一边,作客上海的迟尚斌则显得忧心忡忡。要知道,大连万达已经三球落后了。

更要命的是,他清晰地听见徐根宝依旧在喊:“别放松!继续抢逼围啊!”

没人知道徐根宝当时的心境,但在看台上已经有了“桃子熟了,就要去摘”的说法。

只是,3-0的比分依旧无法令徐根宝满意,因为他的球员们出现了些许的懈怠。然而他也有些庆幸,因为他知道球队之所以能改头换面,还是因为赛季前所发生的一系列风波。

1995年,上海申花将大连万达挑下了王座

“在德国,俱乐部、教练员和球员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子的呢?”站在施拉普纳面前,刚率队打完首届甲A联赛的徐根宝毕恭毕敬地问道。

事实上,尽管以三甲成绩超额完成了保六目标,但徐氏带队风格却颇受争议,以致于高层对续约与否产生了动摇,甚至还暗中在球员间搞了一次关于徐根宝的民意测验。

“球员对主教练负责,主教练对俱乐部负责。”

“如果队员向俱乐部反映主教练如何如何,”徐根宝追问道,“俱乐部应该怎么办呢?”

“一脚踢回去!”施拉普纳毫不犹豫地回答。

“什么是职业化?”徐根宝曾就此当面请教老上司施拉普纳

得到如此坚决的答复后,徐根宝原本有些黯淡的双眼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犀利。他明白,自己现下的处境绝非职业化足球应有的状态,是时候向俱乐部方面索要属于自己的权力了。

回想一年前,在上海申花成立大会上,徐根宝侃侃而谈着自己对于职业化的理解:“做主教练,我就是一个打工的,是为老板打工的,一切都听老板的。”

或许,这样的言论在当时再普通不过,但若放置于职业化的洪流之中,则显得极为业余。

从徐根宝的就职演说中,球员们得到了“老板才是当家人”的信息。是以在1994赛季,他们才敢屡屡无视主帅的要求,甚至几次三番地越级告状。更令徐根宝气愤的是,俱乐部一度站在了球员的身后。

如此的暗流涌动一直延续到1995年的季前集训。趁着徐根宝前往成都参加足协会议的间隙,有恃无恐的球员们竟而半夜翻墙外出。

不巧的是,就在他们流连夜店之际,遇上了公安部门的扫黄执勤。

徐根宝从上海名宿王后军手中接过了申城足球的大旗

身在异地的徐根宝忍无可忍,将自家球员蹲局子的事情捅了出来,甚至当着众多足坛名宿的面,说出了那段经典的理论:

“在中国现在的特殊情况下,被队员反对的教练是好教练!而队员没意见的教练,大概有点问题了!”

回到申城之后,徐根宝开门见山地向高层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知道,如果延续上赛季那种伪职业的做法,自己迟早要倒在场外的林林总总之中。如果高层无法满足自己的要求,如此的帅位不要也罢。

“第一,我对俱乐部去年搞的民意测验仍然耿耿于怀;第二,希望参照国外先进的管理模式,球员对我负责,我对俱乐部负责,如果有球员越级反映,希望俱乐部把他踢回我这边。”

其实,对于徐根宝在蜀地的开炮,高层本来颇有微词,但他们终究在“支持主帅”这一原则性问题上走了弯路。因此,面对有备而来的据理力争,俱乐部方面只能偃旗息鼓,并正式确定了“总经理领导下的主教练责任制”模式。

徐根宝用冠军证明了:不被球员反对的,不是好教练

多年之后,迟尚斌曾这样比较徐根宝和自己的不同:“人家就有这个命,敢于向领导表达自己。(而我)又怕这个,又怕那个,(怕)给领导添麻烦了,给别人添麻烦了,比较保守。”

身处那个时代,向领导表达自己多少有些以下犯上的意味,更何况连徐根宝起初也认为自己只是个打工的。若非施拉普纳的肯定,恐怕徐根宝至多只是一个“不错的主教练”,而远不能达到“出色的管理者”这样的水准。

解决了困扰自己一年的问题之后,徐根宝意气风发地接过了董事会颁发的续约聘书,并再次在新闻发布会上断了自己的后路。他说:“如果完不成前三的指标,我自己炒自己的鱿鱼!”

这段没有华丽辞藻的豪言壮语,随着媒体的传播而成了路人皆知的都市传说。只是,摆在徐根宝面前的却是一大堆的问题。

1995赛季,上海申花可谓春风得意

早在续约商谈期间,徐根宝就提交了一份包括黎兵、郝海东、胡志军以及莎沙的引援名单。

然而,黎兵被广东宏远截胡,郝海东因八一队性质无法转会,胡志军受困于广州体委不放人,莎沙则因为经纪人跳票而不了了之。

其次,伴随着大连万达工资信息的不胫而走,身处上海的球员们也开始蠢蠢欲动。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即使是拥有球队顶薪的范志毅,在大连球员面前也是低人一等的心态。

再者,由于抢逼围的风头过猛,越来越多的对手选择退守不攻,直接引发了球队非平即负的糟糕开局。当时,沪上媒体一度打出了《申花队,你的前锋去哪里了?》、《看不懂的徐根宝》之类颇具攻击性的标题。

冠军之师,也并非一帆风顺

回头来看,如同迟尚斌所说的,徐根宝就是有这样的命。当诸多不顺接踵而来之际,他总能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

就在转会相继泡汤之时,徐根宝再次飞往了俄罗斯。

相较于一年前“引进就是胜利”的尝试,如今的他却似一位熟门熟路的老司机,仅花了一天就签下了门将高佳和前锋瓦西里。事实证明,是年夺冠正是得益于前者的出色表现。

回国之后,徐根宝又马不停蹄地展开了全队的续约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他不仅给所有弟子大幅提升了收入,更是为队内核心争取到了住房。如此这般,原本弥漫在队内的朝三暮四之气瞬间烟消云散。

甲A时代的第二年,范志毅和李晓的工资已经与主帅持平了

至于破解大巴战术,徐根宝更是出人意料地将后防中坚范志毅推到了前腰位置,并辅以队内新星谢晖、祁宏组成了威震天下的申花三剑客,更造就了“谁敢横刀立马,唯我范大将军”的时代。

事实上,曾有不少人提议,应该将人高马大的范志毅推上锋线。不过,徐根宝知道,如是调整像极了谢逊的七伤拳,虽可解决锋线疲软之急,但又会引发中场羸弱之困,是以他才会坚持将这枚杀手锏安插在前腰位置。

纵观中国足坛,能像范志毅这样一夜之间成为联赛金靴的中卫怕是难觅其二。

与此同时,像徐根宝这样大胆改造坐下弟子并激发出其自身都不知道的能力,这样的主帅怕是也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人才了。

因为恩师,范志毅缔造了属于自己的时代

2-0广东宏远,4-0济南泰山,3-0大连万达,3-1天津三星,1-0延边现代,1-0北京国安,1-0四川全兴,4-1辽宁,2-0广州太阳神,2-0青岛海牛。从第8轮到第17轮,5主5客的10连胜让1995年变成了申花年。

有趣的是,早在主场迎战北京国安前,徐根宝就曾预言了那个赛季的结局。

在自传《风雨六载》中,他如是记录——

星期六,我按惯例请客队教练到白玉兰宾馆喝早茶。也许由于主帅与主帅之间要避嫌,金志扬没有来,派了杨群和李松海、郭瑞龙来。

杨群忽然对我说:“今年,我们国安的命很好。你看,我们班子里四个人的名字多响亮?金龙杨海(金志扬、郭瑞龙、杨群、李松海)。”

杨群的言外之意,就是国安今年不得了,有冠军相。我说:“是啊,你们国安的命很好。但是,今年我们申花的运气好。也许,今年是国安的命,申花的运。”

没有徐根宝,就没有95申花

这一年,申花确实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拥有了一个徐根宝。

尽管也存在“不是申花不可一世,而是对手时运不济”的论调,但不可否认,相较于大连的迟尚斌,徐根宝拥有无上的管理权;相较于北京的金志扬,徐根宝拥有铁血的战斗欲;相较于广东的陈亦明,徐根宝拥有过硬的自制力。

这一年,属于上海申花,这一年,更属于徐根宝。

上一篇:武鸣警方:心系群众,巧化纠纷

精彩推荐
分析师: 苹果高通纠纷至少持续
无机化学家计亮年院士
999美元:AMD全新Vega
盖茨:对消灭脊髓灰质炎感到乐
2017中国创投夏季峰会
谷歌神秘新系统有了图形界面
教学中为何要强调学生的“责任
美议员问“火星是否有文明”被
诺基亚产品线延至健康领域
辟谣|茭白还分“公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