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赚数百,三日就出师:这样的医美,年轻姑娘们还前仆后继?

“现在国家没有管,所以这几年的利润特别高,想赚钱就趁机赶快赚了,你要等他管到你的再赚吗?”

——微整形药商艾轮

医院“店大欺客”、微商物美价廉?

艾轮看上去总比他的潜在客户急:急着帮他们变美、急着替他们省钱,甚至急着帮他们开辟财路。

从事微整形中介不过几年,艾轮对精准击中年轻人爱美、怕风险、想省钱心理的那套话语早已烂熟。他的微信朋友圈日均更新30条,从水光针注射的小秘密、美白针有哪些奇效、溶脂针如何令人重返青春到敦促爱美人士行动起来的呼吁,铺天盖地传递着变美的焦虑。艾轮的最新一条朋友圈写着,“变女神公式:面诊咨询+交费+打造=我变漂亮了;我要变美+问朋友+商量+考虑=我怎么还是老样子。”

26岁的艾轮原本是湖北某电视台的新闻主播,尽管外形周正,但对自己的鼻子和下巴依然不甚满意。花1.3万在医院注射了四支伊婉(注:某韩国玻尿酸品牌)后,嫌贵的艾轮决定自己入行。

艾轮自称拥有韩国和欧洲邮寄来的正品货源,玻尿酸、肉毒、溶脂、美白等针剂应有尽有。医院里每支8800元的乔雅登牌玻尿酸,艾轮只卖1600元;如果花500元成为艾轮的代理,进价还能更实惠,不到1000元就可拿下。

除了零散的客源,许多美容工作室也从艾轮这里进货。在艾轮看来,医院“店大欺客”、“特别黑”,地皮、水电和人力开支也成本不菲,“完全没接触过微整形的有钱人才喜欢在医院被宰”。

艾轮的收入起色很快,不久前他辞掉了原本的工作,专职在家做中介。客源并不难找,微信、QQ群、贴吧都是他的阵地。

中国医美市场过去几年实现了较快增长,从2011年的225亿,上升至 2015年的510亿,年平均增速21%以上。

而从医美次数角度估算,我国2015年医疗美容次数(包括手术与非手术)约为 635 万次,预计未来几年市场年复合增速为 15%,2020 年达到 1110万次。

用更直观的数字解读就是,在当前如此庞大的市场里,即便是艾轮的兼职下线,销售月入过万也非难事。

2017年4月22日,天津市一家医院的医学整形外科开设“大学生就业整形专场”。 (CFP图)

针剂师几日速成,

免注射费骗模特当小白鼠

艾轮的顾客多是大学生,为美支付高额成本的同时不免囊中羞涩。除了发展下线,艾轮也会为顾客热情推荐“靠谱的工作室”,甚至介绍注射培训课程。

艾轮推荐的课程不需要医科背景,交8800元、培训半个月就能出师。根据目前的市场价,单次针剂注射收费500元,顾客通常不止需要注射一针,算上针剂的提成,一间工作室每天只需2、3个顾客就能稳赚几千。在艾轮口中,注射玻尿酸、肉毒杆菌、美白针和溶剂针并非由医生垄断的技术,“一两天就能学会了”,和“绣花”一样,“做多了经验就出来了”。

2014年10月28日,武警广东总队医院,患者小菲因网购“玻尿酸”进行注射引发鼻梁肿大,图为医生为小菲做检查。(东方IC 图)

刚入门的注射医生练手,靠的多是忽悠囊中羞涩的新人,比如新入行的模特、主播等等。这些人通常只知道可以免去注射费用,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然成为手术台上的“小白鼠”,她们的“美丽”将取决于毫无经验的学徒。当被问及注射时出现意外怎么办,艾轮却说……

标签:整形 中介

上一篇:戴上“共享”的帽子,也无法掩饰小旅馆的本质

精彩推荐
起底致污致病医疗垃圾跨省黑市
NASA从1.8万人里选了12个宇航
科学家称“化学指纹”可以拯救
大脑咋分清王珞丹白百何
女教师下课时间给学生唱越剧
索尼宣布PSVR销量破百万
ofo被曝内部腐败严重 回应
霍金呼吁尽快实现登月
记者亲测王者荣耀为何让你着迷
武汉出现高楼逃生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