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粉色绵羊一起,在堆满艺术品的北欧城堡里睡了两晚

还记得大概一个月前跟你们提过Fresh君去北欧一个神秘人家里的城堡作客,结果发现他家居然专门圈出一块地,养了一群粉色绵羊的事儿吧。今天就展开来说说。

为什么都快过一个月了才说呢?因为信息量太大了。为什么信息量会这么大呢?因为他家里太大了。

有多大?看下图?

这已经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大的私人住宅了,但这还并不是他家的全貌。

这已经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大的私人住宅了,但这还并不是他家的全貌。

全貌有多大,这么说吧,那天我落地哥本哈根后,他的司机,一个金发碧眼的北欧小哥开车去机场接我。开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眼看我俩就快要把天聊死的时候,车子开始驶入一片密林,小哥说我们到了。

但车子并没有减速的迹象,四周光线却开始暗下来,我有点不安,但仍故作镇定,说:“我没看到房子,只有森林啊。”小哥微微一笑:“呵呵,这森林也是他家的。”

“那森林有多大呢?”

“反正站城堡里肉眼看不到头的”

此处应有表情包,但我并不想放,因为第二天早上城堡主人叫我去森林里随便逛逛的时候,Fresh君发现他的司机头天晚上并不是在那跟我装X,人家说的完全是事实——眼前这些景象简直放肆任性得就像达利自己家的后院 ,一点也没有普通森林应该有的样子?

随处走,抬头发现树上一个球,放那么高,谁干的?

随处走,抬头发现树上一个球,放那么高,谁干的?

城堡的主人说,是一个名叫Ann Thulin的艺术家在2010年干的,一共放了两个,所以叫Double Dribble,打篮球的可能知道这个词,两次运球犯规。

低头树下又一个球,壳还碎了,谁干的?

低头树下又一个球,壳还碎了,谁干的?

答案是一个叫Pal Svensson的艺术家在1996年干的,叫Sprung From破壳而出。

继续走,迎面一个巨型俄罗斯方块组,来自Jacob Dahlgren在2011年的装置艺术作品,名叫Primary Structure初级结构。

又活捉了一棵混在野生真树中间的人造铁树,由美国艺术家Roxy Paine于1999年在这种下,名叫Impostor冒牌货。

还有散落在四处的出其不意 ,比如会写鸡汤文的绊脚石?

比如有像掉进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兔子洞里似的致幻镜面装置?

比如有像掉进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兔子洞里似的致幻镜面装置?

以及各种隐身在密林中的巨型抽象艺术装置?

以及各种隐身在密林中的巨型抽象艺术装置?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家后院的关系,这些艺术品也没有任何刻意保护和刻意解释的痕迹。就让它们和真实的大自然混在一起。

以至于我后来看到护城湖边的一截树桩,坐在上面作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状反复酝酿,问了句,这个作品是谁创作的?城堡的主人告诉我,?这是,截,树,桩?

△尴尬,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说正经的,要是放在一般的森林,这些艺术品说不定没过几天就会被有关部门当做违法建筑和无名垃圾处理掉了,而在这个没有天花板和保安监控的私人露天艺术馆里,却岁月静好地一呆就是十几二十年。

问城堡主人为什么这么做,只有一句简单的“因为我喜欢 ”,虽然我知道里面有“反正是自家的林子,这么大闲着也是闲着,刚好我也负担得起”的成分在,但还是觉得有点莫名感动的。

毕竟大把负担得起的人选择去负担飞机游艇了,而不是这些啊。

PS:因为觉得神奇,《VOGUE Living》也来这个城堡拍过?

取的标题叫做《on a cloud》,反正就是一种住在云端的感觉。

取的标题叫做《on a cloud》,反正就是一种住在云端的感觉。

大野洋子 还在他们家森林里种过一堆许愿树,取名叫Wish Trees for Wana?s(Wana?s是这个城堡的名字),你们要是来玩可以在树上挂许愿卡。

△Wish Trees for Wana?s

回城堡的路上和城堡主人边走边聊,发现他对艺术的热爱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经过路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门,他像个小孩一样兴冲冲地拉着我往里钻,进去才发现是个地下室,类似防空洞,紧急时刻起保命作用的地方,他居然也无孔不入,请艺术家Charlotte Gyllenhammar来做成了盗梦空间,一个大写的服啊?

从地下室出来就遇到了传说中的粉色绵羊?

从地下室出来就遇到了传说中的粉色绵羊?

这货居然也是艺术品!出自视觉艺术家Henrik Plenge Jakobsen之手,名叫If the People Have No Bread Let Them Eat Cake——人民没有面包,何不吃蛋糕?这句和中国晋惠帝那句“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一样分分钟激起民愤的话,传说是出自法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败家女王,因为买买买被送上断头台,路易十六的老婆Marie Antoinette,也传说她曾圈养了一群被染成粉色,还喷了香水的绵羊做宠物。

艺术家在这里想表达什么我也说不准,但想起早餐的羊奶芝士还不错吃,就没再继续猜下去。

回到城堡,本来想着此行的高潮应该就此结束了,毕竟粉色的绵羊不是地球上哪里都有得看。谁知道因为倒时差回来倒头就睡,还没来得及仔细发掘的城堡本身,才是最大的亮点。

前方多图高能预警,家装爱好者请握紧扶手。

玄关,一侧通往一楼客厅?

另一侧通往厨房和餐厅

另一侧通往厨房和餐厅

一楼楼梯口,壁炉上面那只蚂蚁是用战争中的头骨残骸做成的艺术品?

一楼楼梯口,壁炉上面那只蚂蚁是用战争中的头骨残骸做成的艺术品?

一楼小型工作区?

一楼小型工作区?

一楼会客厅,很喜欢墙上左边的作品,实际上是用一张金属网做成的立体效果?

一楼会客厅,很喜欢墙上左边的作品,实际上是用一张金属网做成的立体效果?

这是从他们家的会客厅看出去的风景?

这是从他们家的会客厅看出去的风景?

一楼会客厅一角,铁链上挂着一座幽灵钟?

一楼会客厅一角,铁链上挂着一座幽灵钟?

不同属性的艺术品放在一起,陈列和搭配很讲究?

不同属性的艺术品放在一起,陈列和搭配很讲究?

一楼餐厅一角?

一楼餐厅一角?

如果说一楼是当代艺术,现代和后现代艺术的大混战,那么二楼就是古典艺术的集中营,动辄都是上百年历史的东西方古董,让整个画风变得非常old money?

喜欢古典艺术家装氛围的,可以参考配色和布局,可惜真古董自带的历史厚重感,是国内的那些工业仿制品无法复制的,细节和气质方面只能望洋兴叹了。

这哪里是家,分明就是个馆啊!

这哪里是家,分明就是个馆啊!

Fresh君虽然也逛过世界上不少博物馆和艺术展,但在私人的居住空间里如此集中,大量地近距离接触这么多艺术品,还真是第一次。我到现在也不清楚这里一共有多少个房间,也不清楚每个房间里有多少艺术品,但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看到这些之后的第一反应:这家人不但有钱,而且有钱了很长时间。

因为好品味需要钱,更需要时间。而这座城堡里里外外的这些家当,没有几代人持续高水准的生活,根本攒不下来。

在后来的晚餐桌上,我的这一判断得到了印证。先是看到了餐巾上的家族徽章刺绣?

然后城堡的主人指着餐厅墙上的那一排看上去已经有好些年头的女性人物肖像油画说,这些其实都是他的先人?

下面这些也都是,他的祖父母,曾祖父母,曾曾祖父母,曾曾曾祖父母,曾曾曾曾祖父母,曾曾曾曾曾……?

而他们和他们父母这一辈的肖像已经是数码冲印的照片了,被挂在了主楼梯的一侧,代表着城堡今时今日的主人?

右一的这位才俊青年,就是邀请Fresh君来作客的神秘城堡主人Harald,20年前的样子?

今天的他长这样,坐在我右边的大叔?

今天的他长这样,坐在我右边的大叔?

他说,算上他的子女,这个家族在这城堡里已经住了九代人,一直和瑞典皇室保持很亲密的关系。家里几代人都是艺术发烧友,Harald更是耳濡目染,也一直帮忙打理自家已经成立30年的艺术基金会,私家森林里的那些艺术装置,也都是来自艺术基金会的支持。

PS:之前预告的时候说过,这个森林城堡可以住进来 。是因为Harald的弟弟觉得家里太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在森林里面开了个小酒店,今年刚开业。

但是却没怎么做宣传,有人碰巧知道就可以在官网上预订入住或订餐厅,和粉色绵羊一起合影,拍各种照片存下来慢慢发朋友圈。(这里甩出他们官网地址http://www.wanasrh.se/)

△PS:只可以在作为酒店的小城堡里住,是不能溜进Harald自己住的那间

当然,我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应邀来城堡的,Harald请我来主要是因为我曾经推荐过他创办的一个牌子 ,叫TRIWA。

△顺便提一嘴,墙上挂的那幅画据说是伦勃朗画的

Fresh君的读者应该对TRIWA不陌生了,去年夏天我去了一趟斯德哥尔摩,在TRIWA的总部和他们的人玩了好几天,对这个瑞典的独立腕表品牌印象超级好,回来就安利给大家了,读者的反响也不错,都觉得颜值特别高。

(喜欢DW的 | 可以试试这个更好看的瑞典牌子)

其实TRIWA在ins上一直挺火的,而且这一年时间,在中国也积累了不少口碑,多了不少忠粉,在韩国也挺红的(还找了代言人,金高银),好东西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是件挺开心的事。

当时Fresh君并不知道有Harald这号人物,这次看了他的艺术收藏品以后,对TRIWA的好感度又翻了一倍,因为创始人真的会决定品牌的模样。

据说Harald之所以和几个朋友合伙创办这个牌子,是因为觉得大多数人太看重手表对于身份的定义,而他更想把手表变成一个可以日常提升风格品位的艺术品,人人能负担得起的那种。

所以TRIWA有着相当多的配色,但设计却干净利落,价位平均在一千多到两千多这样。

来源:luxury.huanqiu.com

上一篇:那英13岁儿子参加网球比赛霸气十足

精彩推荐
中科院召开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
"天才天生论"为何受大众认同
裸鼹鼠首开哺乳动物无氧存活先
华为宣称其2016年12月手机全球
亚马逊无人店也扛不住人多
上海未来:建筑可阅读
洛马公司新一代太空望远镜技术
火烈鸟为何单腿站立睡觉
6个步骤 "猎鹰9号"的一级火箭
英媒:新技术能让碎屏手机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