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四口之家在广州的“暑假折腾记”

妈妈组团带老大做公益,爸爸负责送老二上舞蹈班 这个安排看上去还挺接地气的不是?

今年是Jordan Littlewood在广州某美资企业担任管理层的第二年。去年,Jordan Littlewood的丈夫Rank就带着儿子和女儿,从家乡美国佛罗里达州来到广州团聚。

自从Rank谋到一份海外置业咨询公司的顾问职位以后,他们就变成了双职工家庭,两个孩子就读于住处附近的一所民办小学,放学以后则聘请了一名英语专业的大学生帮忙“盯”着孩子们。

于是这个暑假,就成了Jordan与Rank最富挑战性的一个暑假。因为这也是在美国长大的孩子们在广州度过的第一个长假期。

原本Jordan的计划是一家人去东南亚的海边旅游,享受一个温馨的家庭假期,谁料公司在暑期开展了明年全年推广计划的相关工作,她需要不停会见供应商、广告和公关公司以及召开部门会议,忙得不可开交。

Rank作为一名置业顾问,也在暑期迎来了许多热心的客户,两人都无法提出请假。

作为没有祖父母在身边的双职工家庭,Jordan与Rank一下子就触到了大部分广州家长的“痛点”。

■新快报记者 罗韵/文 ■廖木兴/图

度假不成 美国高管妈妈另有计划

“孩子们需要为未来申请好大学开始积累资本”

Jordan告诉新快报记者,他们夫妇一开始想让孩子飞回美国爷爷奶奶家,可是一看老师留下来的厚厚的暑期作业清单,其中还有不少需要父母配合完成……让孩子们当小候鸟的Plan B也搁浅了。

“我们一家人在客厅里坐下来召开了家庭会议,商量如何度过暑假。既然不可能长途旅游,那么我们都需要面对现实,然后各自提出自己期待的替代方案,让其他人讨论和投票决定。”会议是Jordan在工作上行之有效的方法,到了两个孩子那里却卡了壳。

11岁的儿子提出,想要跟好朋友的家庭一起长途旅行,可是Jordan夫妇却认为他年纪尚小,不能放心放他前往。8岁的女儿态度更消极,不停地哭泣,对所有人的提议都充耳不闻,一怒之下还撕坏了妈妈送给她的迪士尼头饰,那本是她第一件就收进为度假准备的箱子的行李。

Jordan花了一个多星期来安抚两个孩子,把他们早早网购好的泳衣、冲浪板和一系列Instagram“网红”度假拍照装备一件件塞回到柜子里。

丈夫Rank希望用一个短途的城市周边旅游来满足孩子们出游的愿望,可是Jorden却有别的主意。

Jordan对新快报记者严肃地说,孩子们需要为未来申请好大学开始积累资本,而不是把时间都花费在享乐上。

广州老师布置的暑期作业多

如何像其他美国青少年一样做义工打零工?

“在家乡的时候,孩子们大概有10个星期的暑假,学校一般不会布置什么作业。”Jordan首先对两个孩子带回家的暑假作业清单感到头痛。

“孩子的假期主要由家长来计划安排,各种各样的活动非常多。家长自己没空的话,市面上也有很多性价比不错的暑期班可以选择,除了教孩子们语言、数学之外,还有体育项目、烹调家务、野外生存和日常行为礼仪等等,有专人领着孩子们去树林里野餐,去山上徒步,去学做面包,参观警察局、消防局和银行。社会上的公益机构则会趁着暑期开展针对孩子们的活动,让他们有机会去参与慈善行动,探访贫困者,去敬老院、医院做义工照顾病人,或者到公园里收拾垃圾,从小培养社会责任感和道德感。”

“这些暑期班都非常地受家长和孩子欢迎,来广州以后,我好像很少见这方面的资讯,孩子们的暑期班还是以学习为主,参加社会活动的气氛不算很浓。”作为一个在广州仅待了一年多的外国人,Jorden了解相关资讯的渠道实在太有限,孩子们的同学处也看不出有类似的计划安排。

她说,在美国,像她儿子这样年纪的孩子,大多都有过义工服务的经历,可是她儿子至今却仍没有。

“一到暑假你会看到,各个社区都有当义工的学生。我看过一个当地报纸的统计,美国12岁以上的青少年,60%以上的人参加过各种义工服务。也有孩子会在暑假打工,也许因为年龄太小,只能帮邻居看看孩子、送送牛奶和报纸、喂喂狗这些简单的活,得到很少的报酬,但也能体会自食其力的快乐。不管是经济条件一般还是富裕家庭的家长,也都支持孩子在暑假打打简单的零工,培养吃苦耐劳的品质。”

为娃以后上名校攒简历

美国妈妈组团开展公益亲子活动

此外,“暑假生活是美国大学招生的一个重要指标,很多名牌大学的申请表里,都要求填写读高中期间每个暑假的活动情况,可以说是迈入名校的敲门砖。”Jordan说,想要孩子们拥有未来被名校赏识的好履历,也许自己这个离家上万公里的美国家庭得付出更多额外的努力。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从一个学校放假,又进入另一个类似的学校,感觉跟没放假一样。”

没有现成的儿童义工活动可以申请,那就自己主动造一个!Jordan邀约了几个和她有同样烦恼的美国妈妈,到目前为止,这个暑假她们已经共同发起三次亲子公益活动。

几个家庭加起来一共十多个孩子,每个孩子由一个监护人陪同,一行总共30多人,第一次活动是去探访一家脑瘫患儿疗养院,跟患儿近距离交流;第二次是乘车到两个多小时行程以外的农村,给生活较为困窘的老人送去衣物和食品;第三次是由户外运动教练带领,在郊区进行溯溪活动,沿途用长柄钳子收拾在道路两旁和溪流里的垃圾。

活动产生的租车、交通、用餐和购买礼物的费用由这些家庭平摊,Jordan迄今为止的花费不到2000元人民币。

工作繁忙的Jordan连续一个月每周末都得抽出一天,来陪儿子参加公益活动,“虽然活动很丰富很好玩,但是组织起来很辛苦,我同时还要兼顾工作,牺牲原本的休息时间,这个暑假我真是累瘫了,很盼望学校赶紧开学,把两个宝贝收回去。”

小女儿报一节课300多元的芭蕾舞班

圆爸爸的莎翁情结梦

儿子未来的名校履历交给妈妈,小女儿的暑期生活就由爸爸负责了。通过朋友介绍,这个家庭的爸爸Rank找到附近小区的一个芭蕾舞工作室,给8岁的女儿报了一个六人暑期班,每周上课三个下午,每节课90分钟,一节课的学费标价300多元,按照老师列出的清单购置装备行头额外又花费1000多元。

由于该工作室的外籍老师只能用英语教学,学生主要是附近居住的外籍家庭儿童。每天下午孩子们由保姆送到工作室,晚饭前又由保姆或下了班的父母来接走。

女儿上了几节课以后,Rank欣慰地发现,以往活泼爱动的孩子慢慢显示出一点淑女的做派,行走坐卧和说话都变得慢下来,开始有意识地抬高下巴,挺起胸膛走路。

每天晚上的家庭饭后聚会,大家就坐在一起看女儿表演她新学的芭蕾舞动作,有时候也会按照老师的指导,一起观看芭蕾舞剧的节目和相关电影。

Rank对新快报记者说,自己大学读的是戏剧文学,孩子们的睡前故事都来自莎士比亚小说,让女儿从小接受艺术滋养是他的小小私心。“女儿的年纪还比较小,一些具体的压力还没有这么快到她头上,我的计划是趁着假期让她有时间多尝试不同的东西,然后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所在。”

妈妈组团带老大做公益,爸爸负责送老二上舞蹈班 这个安排看上去还挺接地气的不是?

荷兰爸爸为孩子过暑假“挥金如土”

花费:30000元人民币以上

安排:请假两周带娃“走遍中国” 然后孩子去英国参加夏令营

理由:希望他多去体验不同的文化和环境

在广州某荷资新能源企业任职高管的Bernard von Nassau是这次采访中为孩子放暑假花钱最多的老外家长——超过了“三万块”。

在儿子放暑假的第一个星期,Bernard就向公司请无薪假二周,带着7岁的儿子和做全职主妇的太太开始了“深度中国游”,他们的行程从北京开始,到上海、杭州、苏州等地,挑选的地点既是名胜古迹,也拥有良好的气候和便利的现代化生活条件,适合亲子旅行。

Bernard坦言,自己虽然收入不低,平时其实鲜有这么高额的支出,这次如此大方,主要是为了补偿儿子当半个“留守儿童”的遗憾。原来,Bernard的妻儿并没有跟他一起在广州生活,他在广州工作期间,儿子留在荷兰读书,只在暑假和圣诞节飞来广州与他团聚。

“荷兰有一句谚语,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师,这句话体现了父母教育对于孩子的影响力。”Bernard滔滔不绝地解释自己的育儿观,“荷兰父母极其重视培育自己的孩子,我们都认为,孩子在事件清单上的重要程度是排在第一位的,远远超过工作和其他。有了孩子以后,不仅母亲会尽量选择兼职、减少工作时间来多陪孩子,父亲也会减少工作时间回家带孩子。我所在的公司,许多中国雇员当了父母以后照常地加班出差,这点荷兰父母往往不是很认同。”

Bernard对于儿子的暑假安排,就是“玩转中国”,尽情体验东方的风情和魅力,放松心情。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和梦想,让孩子以后自主地选择兴趣爱好和发展的方向。父母的作用是要进行正确的引导而不是横加干预。”

他说,7岁的儿子在家乡由母亲照顾,有时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会前去探望,儿子的性格外向顽皮,已经显示出叛逆期早期的特征。

“他自己跑去打了耳洞,还向妈妈提出想要去文身。他喜欢在网络上看摇滚音乐的视频,崇拜摇滚歌手,也拥有了自己的吉他和滑板,正在忙着跟小伙伴组建乐队。他告诉我,已经交了女朋友,不过暑假前好像分手了,因为女孩儿说我儿子要在中国待那么久,她必须跟别的男孩约会。”Bernard笑着说,幸好孩子虽然早熟,却对父母保持坦诚,虽然没有生活在一个时区,通过网络也对父亲无话不谈。

在中国玩了两周之后,妻子带着儿子返回家乡,为儿子挑选了另外一个暑期夏令营,交换到英国的一个家庭,一边继续度假,一边学习英语。

“交换的家庭是英格兰西北一个城郊的农庄,依靠饲养牛羊为生,儿子去到那边可以帮忙做点农活,体验大自然和劳动的乐趣,跟动物们亲密接触,锻炼身体。我们是希望他多去体验不同的文化和环境,他自己其实最想去利物浦,看看披头士乐队崛起的地方。”

他计划着,明年暑假再让儿子交换到意大利的家庭去,感受一下那里浓厚的文化艺术气氛。

刚果家长希望孩子真正融入广州

花费:1000多元人民币

安排:让孩子跟姐姐去免费中文学习班“交际”,和本地孩子一起上数学补习班

理由:资源有限,老外也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苦心经营的爸爸

“不花钱的活动随便去,花钱的活动免谈”

来自刚果的Frank Mboussou一家在广州经营着一间非洲餐馆,每天天亮就开门售卖早餐,晚上的夜宵时段营业到凌晨两点,全店的员工就是他、太太和两个已经成年的孩子,只有13岁的小儿子Ofusu还在某普通中学读书。

小儿子的学费在他们家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更没有给孩子放暑假的额外预算。Frank说,儿子放假以后,爱在店里帮忙就来帮,不然就自己到街上去玩,不花钱的活动随便去,花钱的活动就免谈了。

Ofusu的姐姐白天在一家老乡开的鞋店当营业员,晚上给家里帮忙,有时会到社区服务中心开办的免费中文学习班上课,放暑假以后,每次她都带上这个最小的弟弟。

Ofusu的中文水平不错,可以说高于免费学习班的教学要求,但是姐姐希望帮助他认识更多的老乡和本地朋友。这个学习班上有许多像他们这样的孩子,尽量地利用身边的免费资源,想要真正融入广州的社会和生活。

Ofusu在这里认识了好几个小伙伴,平时一起玩足球,一起在路上闲逛、聊天,义工朋友闲暇时也带着他们去体验广式的早茶、包饺子、中医推拿等特色活动,父母对此十分满意。

望子成龙的妈妈

不惜掏私房钱也要让儿子去上补习班

然而,Mboussou太太对儿子有更高的期望。她不惜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给儿子报了一个数学补习班,一个月费用要1000多元。她毫不讳言,这么做是希望孩子能通过补习提高考试成绩,考上好的高中、好的大学,以后多赚钱。

能说半吊子中文的Mboussou太太跟邻居几个本地家庭的太太日常交好,接送孩子买菜的时候经常碰面,跟彼此家庭也有串门来往,所以跟丈夫完全放养的态度相比,她对本地家长的望子成龙和补习班文化深有体会,也不免受到了影响。

Mboussou太太用一种惊叹的口气对新快报记者说,其中有一个太太,刚放暑假就给孩子报了五六个不同的补习班!

Mboussou太太觉得,在有限资源竞争的面前,所有孩子都不能幸免,外籍和不同的肤色并没有给他们免战牌,相反,在出了名考试高分的“学习大国”里参与竞争,对老外来说难度更高了。

口袋里的钱只够报一个数学班,她希望明年能够更努力赚钱,让孩子暑假也能报上英语班、语文班。

来源:news.xkb.com.cn

标签:美国 广州 暑假

上一篇:互通客户信息一起抬价 一群商家这样控制遮阳棚价格

精彩推荐
说电荷不存在的民科成网红
瑞典工程师研发电动"飞毯"
丰田试飞"飞行汽车"模型
小米发布全面屏第二代MIX2售价
除了智能音箱 语音助手还将从
苹果无人车终于要来了
程立新成中兴手机负责人
麦肯锡在北京成立数字化能力发
SpaceX第二次成功发射并回收重
7位中国人当选亚洲医疗科学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