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在用汉字写西方小说吗”名家讲座为上海书展暖场

东方网记者李欢、汪伟秋8月13日报道:伴随在市民中享有盛誉的上海书展,“书香·上海之夏”名家新作讲座已连续举办7届。今天,上海图书馆的“上图讲座”由著名作家金宇澄和张大春作主题为“我们是在用汉字写西方小说吗?—漫谈中国小说传统”的演讲。

讲座现场

讲座现场

“我们是在用汉字写西方小说吗”

今年书展从8月16日开展。“上图讲座”今日请来著名作家金宇澄、张大春“暖场”。金宇澄先生直言,目前,中国文学小说西化的程度越来越高,而自己则要做个特别的人,向传统致敬。

金宇澄与张大春

金宇澄与张大春

东方网记者在现场看到,会场内座无虚席,不少人在走道、墙边站着听讲。更有从外地专程赶来的“书粉”。

今天演讲的主题是“我们是在用汉字写西方小说吗?—漫谈中国小说传统”。在中国文学传统中,小说本不登大雅之堂,“小说谓之稗说”。新文化运动以来,受西方小说的影响和社会革命的需要,小说则成了文学的顶梁柱,具有强大的现实功能。

但究竟什么是中国小说的传统?中国传统小说的章法结构,语言姿态与创作思维对于今天的小说创作还能否继续产生影响?

在张大春看来,自从五四运动以来,大量西方文学的传入,对中国文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尤以小说为甚。近当代作家所写的小说,大多可见模仿西方小说的影子,是有种“用汉字写西方小说”的意味。

会场内座无虚席,不少人在走道、墙边站着听讲

会场内座无虚席,不少人在走道、墙边站着听讲

“我的小说是向传统致敬”

上海作家金宇澄先生的长篇作品《繁花》,则是个另类。这部全文用上海话写作的小说,讲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上海的市井生活,以大量的人物对话与繁密的故事情节,像“说书”一样平静讲述阿宝、沪生、小毛三个童年好友的上海往事。

对于上海人而言,沪语小说有种别样的阅读快感。那就小说语言来说,相较日益西化的中国小说,《繁花》是不是一种突破?是不是回归了“新鸳鸯蝴蝶派”的传统?

消逝与别离——金宇澄手绘文学插画展

消逝与别离——金宇澄手绘文学插画展

“我的小说更加靠近传统,有向传统致敬的意思。”金宇澄说,目前,中国文学小说西化的程度越来越高,特别是近几年,青年作家,包括80后、90后作家的小说,有的甚至用外文名字来命名主人公,读来与西方翻译过来的小说别无二致。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反倒想要特别一点。“我没有主张要改变现在的趋势,只是如果大家都这么做了,我就尝试换换别的写法。”

“消逝与别离——金宇澄手绘文学插画展”也于同日在上海图书馆开展,吸引了不少观众。

东方网记者了解到,今年,“上图讲座”作为上海书展的分会场,将集中推出涵盖科学、文化,艺术等主题内容的14场讲座,来自国内外的二十多位著名作家学者将陆续登场。

标签:小说 上海

上一篇:陈奕迅《谁来剪月光》MV将发 用月亮表达心意

精彩推荐
用APP叫直升机!空客CTO
奥迪月球车2018年登月研究阿波
中国科协:施普林格撤稿事件损
王晓初:混改资金最快年内到位
那些被造假坑惨了的古生物学家
硅谷工程师7年前花2万买比特币
国产大飞机C919进行首次高速滑
天高任鸟飞 鹫类知多少
全球首座漂浮风电厂在英现雏形
陈虹宇:前沿往往是冷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