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死亡之门大开:只能活两个

毫不意外的,在2016年瞬间起飞的“共享”单车,如今又被风暴重重拍到地上。

继悟空单车、3Vbike因单车大量被盗、融资困难等原因停止运营之后,町町单车在南京挣扎了几个月之后,以“人去楼空”、用户无法退出押金的方式宣布了死亡。

资本疯狂涌入,让摩拜、ofo的估值迅速达到独角兽级别,而后发者也信誓旦旦地认为,第一梯队尚未进驻的二三线城市,会成为“流着奶与蜜之地”。

最终事实还是不免让人失望,今年投入运营的三家共享单车相继失败。悟空单车将主战场放在了山城重庆;3Vbike则将单车投入了保定、廊坊、秦皇岛;而根据智东西的统计,这两者的投放量均在1000辆左右。

町町单车则发轫于南京,运营时间仅为短短的8个月。新浪科技的报道显示,早在今年年初,就有大批用户在町町单车的微博上留言,讨要押金。町町单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会积极处理,但结果是,2个月之后,町町单车的官方微博直接关闭了评论。

而两个町町单车用户的维权QQ群里,人数已达四五百人 。截至目前,尚未有相关部门愿意接手处理此事。

如果说这三者的失败源于入局者太迟,那么其余的二线玩家似乎也相继遇到了一些麻烦。

小鸣单车就是其中之一。

自今年4月开始,就有许多“小鸣单车”的用户在社交媒体上反应押金逾期未退,而几个月过去,押金逾期不退的情况正愈演愈烈。

在小鸣单车发布的微博中,150多条留言几乎都是要求退还押金,其中不乏延期1个月都未进行退还的用户。

对此,虎嗅日前曾致电小鸣单车,公关部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退款延后主要源于技术问题,并非资金链出现问题。“很可能由于支付宝端口关闭,所以人工退款的速度会慢一些。”

但另一位内部人士给出了与之相反的答案。他表示,小鸣单车5、6月份的员工工资发放均有延期,报销的费用拖延了几个月都未能发放。并表示公司很可能迫于资金压力,而由面向C端转型为服务B端。

小鸣目前力推的“电子围栏技术”可能就是服务于B端的新产品。

“我在加入小鸣单车之前一直担心单车的盈利方式,目前看来,可能主要还是服务公众吧。”他对虎嗅说。

而自2016年9月至今,小鸣单车累计共完成了三轮融资,融资轮次来到B轮。身后有凯路仕这样的上市公司,仍然难以跨过资本、投放、运维的“三重门”。

除小鸣单车之外,其余二线单车也步履维艰。

哈罗单车专注于旅游景区投放,而下一轮融资进展艰难。有相关人士爆料称,某颜色单车拖欠供应链上亿货款,逾期未还。虎嗅曾就此传言向供应链求证,对方先是肯定了上述事实,但第二天由于其他原因,拒绝了虎嗅的进一步采访。

显然,共享单车也是一个只能容下第一名与第二名的赛道。当后入场者看到汹涌的资本时,似乎并未意识到,自己也许只是个陪跑者、牺牲者。

共享单车的“死亡之门”已经开启,谁将会是下一个倒下的呢?

来源:news.mydrivers.com

标签:单车

上一篇:中国作协采访团来淮采风

精彩推荐
港中大(深圳)在粤继续实行“
人类可能在7.3万年前就已到东
阿司匹林:百年老药仍蕴藏“新
张杰会见德国亥姆霍兹联合会副
科学家希望基因研究能洗刷棕榈
淘宝加开“当日达”专区
发明人宣布MP3退出历史舞台
终于要放弃,Adobe宣布2020年
中国超算如何补齐应用软件开发
为生物多样性保护事业积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