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药三分毒 有人吃太多解压药 结果导致想自杀

“处方药使用不当所造成的伤害是惊人的。仅2014年,就有近130万人因药物不良反应进入美国急诊室,并且大约有12.4万人不幸死于这些事件。这项数字是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以及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的数据得出的。其他研究表明,多达一半的此类事件原本是可以预防的。”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

译者|翟中超

本文译自《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s),原文作者为特里萨·凯尔。

我们现在服用的药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这样是否会产生更多的问题?

如果你和大多数美国人一样,你可能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洗个热水澡、冲一杯咖啡——还有,一把药丸是必不可少的。

现在有一半以上的人定期服用处方药——平均每人使用4种——根据《消费者报告》在全国范围内对1,947名成年人进行的调查显示。很多人还服用非处方药以及维生素和其他膳食补充剂。

事实证明,美国人今天服用的药物比近代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多——并且比其他任何国家的人使用的都要多。

大部分的药物是用于挽救生命,或者至少是改善生活。但仍有很大一部分并非如此。

处方药使用不当所造成的伤害是惊人的。仅2014年,就有近130万人因药物不良反应进入美国急诊室,并且大约有12.4万人不幸死于这些事件。这项数字是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以及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的数据得出的。

其他研究表明,多达一半的此类事件原本是可以预防的。

这些“致命毒药”价格昂贵。据估计,美国每年有2000亿美元花在药物滥用(指药物使用不当以及不必要药物的使用)上。

我们之前的调查发现药物成本更高——包括更昂贵的药物和更高的自付费用——使得家庭预算更紧张。很多人告诉《消费者报告》:我们必须削减食品杂货或者延迟支付其他账单来支付处方药的费用。

药片之国:处方药使用的增加。包括成年人和儿童在内的所有美国人在过去二十年来使用处方药的数量增长了85%,而同期美国人口只增长了21%。(图/弗雷德里克·布罗登)

美国成本高昂且有潜在危害的用药习惯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服用太多的药物。弗吉尼亚州东南部威廉斯堡市的尼科尔·朗伯说自己“机体功能几乎丧失殆尽”——疼痛、皮疹、腹泻以及焦虑——这些都是药物副作用造成的。

尼科尔的医生为此给她开了一些治疗药物副作用的处方,而这些处方有的又产生了副作用。

服用本不需要的药物。杰夫·戈林是威斯康星州沃基肖县人,在他开始服用睾酮药后不久就患上了中风,他的身体状况也因此变得衰弱,这是戈林的医生给他开的治疗疲劳的处方。

后来他在参与的一项诉讼中才得知,食药监督管理局并没有批准该药物在此类疲劳症状中的使用。

服用药物过早。来自阿尔希普的戴安娜·麦肯齐经常腹泻并呕吐,她将其归因于药物二甲双胍——这是医生给她开的“预防前驱糖尿病或高血糖”的处方。

但麦肯齐后来意识到即使不用药物也可以通过减肥来控制血糖水平。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服用这些有潜在副作用的药物?

“尽管所有的药物都存在一定的风险,但这些药对于治疗致命疾病或普通疾病来说经常是必不可少的。”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PhRMA)公共事务处主管安德鲁表示道。

诚然,一些人——尤其是那些没有医疗保险或者保险额不足的人——得不到他们所需的全部护理服务,包括药物。

“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以及他们的医生——认为只要出现某种症状或是得了某种疾病,就得需要一种药物来治疗,”医学博士维奈·普拉萨德说道。

维奈还是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的一名医学助理教授。“可问题是,这种观点究竟是谁告诉他们的?”“这种观念和我们的文化有关系。”

“这是一种文化,”我们咨询的专家这样表示,“这种文化是制药公司和医疗保健系统的产物。制药公司激烈的市场营销以及医疗保健系统的日益忙碌使得——匆匆开出处方药——成为解决病人病症的简单方法。”

为了调查这个日益凸显的问题并帮助人们妥善用药,我们就如何与医生和药剂师合作分析患者的药物治疗方案征求了专家的意见。我们评估了《消费者报告》的20位读者提供的药物清单,看看是否能从中找到问题。

我们还向全美45家药房派出了10名“秘密购物者”,以了解药剂师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识别药物副作用产生的潜在问题。最后,我们整理了一份清单,列出了在通常情况下不需要用药而实际上却通常先用药的12种情况。

风险在增加

尼科尔·朗伯的问题始于单一的处方药。那时尼科尔是一名医生助理,这也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因此她的压力颇大。尼科尔的一名医师同事给她开了阿普唑仑(英文名称Alprazolam,这是一种常见的用于缓解焦虑的精神药物)。

“我没有得到任何用药注意事项,给人感觉就是这个药是安全的,”她说。不到几个月,现年38岁的尼科尔,就感觉心情抑郁,甚至想自杀。“我都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了。”她回忆道。

在接下来的5年里,尼科尔看到了一连串的医生开出越来越多的药:治疗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药物阿德拉(英文名称Adderall)用来提升情绪、集中注意力;另一种药是对抗这种药物的副作用的;其他的则是改善食欲和睡眠;当焦虑更严重时,另一种镇定剂就又来了。

尼科尔说这些药物的结合使她非常虚弱甚至连屋子都走不出。“我看了很多专家,”她回忆说。“慢性腹泻的胃肠病医生、治疗关节疼痛的整形外科医师和风湿学家以及治疗皮疹的皮肤科医生。这些医生中没一个人质疑过我的用药清单。”

尼科尔的故事并非个例:根据美国疾控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人服用5种以上处方药的比例增加了近两倍。在我们的调查中,年龄在55岁及以上的人超过三分之一使用多种药物;9%的人使用10种以上的药物。

在某些情况下,多种药物是“完全合适的”,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的医学博士迈克·霍克曼说道。但是随着药物数量的增加,就需要引起注意了。

“在某人服用了4种或更多的药物之后,不良事件的风险呈指数级增长。”迈克说道。

图注:53%的人从一个以上的医疗保健提供者那里获取处方药。

当涉及到多名医生时尤其如此。开出一种药的医师与开出另一种药的医师之间的沟通不畅常常导致用药问题的发生,加州大学旧金山医学院的医学博士迈克·斯坦曼说道。

而现在,向不止一名医生看病拿药的情况并不少:我们调查中53%的人使用的处方药是从两个或更多的医生那里得到了。

潜在的有危害的处方药太常见了,南加州药学院临床事务处副主任、药学博士史蒂文·陈说道。陈与《消费者报告》一起评估读者提供的药物清单。

陈,就像许多药剂师评估药物时一样,无法获得患者的医疗病历。在陈评估的20项清单中,只有两个人获得了健康证明书。而其他18个,陈鉴定出38项潜在问题,有一半被认定为严重问题。

其中包括一名患者服用的降压药,这种药可能导致患者血钾水平飙升并引发危险的的心跳异常。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血液稀释剂、一种镇痛药和低剂量阿司匹林可能导致胃出血。

识别这些风险以及潜在有害的药物作用是很困难的。

停药是一个很难熬的过程,尼科尔说,因为她在生理上已经对药物产生依赖,停药会引发痛苦的戒断症状。现今,虽然有些副作用,但自己终究还活着,这是件幸运的事儿。

“停药的阶段太痛苦,我几乎差点完了。”尼科尔说道。

“销售疾病”

杰夫·戈林,现年55岁,除了经营着一家生意红火的熟食店,还做着除雪车的买卖。在2009年,他说他开始觉得疲劳感比平时更明显了。于是他决定去看医生,医生给他开了一种睾酮凝胶剂(英文名称AndroGel,一种含有雄性激素睾丸素的药物)。

戈林说,他当时对睾酮类药物并不了解。睾酮类药物是由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只能应用于那些通常由感染、受伤或其他健康问题引起的有性腺机能减退或睾丸素水平很低的男性患者。

根据美国食药管理局的报告,睾酮会增加心脏病或中风的风险,而戈林说自己当时没有被告知这些事项。

用药4天之后,戈林得了中风。根据一项诉讼显示,戈林是反对艾伯维制药公司(AbbVie,睾酮凝胶剂AndroGel的制造商)团体中的一员。全美有6000多人控诉六家生产睾丸素产品的制药公司,戈林就是其中的一员,他们称在使用其中一种药物后,遭受到心脏病、中风或其他心血管疾病的困扰。

在一份对《消费者报告》的声明中,艾伯维表示公司相信“AndroGel的疾病教育和营销都严格遵守了美国食药管理局的规定”,并且强调药物能使用是否得当取决于开药的医生。

那么问题来了,戈林的医生为什么开出了不符合戈林身体状况的药呢?首先,即使在美国食药管理局没有评估证据、没有批准药物用于某些状况的的条件下,医生也可以开处方。

戈林的情况就是医生根据药品核准标示外使用而开的处方药。美国食药管理局女发言人斯蒂芬妮·卡科莫解释道。

其次,就在戈林开始使用睾酮类药物时,制药公司也开始在药品广告上投入巨资,甚至还起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新名字:“low T”(low testosterone的简称,意指男性睾丸素水平低下症状)。

广告支出迅速增长,在2013年就达到1.53亿美元。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Journal Of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在2017年3月的一份研究中发现,在2009年至2013年,关于睾丸素和“low T”的电视广告越来越多,而暴露在这种环境下的男性更有可能去购买这些药物。

“low T”广告支出和整个药品广告支出相相比之下明显要少许多。根据坎塔尔媒体(Kantar Media,一家市场调查公司)报道,仅在2016年,针对消费者的药品广告总支出就达到64亿美元,比2012多了64%。

64亿美元,这比美国食药管理局2017年的全年预算还要多出1.3亿美元。根据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的一份报告显示,制药公司甚至花的更多——仅2012年就有24亿美元——通过医学杂志上的广告向医生推销、面对面销售、免费的药物样品以及用于医药科普和促销的活动。

图注:55%的美国人定期使用处方药——平均4种;75%的美国人定期服用至少一种非处方药。

建立起卫生保健服务提供者和市场上在售的药物的沟通关系是很重要的,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协会发言人安德鲁说道,这能够帮助确保“卫生保健专业人员获得有关于处方药的最新的、最准确的和基于科学的信息。”

但是许多药品安全专家担心这种做法也会导致用药过度。

“Low T也是一种营销术语,它将睾丸素与年轻、激情等词语联系到一起进而确立卖点并打开市场,” 医学博士史蒂文·沃洛希恩说道。史蒂文还是达特茅斯卫生政策和临床实践研究所的一名教授。

“对于大多数男性而言,睾丸素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自然下降,研究表明服用药物不仅对此几乎没有用处,还存在着一些严重的风险。”史蒂文说道。

这是戈林想要了解的知识。戈林说中风仍然对自己的短期记忆存在负面影响并且使自己的一只手部分麻木,这迫使自己关掉了熟食店。八年后的今天,戈林仍在偿还着医疗保险未覆盖的那部分医院账单。

“不治已病治未病”观念的误用

两年前,戴安娜·麦肯齐的医生给她推荐了二甲双胍药物格华止(英文名称Glucophage)。格华止在调节麦肯齐的血糖水平上起了一定作用但效果并不十分令人满意。

由于担心疾病全面蔓延,当时44岁的麦肯齐同意继续使用。但几乎马上就出现了已知的药物副作用——腹泻和呕吐。

麦肯齐的经历说明了“让更多的人服用药物”成为了一种趋势:在疾病未发之前诊断他们。比如说,确定患者有轻度骨质流失(骨量减少)、轻微的高血压(高血压前期),或者就像麦肯齐的案例一样,虽然血糖略有升高,但仍处于正常的范围内,却使用治疗前驱糖尿病的药。

当然,在初期就发现疾病,并且在造成危害之前抓紧治疗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但是,“还处于正常范围内,只是正常范围内的较低水平,就被认为是疾病初期”就会造成人们过早用药,杜克大学教授、医学博士艾伦·弗朗西斯说道。

弗朗西斯正在研究“在有些时候,医疗执业是如何扩大了疾病的定义的”这一课题。在一些情况下过早的用药物干预“经常是弊大于利,伤害的人比帮助人要多。”弗朗西斯说道。

作为护士从业者的麦肯齐说道:“当我开始体验到药物副作用时我很担忧。”几个月后,副作用令她无法忍受,于是麦肯齐停止了二甲双胍的使用。

研究实际上是支持麦肯齐停药的做法的。《柳叶刀》(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如果前驱糖尿病患者保持经常运动、较少摄入卡路里并采取低脂膳食,就能将2型糖尿病(又称成人发病型糖尿病)的发病率降低27%;如果使用二甲双胍,能够将发病率降低18%。

而且运动和健康饮食不仅不会产生腹泻呕吐等药物所产生副作用,反而有益于健康。

麦肯齐决定改变生活方式来降低血糖。她相信她收养的被人遗弃的小狗能帮她实现自己的目标:正是这只小狗激励她每天走很长的路、帮她减掉了70磅。

现在麦肯齐的血糖处于正常水平。

医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说不

拉尼特·米歇里是位于华盛顿的乔治敦大学医学院的家庭医学教授,她今年的新年目标就是开更少的药。

米歇里是支持“去处方”潮流的一员。该潮流旨在通过让患者远离不必要的药物来保持患者的健康。“在医学院我们只是学到了如何开药,而没有学到如何让人们尽量不依赖药物。”米歇里说道。

还有一位叫做维多利亚·斯威特的的医生也支持“去处方”的理念。斯威特是一名医学博士,她在旧金山一家慈善医院工作了20年,医院几乎没有什么高科技资源,但却有很多时间留给病人来恢复。

“我想打个比方,我们的国家在医学实践上的确付出很大努力,但这就好比用破损的零件来修理一个机器一样。机器就是人的身体,而破损的零件就是带有副作用的处方药。”斯威特说道。

“花时间先搞清楚是什么原因使人生病——在某些情况下也要考虑到药物因素——并且给身体一个自我修复的机会。”

图注:35%使用处方药的人说他们的医务人员从未在用药后评估自己是否有必要继续用药。

一些团体正促使这种方法成为主流。通过“明智选择”(英文名称为Choosing Wisely,是美国内科医学会基金会发起的一项活动,旨在找出对患者而言没有必要甚至可能是有害的检查、操作或治疗方案)的帮助,二十多家医疗机构已经提出了一些建议,包括取消不必要的药物的使用。

不只是这二十多家医疗机构,像美国医师学会,现在也建议医生在某些情况下首先尝试非药物治疗方法。比如说,美国医师学会建议通常先用按摩、脊柱操作或其他非药物选择来治疗背痛。

但是医疗系统要改变,保险也需要更完善,美国医师学会临床项目副主任、医学博士辛西娅·史密斯说道。“目前来看,和非药物治疗相比,患者在药物治疗上自付费用明显减少,”她指出。

“我们需要创造条件让医生和病人都更容易去选择正确的治疗方法。”

戒掉药瘾

你有必要和你的医生反馈一下自己在用药更少时是否感觉更好些。 在我们的调查中,接受了药物治疗的群体中有一半人表示他们已经和医生谈过想要停止服用药物的想法,这一半中70%的人表示在停止用药后感觉不错。

以此类推,如果美国用药的成年人按照这种比例减少用药,处方药数量将减少近4500万。

这里有一些关于如何减少不必要的药物的建议:

? 不要在没有和医生商量的情况下就减少或停止服用药物。

? 每年至少与你的医生或药剂师进行一次全面的药物评估。

? 向你的一位家庭成员以及所有给你开药的医务人员提供一份现用药物清单。

? 对于许多常见的健康问题,首先考虑非药物治疗。

注:这项特殊的报告以及报告中的一些支撑材料是由州司法部长消费者和处方医生教育资助计划(the state Attorney General Consumer and Prescriber Education Grant Program)的拨款促成的,这项计划是由关于处方药加巴喷丁(英文名称Neurontin,抗癫药物)的多州消费者反欺诈指控团体提供资助的。

标签:自杀

上一篇:福州首家美国高中正式开学 立志做新时代的"船政学堂"

精彩推荐
马斯克的地下隧道开挖
近40年西方男性精子数下降52
揭秘微生物跨国大迁徙
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首飞在
空空狐余丹“买包”凭证遭律师
美国日全食后,谷歌搜索“为何
火星地壳密度比以前认为的要泻
减肥食品和饮料可能让你更胖
研发停滞,NASA四十年前太空服
寨卡或导致里约新生儿出生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