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女人头顶重物是何等神功?真的有科学依据吗

研究发现:非洲妇女头部搬运物品的重量可达自身体重的60%,同新兵同等背包负重相比,前者更省力高效;同使用现代背包的登山者相比,使用宽背带的尼泊尔搬运工人速度比前者速度快60%且承重多39%。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

译者|翟中超

图注:一位女性负载着一大筐木柴,注意,竹筐的背带顶部用一块宽背带(英文为tumpline,经过前额绕到肩后为背上的包裹提供支持)连接,而这位女性就是用头顶着宽背带来完成这项搬运工作的。

人类用头搬运重物至少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如果给各位上一堂生动形象的实物教学课,或许每个人都认为应该用头搬运重物,虽然人们并不一定都选择这么做。

图注:一名户外游客正在把宽背带的一端系在独木舟的水平横杆上。

图注:一名户外游客正在把宽背带的一端系在独木舟的水平横杆上。

图注:利用宽背带来搬运独木舟。

图注:利用宽背带来搬运独木舟。

一位年轻的女孩站在一艘木质帆布打造的独木舟旁,她面临着一项令壮汉看来都颇为艰巨的任务——把这艘小船运到2英里(约合3.22千米)外的湖泊处——没有车子、没有河水,所以只能靠一己之力来完成。

只见年轻女孩将一条长皮带的尾端绕在独木舟的水平横杆上,她正在为徒步搬运做准备,她把这艘100磅(约合45.36千克)重的、浸着水的独木舟倒过来先用头顶着,船头一端指向天空,当然,她顶着船帮的双肩也会承担一部分重量。

然后,女孩把连接独木舟水平横杆的长皮带的另一端套在头顶发际线稍往后的位置——就像上图中用头搬运木柴的那位女性一样——同时调整自己的姿势,使独木舟的重量平稳地落在颈部和脊柱上。

准备都已做好,年轻女孩开始顺着岩石小道向目的地进发!

用头搬运物品的现象在发展中国家较为常见,人们最容易想到的场景可能就是非洲女性用头顶着水桶在水源地与居住地之间长途跋涉、去而复返。尽管这些非洲女性头顶着装满水后约有37.85千克重的水桶有时也会出现摇晃,但她们的脊背始终保持挺直、下巴略有抬起。

通常情况下,人们不只是用头仅在垂直方向上用力来承载重物,有时也会像上图中那位女性一样用宽背带勒在头上来完成负重。而如今,显然是内框架背包(Internal Frame Backpacks)的天下了。

内框架背包在很大程度上、很广的范围内已经取代了传统的负重方式,这种包在户外使用上尤其广泛。但如果方法得当的话,同所谓的采用更先进技术的现代背包相比,用头来负重可以更安全、更高效并且能发挥出更强的功能性。

图注:夏尔巴人在复杂的山地上使用宽背带搬运物品。

图注:夏尔巴人在复杂的山地上使用宽背带搬运物品。

想要找出是谁发明了用头来搬运物品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就好比找出究竟是谁发明了鞋子。同样的道理,皮革、织物或绳子被编织成宽背带并勒在头上来承担起负重的任务也是很难找到确切的起源。

这种传统的负重方式在每个人口稠密的大陆都有使用。刚果女性用宽背带来搬运木炭和木柴。夏尔巴人,也许是当今最著名的宽背带用户,在崎岖的山地使用宽背带上下行走。

即便人们免费赠送现代背包,夏尔巴人也会弃之不用,他们更青睐使用简便的宽背带在喜马拉雅山上搬运装备。夏尔巴人称宽背带为纳洛(namlo),还称呼承载同自己体重相当的宽背带为多科(doko)。

英语中的“tumpline”一词被认为是阿尔冈琴语系中单词“mattump”或“metump”的缩略词,并且是通过贸易而进入英语词汇中的。在17世纪和18世纪早期,皮草商贩和丛林猎人从土著人那里学到了宽背带这种运输方法。

如果他们想要穿过通航水域(位于现在加拿大领土范围内)和美国最北部之间茂密的森林来运送大量的毛皮和装备,宽背带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图注:德卢斯背包。

图注:德卢斯背包。

图注:德卢斯背包。

图注:德卢斯背包。

1882年,法裔加拿大人卡米尔·普瓦里耶把自己发明德卢斯包(英文名为Duluth Pack)推广到美国人当中。卡米尔是一名鞋匠,他制作的德卢斯包与现代用的双肩背包很相似。

德卢斯包由肩带和固定体积的存储空间(即背包的主体结构)构成,除此之外,还加装了一条可以让颈部承重的宽背带。德卢斯包很快就成为畅销商品;它仍然是在明尼苏达州的德卢斯制造的,世界各地的户外旅行用品商都仿造这款经典的产品。

图注:战争中士兵使用的宽背带示意图。

图注:战争中士兵使用的宽背带示意图。

图注:成卷的铁丝网及带刺铁丝网、用来连接铁丝网的螺旋桩,在战争中,各种各样的物品都用宽背带来搬运。

图注:一名下士正在帮助他的士兵托起需要搬运的装备,其他士兵正在调整宽背带以固定装备。

到20世纪初,传统宽背带的使用从旅行民用领域扩展到军队领域。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索姆地区的战壕中,使用宽背带搬运物资节省了大量人力与时间,安全官费伦于是创建了第11个加拿大旅用宽背带公司(Canadian Brigade Tumpline Company)。

费伦在魁北克的荒野中狩猎捕鱼时学会了用宽背带搬运物品。具有实用性的宽背带成了旅游的必备物品,这是许多游客都可使用的。

安全官费伦所在的部队给士兵们配备了涂油革制宽背带。相比只能装盛固定体积物品的现代内框架背包,这种由两条长长的涂油革组成的宽背带通过自由调整可以系住体积更大的物品。

而且戴头盔的士兵照样可以正常使用这种宽背带。这些士兵三五一组接受如何使用宽背带的培训,起初负载一些重量较轻的物品,随着技术的逐渐熟练,再增加物品的重量,到最后,他们就能平稳且高效地搬运装备了。

宽背带的使用使得战壕中装备的供应既快捷又安全。

到1994年,宽背带公司生产的产品已经成为加拿大地面部队的标配。《大众机械》(英文杂志名为Popular Mechanics。这是一本美国科技类杂志,创办于1902年1月11日,内容囊括了汽车、DIY、技术、户外和科学5个主题)杂志在1944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显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炮火下加拿大士兵使用宽背带来运送医疗用品、机关枪、甚至还能搬运用来运送伤员的雪橇式担架!

在20世纪后半期,新型户外运动装备性能得到提升,这就威胁到传统的宽背带。当下常见的单、双肩背包并非现代社会的产物。在1967年由格雷格·勒伟发明的内框架背包意义非凡,这是现代户外运动的一个分水岭之作。

内框架包虽然装盛物品的空间有限,但方便存取,且可以装盛各种各样的小物品。

肩带垫充材料的进步使得背包更加舒适、纺织材料与技术的进步增强了背包面料的防水性能、科学先进的设计使背包的空间利用率更高,在这个过程中,内框架式背包这种一体适用的商品得到大批量生产。

相比之下,宽背带显得略逊一筹。同时,宽背带的使用者不仅需要接受专业学习才能掌握使用的姿势与技术,还要注意在负载较重物品时初始动作要柔和缓慢,因为承重的部位是颈部和以脊柱为中线的背部。

内框架背包也可以当做精密工具使用,而且相较宽背带其使用门槛要低得多。肩带设计简便快捷。背包的腰部背带还能承担一部分重量。还有一点很重要,现代背包的便捷与时尚使得其固有的缺陷为人所忽视。

乔伊纳德是Patagonia公司(中文译名为巴塔哥尼亚)的创始人,该公司研发生产的户外用品备受户外爱好者和登山家关注,有户外品牌中的Gucci之称。

在传统宽背带落寞与现代内框架背包普及的趋势下,乔伊纳德的所作所为就像个异类,就是这家销售着售价900美元的派克大衣和售价500美元的睡袋的大公司,仍然还生产销售一款售价20美元的便携款尼龙制宽背带,这足见乔伊纳德对宽背带的青睐。

乔伊纳德第一次使用宽背带是在1968年,在此之前他为颈部损伤和严重的背痛所困扰,这些损伤是去哥伦比亚丛林探险后留下的。十年后的1978年,乔伊纳德去尼泊尔探险,他发现当地的搬运工人使用结构极其简单的宽背带就能携带比登山者携带的两倍重的物品。

对此感到好奇的乔伊纳德经过一些训练开始使用宽背带,他发现这的确便捷高效。直到今天,乔伊纳德都表示自己不会选择使用现代的内框架包——除非加装上一条宽背带。

珠穆朗玛峰附近的夏尔巴人使用宽背带,而美国人仍然坚持使用带有腰部背带的背包。你来告诉我:谁更专业呢?

即便有像乔伊纳德这种行业领军人的支持与赞赏、即便世界上一些最强壮的运动员还有夏尔巴人也对宽背带赞誉有加、即便宽背带的使用有着数百年的文献记录,但关于宽背带使用最常见的反对意见就是这种工具并不安全。

这种观点并非没有道理,但我们也要注意到,危险的产生更多是由于人们急于使用但尚未熟练掌握所造成的。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一直穿鞋跑步的人突然在一条土路上赤脚跑步,那么他受伤的可能性太大了。

而长有厚茧的双脚采用新的工具——穿上一双跑鞋——那么虽然多少有些不便,但影响并非是突兀的。同样的道理,在未经培训指导的情况下多负重50磅显然很可能会对未经强化的脊柱造成伤害。

大量研究表明,同那些现代户外商店中被认为是高科技产品的背包相比,使用宽背带和其他用头部搬运的技术新陈代谢效率更高、身体更健康。研究发现:非洲妇女头部搬运物品的重量可达自身体重的60%,同新兵同等背包负重相比,前者更省力高效;同使用现代背包的登山者相比,使用宽背带的尼泊尔搬运工人速度比前者速度快60%且承重多39%。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夏尔巴人的体质水平造成的,但研究结果否定了这种说法,因为是宽背带的科学性造成了这种差距。如果使用得当,宽背带能把负重均匀地分散到身体最强壮的部位。

这需要恰当的姿势,且要避免腰部背带和肩带的干扰。宽背带有个特别明显的优势——不会影响呼吸时肺部扩张——而双肩包显然会影响肺部扩张,这样一来宽背带使用者的呼吸就会顺畅得多,呼吸对于在高海拔地区时刻面临缺氧危险的登山者而言太重要了!在2007年,Outside(中文译名为《户外》)杂志的作者埃里克·汉森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了自己是如何检验宽背带的经济实用性的。

埃里克说服了一队尼泊尔搬运工人让自己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他使用了绳子式宽背带装好所需搬运的物品。这段经历既不好玩也不舒服,但检验的结果确确实实证明了宽背带颇高的实用性,因此这一结果也向现代户外规范提出了质疑。

现代背包负重55磅时使用者就会不堪重负,而这个重量对于使用宽背带的搬运工人而言可以说是“绝对极小值”,后者可以轻轻松松地承载这一重量。

在安大略北部地区,一群来自明尼阿波利斯(美国明尼苏达州南部城市)基维丁区的孩子踏上了独木舟之旅,他们通过露营来致力于保护一些“老式方法”:在这为期一个月的露营期间,他们将完全通过宽背带来搬运装备、食物还有独木舟。

这并非仅仅为了怀旧或者是营造某种氛围。首先,这一古老的技术可以在独木舟有限的空间内方便高效地使用。其次,宽背带在搬运独木舟时比现代人设计的搬船的复杂玩意儿(需要滚动车、肩背式框架以及支架)要便捷实用得多。

户外旅行类书籍作家克利夫·雅各布森建议无论是背包客还是使用独木舟旅行的人都可以从传统经验中借鉴实用的方法:在下坡时使用腰部背带提供附加支持、在向上攀登时使用宽背带而肩带则用来保持稳定。

就像乔伊纳德一样,雅各布森声称自己从来不会选择没有宽背带的背包。“珠穆朗玛峰附近的夏尔巴人使用宽背带,”雅各布森写道,“而美国人仍然坚持使用带腰部背带的背包。你来告诉我:谁更专业呢?”

经济便捷又安全高效,或许宽背带会在21世纪迎来复兴!在此期间,更注重功能而非时尚、更希望长期安全而非短期舒适的乡土人士与热情的支持者们会继续使用这种传统的方法,他们是传统的保护者,他们更渴望宽背带能够在未来大放异彩!

上一篇:2017世界铁人三项赛曲靖站鸣锣 千余“铁人”高原比赛挑战极限

精彩推荐
揭秘C919首飞机长蔡亢一代飞机
《新华字典》解释App为何比纸
蟾蜍很尴尬,有条蛇从它屁股里
为减少污染 印度推出太阳能火
人工智能评测高考志愿目前难以
如果我们找到了外星生命
于凤琴带你探秘滇金丝猴
Alphago十颗TPU战胜柯洁
Knuckles 手柄体验报告
院士曝C919国产发动机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