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为何让Moto担当其手机唯一品牌的“重任”?

文章导读: 联想集团CEO杨元庆在去年11月上旬第三财季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联想移动将加强品牌整合程度,“Moto将成为联想手机产品的唯一品牌。”

2017年第一天,联想移动旗下品牌ZUK的新款旗舰手机ZUK Edge在京东开售,这是今年开售的首款新机。

然而,最令人关心的并不是首款新机Edge,而是ZUK品牌的前途。联想集团CEO杨元庆在去年11月上旬第三财季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联想移动将加强品牌整合程度,“Moto将成为联想手机产品的唯一品牌。”此话一出,外界对联想移动旗下先前拥有的诸多系列产品和品牌(A、P、K、S四大系列及乐檬、ZUK等)的前途十分关注。消费者今后是否就看不到背后刻有“Lenovo”字样的联想手机了?

在ZUK Edge推出前,联想集团副总裁、ZUK品牌负责人常程的一席话,似乎透露了杨元庆所说的品牌整合的端倪。“我们内部认知还是很一致的,ZUK原先的好处是了解中国的市场,而Moto有很深的技术积淀,2017年会有一支更贴近中国地气的Moto手机在中国上市,这部分内部的整合实际上已经在做了。Moto与ZUK手机之间互相学习,这个肯定没有问题。”他还表示,以联想目前的态势来看,在某个点上更专注一些可能更容易获得突破。

联想移动旗下品牌ZUK的新款旗舰手机ZUK Edge

为何选择价值“一贬再贬”的Moto?

2011年8月,Moto在被谷歌收购时,价格为125亿美元,即便算上谷歌转让的一些非核心技术专利,谷歌收购Moto的代价也在100亿美元左右;而2014年1月,联想从谷歌手中收购Moto时的价格仅为29亿美元。谷歌过一遍手后,仅两年多的时间,Moto的品牌价值贬了三分之二,“Moto的价值被谷歌进一步榨干了,联想得到的基本上只是一个Moto的品牌壳子。”有业内人士对此评论道。

在Moto“江河日下”时,为何联想还要让Moto成为担当联想手机唯一品牌的“重任”?

“我想联想移动还是很有国际化的野心的,它要做好中国市场,但目标却不仅是中国市场。”通信行业内专家项立刚表示,与当年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相同,联想收购Moto也是看中了它在海外积淀多年的销售渠道和合作商关系。“与Moto相比,不论是ZUK还是乐檬以及联想的其他自有系列,谁都比不上Moto曾经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项立刚说。

据悉,除ZUK在体外孵化阶段曾接到过来自东南亚市场的订单外,乐檬及其他自有系列均只在中国市场销售。此外,项立刚并不认为Moto已毫无价值,“品牌价值的高低取决于在谁的手里、怎么样去运作。Moto属于移动行业的‘老兵’,很多人对它很有感情,在联想手中迎来重生不是没可能。”但也有人调侃称,杨元庆当时是力挺收购Moto的人,若Moto品牌在整合中“消失”,联想就再也无法为其收购Moto自圆其说了。

在运营商主导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时代,鉴于与运营商良好的合作关系,联想手机一度成为国内市场份额老大。为了抢份额就必须把量做大,这也是其旗下有A、K、S、P等诸多系列的原因之一。“运营商的需求很大程度上主导了当时联想移动的业务方向,每一套配置我们都要为至少两个运营商定制机型,这就意味同一配置会出现至少两个型号,所以联想手机型号庞杂,辨识度不高。”一位联想移动的产品经理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联想手机众多型号中,价格为500~1000元的中低端机型占比较大,容易给消费者“低端小气不上档次”的印象。2015年前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刘军曾坦言,联想手机一开始选择的是注重“量”,而非“质”。现在看来,这种做法为运营商不再主导手机市场时留下了隐患。

刚履新移动业务集团总裁的乔健在元旦前夕的西安科技峰会上对媒体通报了目前品牌整合的进展,她说:“未来联想手机一定不是这么多品牌,我们正在梳理保留哪些品牌,未来会变得更加专注。”乔健还表示,在产品上联想希望不再打低端,不再以量取胜,“我们更希望做精品,不论什么样的价格段都做精品。”不再低端,不再以量取胜,意味着对之前发展思路的颠覆。

命途多舛的ZUK前途如何?

ZUK手机品牌负责人常程原先是体外孵化时神奇工场的“封疆大吏”,掌握ZUK发展的实权人物。ZUK被召回后,其职位变成了联想副总裁,ZUK的命运也被联想移动攥在了手里。在ZUK Edge发布后的媒体沟通环节中,常程一再强调,智能手机市场未来一两年的竞争是白热化的,ZUK大有可为,他只字未提ZUK在品牌整合中的结局。

纵观ZUK的历史,最初成立于2015年春,当时以“神奇工场”的名字示人,联想宣布其为子公司形式运营,由联想中国区总裁陈旭东担任CEO。“神奇工场是联想的一支先头部队,受制于联想内部的体制,有些尝试不方便做,我们就在神奇工场里面做,尝试互联网化的打法,一些好的经验可以在集团内部得到复制。”这是成立伊始陈旭东对神奇工场使命的说明。

除正在酝酿的智能手机之外,神奇工场还有智能家居和物联网等其他业务条线,彼时的常程只是智能手机业务的负责人。2015年5月底,陈旭东被火线调往移动业务集团接替刘军,常程接替陈旭东成为神奇工场CEO。没多久,“神奇工场”便被ZUK替代了。

常程对此表示:“我们觉得神奇工场这几个字的‘联想基因’还是太重了,希望能够以相对独立的身份发展。”他还说,ZUK寻求独立发展,不再是联想的子公司,联想只作为70%的股权持有者存在,ZUK还有对外寻求融资的计划。不料,ZUK的命运于2016年4月1日再次被改写。联想移动业务集团总裁陈旭东在内部信件中宣布,召回ZUK,将其纳入联想体系。

从2015年8月到2017年元旦,命途多舛、不停折腾的ZUK品牌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共推出Z1、Z2、Z2 Pro、升级版Z2 Pro和Edge等数款手机,虽然其销量从未对外公布过,但市场反响尚好,超出此前预期。“采用全屏设计的手机在2017年会大爆发,2017年会有很多厂商对此发力,在Edge的设计上我们也可以做得非常极致。”常程的一席话表明,至少现在还不是ZUK命运的终点。

来源:money.163.com

猜你喜欢

攀援树木使早期古人类露西拥有
韩媒:韩11辆无人驾驶汽车无事
记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屠呦呦
纪念陈省身:过于功利的研究成
优步中国进一步去Uber化
无数玩家痛骂 但这却是2016影
陈天桥捐给加州理工学院1亿美
小米平板3曝光:除了配置变化
超级电脑沃森的新挑战
乾隆玉玺买家:如果有人想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