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章为何豪赌长江汽车 看中核心研发能力

摘要: 至2016年9月30日为止,杭州生产基地签订的订单不少于2200辆,已交付600辆,相对前一年的确有所增加。

距离陈国章辞去PSA集团(法国标致雪铁龙)副总裁职务并出任长江汽车董事兼副总裁,已有一个月。回想起一个月前的决定,陈国章用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离开PSA到长江汽车,对我来说是个蛮重大的选择。”

陈国章出生于香港屋村,15岁移民美国。至今他在跨国车企已经度过了25年,在此期间他先后就职于日产、通用、雷诺和PSA集团,如今48岁的他已是汽车圈的传奇人物。

关于陈国章,一张照片在媒体上流传甚广。照片中,他穿着花衬衫和一套白色西服,笑容可掬地倚在桌上,手边摆放着一个雷诺标志饰品。而在雷诺的6年经历,无疑是陈国章职业生涯中最辉煌的时光。

陈国章对几十年的外企生涯心怀感激,多次感慨“在外企学到了很多”。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日产到雷诺,从雷诺到PSA,都是因为跟着同一个老板在变动。而此次离开,不仅代表陈国章终于“出师”,也代表着他真正告别了外企。

但令人意外的是,陈国章“出师”后的选择,竟是一家并不出名的新能源车企—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长江汽车”)。而其母公司香港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五龙”,00729.HK)已经连续亏损了5年,从2010-2015年累计亏损金额超过51.16亿港元。

外界不禁发问,陈国章为何如此抉择?

突破职业天花板

“主要是感性因素。”对于为何从传统车企投身新能源汽车企业,陈国章笑着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年近50岁的陈国章需要谋求新的发展,而新能源汽车让他看到了机遇。

“中国的政策一直支持新能源,在上牌、采购方面对新能源汽车几乎是一边倒支持。2025年,政府会推动新能源汽车占到20%的市场份额。在国外,诸如瑞典、德国等国家已经明确,2030年将终止销售传统燃油车,中国很快也会跟上世界的脚步。” 谈及机遇,他的语速明显快了起来。

去年11月,陈国章进入到了PSA70管理层(即PSA的最高决策层委员会),按理说,这对于一个职业经理人来说已非常成功,但陈国章却已然感到自己在PSA已经到达了“天花板”。

任职一个月,陈国章已经完成了长江汽车的国内与全球性市场分析,与对手战略分析,以及两轮营销与国际战略规划报告,该报告涵盖了乘用车的品牌战略、全球化战略、国际合作以及逸酷上市的“营销-市场-销后-网络”综合方案。

对于这一个月,陈国章向时代周报记者评价道:“长江是我25年汽车生涯中最有动力与速度的车企,高效的互动和决策力是传统车企所不能及的。”

在陈国章加入后,原本在市场沉寂了一段时间的长江汽车又再度跑入了人们的视线当中。去年5月16日,一路默默无名的长江汽车因成为继北汽之后第二家拿到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而备受关注。

长江汽车品牌总监胡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长江汽车的愿景是要缔造世界一流的纯电动汽车品牌。”他说,长江汽车开拓全球市场,需要像陈国章这样有国际化背景的人才加入。而陈国章目前负责营销推广和国际合作,他的加盟无疑会加快长江汽车国际化步伐。

看中核心研发能力

长江汽车是由杭州公交客车厂演变而来,该厂成立于1954年,2010年开始发展新能源业务,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电动车生产厂家。但因陷入经营困难,2013年工信部发布《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1批)公告》(2013年第50号)文件,将其列入了“48家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车辆生产企业”名单之中。

此时,来自香港的五龙电动车出手相救,使其免于破产。重组后不久,长江汽车便获得了商用车的生产资质,当中五龙功不可没。

值得关注的是,这家名为五龙电动车的企业,正是李嘉诚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压下的筹码。自2010年起,李嘉诚便频繁增持五龙电动车股份。2015年8月,他以0.46元购入7.43亿股,一跃成为五龙的第三大股东。直至2016年2月26日,他已在五龙持股14.57亿股,占比6.63%。

有了李嘉诚加持,五龙在整个新能源产业链上的布局开始加速。据长江汽车品牌总监胡铭向时代周报记者描述,目前长江汽车在产业链上已经完成了较为完整的布局。

3个整车生产基地: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云南五龙汽车有限公司、贵州贵安汽车厂(目前仍在建设);2个研发中心: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上海中聚电池研究院;2个锂电池生产基地:天津中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吉林中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个材料生产基地:爱思开(重庆)锂电材料有限公司。

长江汽车的野心不止于此。据悉,目前长江已与美国史密斯电动汽车(Smith Electric Vehicles)联手成立合资公司,并计划于2017年以SKD(用半成品或零部件的方式出口,再由进口商完成整车)的方式生产,并将产品投放到美国市场。同时还启动了四项国际合作。

陈国章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自己看中长江汽车的,是其六年的核心研发能力。“长江目前有300多项专利基础,有两条最先进的电动生产线,还有完整的三电技术。这在新能源车企中是十分难得的。虽然目前五龙汽车在财务上仍在亏损,但这一亏损正在逐年收窄。”

押宝2017

陈国章押注长江汽车的爆发点在2017年,他透露,今年长江汽车的国际平台将会全面扩张,营销系统会建设起来,而车联生态及智能动力方面会得到进一步提升。而胡铭也告诉记者,乘用车是长江汽车2017年的主推项目。而目前长江汽车在此领域所布局的车型只有一款逸酷,因此可能对其大做文章。

事实上,在长江汽车原来的规划中,逸酷会于去年8月上市。然而在11月广州车展过去仍未见其上市的信息,加上最近据联交所资料显示,李嘉诚减持五龙电动车1.11亿股,总值4720万元,最新持股量降至4.93%的信息,让人不禁疑惑长江汽车的生产与订单是否出了状况。

“在G20以后,订单情况非常好。光高端商务车车型订单就有1000多张,在整个电动车领域是毫无疑问的全国第一。”胡铭对此作出了否认。根据五龙电动车2016-2017年中期报告显示,其电动车销售收入为3.55亿港元。至该年9月30日为止,杭州生产基地签订的订单不少于2200辆,已交付600辆,相对前一年的确有所增加。

胡铭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关于逸酷推迟上市外界可能有所误解。因为新能源汽车上市除了拿到乘用车生产资质,还需对工厂进行准入认证。但目前工信部准入文件正在修改,所以需要等到工信部修改完毕后,才能继续备案工作。“推迟上市是一个人力不可为的因素,现在只有长江汽车遇到这种情况,是因为在新晋的新能源企业中,目前长江汽车进度最快,其他类似企业还在这个准备的过程当中。”他说道。

2016年5月,工信部发布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修订版-征求意见稿),该修订稿与2009年的文件相比,在准入规则上,对企业的生产能力、动力蓄电池、设计开发能力、制式等均有更加严格的限定,而最终文件还未正式发布。

在此前提下,乘用车的发展与推广变成了2017年的命题,而目前,长江汽车的精力则主要放在商用车上。这并非不得已而为之,陈国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纯电动商用车作为市场切入,本身就是早期战略。商用车是一个政策导向的领域,对品牌需求度相对较低,这为长江换来了试错的时间。

他说:“三电驱动系统成熟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小问题,因此需要一个过渡期来解决。等到三电和机动技术提升到一定程度,再来建设品牌和营销网络,是最明智的方法。目前电动车的主流市场还没有出现,因此主要依靠政府和企业级客户采购。竞争力方向也主要根据这些主体的需求来调整,这与传统汽车的竞争力不一样。”

陈国章说,目前对逸酷已经制定了重大提升紧急方案,及网络规划的快速行动计划,该计划将于上海车展发布。与之同时发布的还有长江的全球战略、零库存订制供产系统及全新营销模式,以及与雷诺的“诺相随”相对应的长江EV售后品牌系统。他强调:“在策略方面,长江汽车是100%正确的。”

采访结束,陈国章在微信上回复时代周报记者,去长江汽车背后是“一件非常重大的利好原因”。可以得知的是,这一利好在PSA和长江的之上,但需等到上海车展才能透露。而当初由他在雷诺创造的“奇迹”会否再次出现在长江汽车上,答案或将在今年揭晓。

来源:money.163.com

标签:汽车

猜你喜欢

超级电脑沃森的新挑战
为什么合并不是摩拜ofo单车大
2017年创业公司估值预言
4.23亿年前长吻麒麟鱼化石发现
科学家成功研制出世界上最毒的
科学家绘制鸟儿往返地图
最低气温比往年同期低
三星终于公布了Note7手机爆炸
易到或再也烧不起补贴了
鱼类化石挑战进化学“都市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