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好礼OR难题?

郭刚制图

郭刚制图

■本报记者 张晶晶

天气回暖,万物生发,不管是自然还是城市,随之褪去冬装。如果要说2017年的春天有何与众不同,那些街头遍布的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正是答案之一。

橙黄蓝,你爱谁

共享单车虽然也会被人争论到底是否属于真正的共享经济范畴,但从其效果上看,确实达到了“共享”的目的——我们无需再买一辆自己的单车,而且可以随走随停。

从摩拜和ofo诞生之初,沈蔚便开始成为共享单车的忠实用户。作为北京大学的学子,自行车于他而言是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无论是往返于宿舍楼和实验室,还是去五道口、学院路吃饭会友,有一辆自行车,会方便很多。

“毕业工作之后骑车就少了,毕竟大街上不比学校,怕车子会丢。后来有了摩拜和ofo,再后来有了bluegogo,我已经不再需要一辆属于自己的单车。”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沈蔚如此说道。

作为一名理工男,加上热爱新鲜事物,沈蔚向记者详细对比了目前街头最常见的橙、黄、蓝三家的共享单车。

“先从钱上看。押金上摩拜是299元,ofo和小蓝车是99元。使用一小时的价格大多数在1元或5角。比较起来看其实三者在价格上几乎持平,比较不同的就是押金的多寡,其中摩拜最高。” 记者查询了三家提供的信息发现,对于押金,三家都是随时可退,到账时间在1~7天。

针对之前有过返还押金时间过长的报道,沈蔚表示,自己曾在三家先后申请退还押金,几乎都是在两个小时以内完成返还,并没有发生返还困难的现象。

“之后要对比的是设计和舒适度。摩拜的原始版最被大家诟病的就是车子太沉、骑起来费劲,其实主要是从使用耐久度的角度来考虑的,官方数据是要使用十年,每辆造价超过两千元。不过现在摩拜也推出了轻骑版,更轻盈,而且带车筐,比原始版好骑很多。唯一遗憾的就是座椅高度依然不可调节。

ofo受欢迎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与传统自行车差异不大,并且座椅高度可调节。但是问题也很明显,损坏率目测在三家是最高的,再就是没有车筐。

相较之下最晚出场的小蓝车bluegogo综合了前两者的优势,有筐、座椅可调,不过在覆盖范围上略落后于前两者。”沈蔚说。

问到更偏爱哪家的自行车时,沈蔚回答说:“虽然ofo来自北大,但是作为一个GEEK,我还是无法接受它没有GPS定位以及使用密码锁这种单薄‘人设’,在摩拜轻骑推出之后我一直使用的是摩拜轻骑。现在是转投小蓝车门下,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座椅可调一个理由。虽然价格有所差异,但是三家经常做优惠活动,骑行价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锁之殇

如沈蔚所言,ofo的密码锁是为人所诟病的主要原因之一。ofo每辆车有自己的编号,用户通过在客户端输入编号或者扫码的方式获得开锁密码,转动车身上的密码锁便可以将车骑走;在骑行结束之后需要手动在手机客户端点击才能结束骑行和计费。

这样的方式相较摩拜和小蓝车的扫码开锁和锁定自动结束计费自然是烦琐了不少,更严重的问题是大家开始发现ofo一辆车的密码是唯一的。也就是说,如果前一个用户在骑行结束后没有将密码拨乱,那么下一个用户其实可以直接骑走。

甚至有很多用户不再锁车,锁具如同虚设,同时也引发了不少安全隐患。

就在3月底,上海的四年级小学生骑ofo发生交通事故身亡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对共享单车管理的关注。几家主要的共享单车公司纷纷表示屏蔽掉12岁以下用户,很多学校也随之提示学生不可以使用共享单车。

但如果共享单车无需开锁、谁都可以骑走,难保惨剧不会再次发生。

“摩族猎人”发起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助理、市场部主管庄骥,从共享单车诞生之初便对其非常关注。在采访中他告诉记者,自己曾经因为博物馆交通不便大为挠头,一直想要用公共自行车来解决问题,不想却是困难重重。

有了摩拜之后他便发起了“猎人”活动,“打猎”内容就是去发现那些违停的自行车,从小区、车库把车骑出来,放到公共停车区域,方便大家使用。

而现在除了这些内容之外,他又有了一个新的工作——路过小黄车就要看看锁没锁,锁了也顺手拨一下密码。同时也呼吁家长,一定要禁止孩子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使用共享单车。

文明骑行最重要

不锁是问题,加锁同样是问题。春节后一篇名为《共享单车成为国民素质照妖镜》的文章被广为转发,共享单车遭遇的“非人”待遇以长图的形式直观展现在大家面前。

其中一个没有那么触目惊心但是很让人叹息的行为便是上私锁

为私用。

谁都能使用是共享单车最主要的优点之一,虽然如今共享单车已经遍布大街小巷,随时都可以找到一辆骑走,但总有一些自私的人想把自行车变成自己的。

上一把只有自己能开的锁便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

“北京老人怒斥小伙损坏共享单车”的视频近日同样在网上热传。随即,北京警方发布消息,称依法对视频中的“嚣张”男子进行了处罚。

此外,北京西城、通州警方也都发布消息,查处了多起破坏共享单车、“霸占”共享单车的案件,对嫌疑人均处以行政拘留。从这些案例来看,警方已经盯上了共享单车私自上锁的问题,而且明确认定了违法性质,主要定性为盗窃,已然超越了不文明行为的范畴。

“万辆共享单车挤爆深圳湾”同样也是最近的新闻热点。违章停放和骑行一直也是共享单车为人所诟病的主要原因之一。针对共享单车的“野蛮生长”,很多城市已经出台政策要求企业配备一定比例的管理人员,进行自行车的投放管理和维护。

摩拜不久前也推出了“红包车”,用真金白银鼓励用户引流、将密集区域的自行车进行疏通。但效果如何以及未来将如何发展,仍待时间检验。

“共享单车是城市的一份礼物,但是如何使用和管理确实是一个大问题。总有人在猜哪家会笑到最后,但于我而言还是希望颜色越多越好,消费者才有实惠可言,任何一家独大估计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实惠方便。”沈蔚如是说。

《中国科学报》 (2017-04-07 第8版 生活)

来源:news.sciencenet.cn

标签:单车

上一篇:43u游戏魔幻出击《大青云》首服神话再现

精彩推荐
为什么不存在“第三种性别”
SpaceX发射“猎鹰9”火箭
植物学家钟扬车祸逝世
英媒:新技术能让碎屏手机通过
给火山"加个盖子"来发电可行吗
鸿海将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建设三
猎豹移动:Q1净利同比增长752
超特斯拉 分析师称谷歌无人车
董明珠太自信 新手机售价3200
可燃冰开采,万民狂欢后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