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酒徒:网文最大的优势在于自由和不拼爹

酒徒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实习生 成欢欢

今年3月,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办、中国作家网承办的“2016年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年榜”公布结果,已完结作品榜和未完结作品榜的第一名(《男儿行》、《乱世宏图》)竟都来自同一个人——“70后”网络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酒徒。

《乱世宏图》封面

“没想到评委会把两个第一都给我,真是受宠若惊。”4月6日,旅居澳大利亚的酒徒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说,“而且历史类网文的读者数量,天生比玄幻奇幻类的低。”

酒徒可谓网文圈里的“长老”。2003年,他的《明》一举成名,被誉为“架空历史小说的开山鼻祖”。

《明》封面

“实事求是地说,在《明》之前已有历史架空小说了。”酒徒坦言,他写历史题材小说从黄易的《寻秦记》、中华杨的《中华再起》受到不少启发,“后来我和一批作家的加入才慢慢把历史架空小说这个类型固定下来。”

“和别的题材不一样的是,历史类小说不需要打怪升级,写起来更有成就感一点。”现在一天坚持三千到六千字更的酒徒称,“我一直在想写出自己的特色来。我的书爽点也没那么多,追求的更多是一种认同感吧,就是读者和我之间能有那种心有灵犀,或者说我想写一些引起人共鸣的东西。”

酒徒在“2016年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年榜”发布会上发言。 中国作家网 图

更愿意写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在《明》之后,酒徒接连创作了《指南录》、隋唐三部曲(《隋乱》、《开国功贼》和《盛唐烟云》)、《烽烟尽处》与《男儿行》,它们无一不是历史题材小说。

《隋乱》的泰文版还成为中国内地第一部被翻译成外文出版的网络小说。

《指南录》封面

《盛唐烟云》的泰文版和中文版。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历史,我更容易关注小人物。比如当人们都在说关羽水淹七军有多英勇时,我先想到的是被淹死的那些士兵与家庭,那些人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在酒徒笔下,小人物往往能有浓墨重彩的一笔,“或许是因为我对草根阶层更有恻隐之心吧。”

他曾亲历“大下岗”时期,身边亲友的生活骤然无依。“1998年的冬天,我目睹了一家工厂裁员。厂子的大门紧锁着,厂子外全是一群木然站立的人,跟送葬一样。我们的班车从他们中间穿过去,回到单位还听领导对我们喊: ‘同志们,你们要为国家献青春,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当时我就哭了,实在太沉重了。”

“真的,我们经历过那个时代,知道小人物多么无奈。所以比起帝王将相、大宅门,我更愿意写那些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在酒徒的历史观里,历史记录的多是大人物的丰功伟绩,灾难也往往由大人物而起,但承受灾难的往往是升斗小民。“一旦上层社会压榨过甚,燃起了反抗之火,结果必将是玉石俱焚。谁都无法保证自己不受波及。”

酒徒和他的两个儿子

网文不断走向大众化和低龄化

酒徒是典型的理工科出身:毕业于东南大学动力工程系,先在北京一家电力工程公司上班,接着转战欧洲企业豪顿华做设备维护。直到1998、1999年出现了BBS,他终于有地方挥洒自己的文学热情。

“当时还没那么多文学网站,我就自己写着玩儿。”2000年时,他有了第一部网文小说《秦》,据说两年才写两万多字。

“早期的互联网从业者、消费者和现在完全是两个概念,那时互联网是很昂贵的消费品。1998年时上网很慢,北京市人均年收入一万不到,但一个月上网费要900块。最早拨号上网一小时要15块,后来才降到6块,也是很奢侈的。”酒徒告诉澎湃新闻,曾经网文作者和读者都以白领为主,“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不为了钱,都是写着玩儿的。”

“但那时出现了一批非常优秀的网文作品,比如《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悟空传》。后来大陆做过互联网整顿,把许多BBS给关了。大量的读者和作者流向台湾,台湾出版商还趁机大量从大陆低价购买版权。”

“这也让大陆早期作者明白原来写书是可以赚钱的。再后来有了资本介入,网络文学一下子发展起来。而且随着互联网价格越来越便宜,网络写作和阅读也越来越普及。这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文学本来就是让大众读的。网文不断走向大众化和低龄化也是市场选择在某个阶段的必然结果。”

对于源源不断的年轻网文作者,酒徒直言贵在坚持。“很多人误解说网文谁都可以写。实际上网文的确门槛不太高,但它是淘汰率极其残忍的行业。当年和我一起开始写网文、坚持到现在的有五十个不错了,几乎都扑在沙滩上了。”

“虽说网络文学成千上万,但是能坚持到50万字以上还继续写的,连三分之一都不到;坚持到100万字还能继续写的,可能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坚持写了五年还在继续写的,恐怕也就百分之一了。”

“但我们也有好处,第一很自由,第二不拼爹。”酒徒笑言,网文相对没那么多限制,没有所谓“这个不能写、那个不能写、必须这样写、必须那样写”。

而且这行不拼爹,与作者原来是哪个阶层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哪怕他原来是种地的,只要写得好就有人看。网络文学最大的优势和活力就在这。”

担心网文独立性受到影响

让酒徒深感欣慰的是,如今网文这行终于被主流大众接受,不再被人鄙视为“不务正业”,而且“生命力很强,前景很光明,收入也很高”。

但他忧心的是,这依然是一个在摸索中的行业:“抄袭、模仿这些现象非常严重,同质化也越来越严重。尤其网络文学其实是文学的分支,早期的网络文学也是很独立的。写得好也好,写得坏也罢,它不依附于别人而存在。而现在网络文学越来越依附于游戏改编和影视改编,独立性受到很大的影响,这是我很担忧的地方。”

“尤其对刚入行的,还没有形成自己作品风格的新人,这样的影响是百分百的。”酒徒想,如果大多数人都“为IP改编而写IP”,网络文学自身的质量就耐人寻味了。

“在我的观察里,发展到今天,网络文学单本质量必须是上升了。毕竟作品多了,从业人数也多了。但是从整体上看,质量肯定是下滑的,把平均水平拉低了。”酒徒告诉澎湃新闻,“网络文学目前可能更侧重于通俗文学这一块儿。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会出现非常经典的作品。”

身为网文江湖里的老人,酒徒的“野心”无疑是巨大的。他希望中国网文能走更远,出现更多经典之作。在澳大利亚,他发现悉尼图书馆里有自己的出版作品时会非常欣喜。

“中国的网文和世界接轨是最密切的。网文有日本动漫的优势、有美剧的特色。你可以说世界上目前最流行的文化元素,在中国网文里都能找得到。”

标签:中国 小说

上一篇:得癌症是“运气不好”? 你又被误导了!

精彩推荐
日本“太空球”从国际空间站发
中国10院士三亚“论稻”
iPhone 8疑似遭到全方位曝光
曾经有一次机遇摆在他的面前
全球机场免费WiFi网速评测
NASA将发射太阳探测器
谈判:苹果希望中国开发商禁用
微信零钱余额如连续10天超五千
“中国科学院青年讲坛”首场报
美媒感慨这代青少年太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