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播2000次的《西游记》,上千亿的版权收益归了谁?

摘要:整个剧组面临的种种,着实像《西游记》中所表现得那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文|张弘一

“杨洁,要是让你把《西游记》拍成电视剧,你敢不敢接?”

“有钱就敢,为什么不敢!”

当年发生在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洪民生和杨洁之间赌气一般的问答,如今已随着86版《西游记》总导演、制片人杨洁女士的辞世,成为历史的回响。

4月17日,六小龄童在其微博中追思杨洁导演,她的辞世,是中国电视剧的巨大损失。“没有央视版电视剧《西游记》,就没有今天的六小龄童,观众们也不可能看到我扮演的银屏美猴王。”《西游记》因此再次成为人们聚焦的话题。

该剧因其塑造有趣的人物形象、极具浪漫主义色彩的故事,且老少皆宜而成为众多观众的“集体记忆”。时至今日,作为重复播出次数最多的电视剧,《西游记》和众多电视台每逢假期必播的《新白娘子传奇》、《还珠格格》、《甄嬛传》等一样,成为了很多观众的“假期必备剧”。

“仅在中央电视台、各省台、市台,《西游记》重复播出次数就达到了2000次,至于是否在其他各大网络平台重播过,不得而知。”原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著名制片人任大惠告诉《中国企业家》(ID:iceo-com-cn)。

相信对四大名著电视剧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任大惠这个名字,四大名著,央视都拍了电视剧,除了西游记,剩下三部,《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他都是制片人。

和杨洁当年拍摄《西游记》一样,在《红楼梦》等拍摄过程中,任大惠坦言,这几部电视剧的拍摄确实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困难。

拍一集《西游记》片酬90元

时间回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要想拍出《西游记》,真是相当困难。”在困难的情况下,杨洁没有想过放弃,“敢问路在何方?在脚下!继续走下去。一定要拍成,我要证实我自己。”

1981年11月,此前一直被要求导演戏曲的杨洁,如愿执导她觊觎多年的电视剧《西游记》。

彼时,一心急着想要兑现承诺的杨洁,并没有预料到后来的拍摄如此艰难,甚至成为了日后她心中不可言说的痛。多年后,在接受采访时,杨洁直言:《西游记》是我永远的痛,每次看到了,我都赶紧换台!

从当初拍案而起、胸有成竹地甩一句“有钱就敢!”到火速回避,就像发生在昨天和今天。

在时间的流逝中,现实总是残酷的。当年,《西游记》的拍摄遭遇资金问题,86版《西游记》共有25集,当拍到14集《大战红孩儿》时,剧组遭遇了资金困难,一是央视不再提供资金,二是担心影响到版权问题,不愿意有其他的资金加入。

在进退维谷的情境下,杨洁多次找央视领导谈判,最终得到央视的松口——“你要是能自己找到资金,我们就让你继续拍完《西游记》。”后来,剧中“蜈蚣精”的扮演者李鸿昌从铁道部第11工程局拉来300万资金注入,才使得该剧得以拍完。

不过,当时较低的片酬也差点吓走很多演员,“一开始没钱,都义务劳动,后来才有钱,我拍一集是90元,猴子、八戒是80元,沙僧是60元,就那么一点报酬。”杨洁回忆说。

片酬低并不只存在于《西游记》的拍摄中,这是四大名著拍摄电视剧普遍的存在的问题。“很多人并不相信当时会有那么低的片酬,其实,无论是杨洁拍《西游记》,还是我们拍摄《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当时的规定是,只有从外面请来的演员才可以拿片酬,而我们自己的主创人员就占到了二分之一,但参与拍摄是不允许拿片酬的。

我们拿的在当时叫做‘奖金’,以当时的物价水平,拍一集《红楼梦》平均每人50元奖金,按照级别分别有40元、30元、20元不等。那时拍《红楼梦》,我和王扶林(导演、制片人)的‘奖金’是每集70元,杨洁的是90元。

”任大惠如是说。

对于杨洁而言,当时面临的残酷不仅仅是资金不到位,可以说,整个剧组所面临的种种,着实像《西游记》中所表现得那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靠着一个摄影师、一台摄像机,杨洁带领整个剧组整整拍了六年。“那时最难的部分是特技,我们拍《西游记》的时代,是不知特技为何物的时代,但我们要用各种方法和手段来表现神话里的人物和环境,我们完成了,虽然有很多特技露了馅,但观众原谅了这些。”

作为中国电视剧的拓荒者,杨洁称,面对电视剧《西游记》的任务,剧组“只能凭借吃苦耐劳,当时提出来要以唐僧取经的精神来取完我们的真经”。

事实上,她的付出也收获了回报。自从《西游记》和观众见面后,几乎年年播、月月播,从中央台到地方台,有媒体统计,它的播放率和收视率都曾是电视剧之最。

不只是在国内,这部经典之作还跨出国门,走向国际。不少国家多次购买播放权,尤其是在中越战争之后,《西游记》还作为友好的代表作品在越南播出后,出现了万人空巷的情景。

版权、版税问题备受争议

随着86版《西游记》风靡全球,很多以《西游记》为题材的电影纷纷申请立项。有人说,要是有版权的话,《西游记》估计会是全球版税最高收入的。

每日经济新闻曾统计,从2014年1月至今,已有26部西游题材的电影申请。《西游记》如此受宠,除了群众喜闻乐见之外,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版权免费”,业内人士认为,改编《西游记》并不存在版权问题。

但是,回到86版电视剧《西游记》本身,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经典的同时,它却面临着版权和版税等相关问题。在实际操作中,这个问题涉及的利益方比较多,主创人员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这甚至成为一个自始至终存在却并未得到解决的矛盾。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经典电视剧作品重播了很多次,但主创只拿了一次钱 ”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于《西游记》、《红楼梦》等我国经典的电视剧作品中。

此前,有媒体报道,不少人或机构在“免费”使用《西游记》音乐,并未支付版权费,一直持续了20多年。

作为86版电视剧《西游记》的作曲者,许镜清为《西游记》写了15首插曲,其中包括《敢问路在何方》这样的经典曲目。

许镜清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对于《西游记》这样经典的影视剧收取音乐版权费,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据他本人回应,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曾为此打了个侵权官司,打赢了,赢了一万块,但这些钱还不够付官司费用。

“对方赔偿数额太低,谁起诉谁亏本。”

2016年9月,作家韩寒曾经在电影《后会无期》中使用过《西游记》的音乐,支付给许镜清老人3万元版权费,这算是向许镜清老人自觉支付的最高一笔版权费。

《三国演义》的主题曲《滚滚长江东逝水》为当代著名女作曲家谷建芬所创作,传唱度很高。据说,当年《三国演义》很受欢迎,日本、马来西亚、泰国等纷纷要求购买版权,同时也要求一起购买这首主题曲的版权。

“泰国甚至在购买音乐带的时候,主动问我们版权应该怎么合作。当时,我们谈的是120万元人民币,还包括了演员的肖像费,饰演刘备、关羽、张飞的三位演员每人获得5万元的肖像费。”任大惠回忆说。

而对这120万元的分配,任大惠告诉我们,当时是这样处理的: 60万归央视台,60万归谷建芬。“谷建芬后来回忆说,这辈子最大的一笔钱就是从你(任大惠)这里拿到的,除了编剧所得,她共获得了20多万的版税,她因此充满了感激之情。”

曾经和美国好莱坞制片方洽谈过《秦·首代皇帝》项目的任大惠这样描述好莱坞的合作方式——“按照国际上通行的版权法,以美国的版权法为例,正常情况下,是在4个到8个星期收回成本之后,所得按照以下比例去分配:40%归投资方,30%归制作方,30%归宣传。”

他还以1997年在央视播出的《水浒传》为例:当时,央视黄金时间播出广告的收费标准是每秒10000元,以此来估算当年《西游记》、《红楼梦》等反复重播的电视剧的广告收入。

“当时的规定是,每播出一集观众会收看到11分钟(8分钟收入归电视台,3分钟收入归剧组)的广告,这样计算下来,10分钟就有近600万元的广告收入。

由此计算,当时《红楼梦》共拍摄了36集,那就是2亿元的广告收入。如果以1997年播出的广告价格计算,《红楼梦》至今重复播出了超过1000次,那就是超过2000亿元的广告收入。

事实上,后来的广告费只会越来越高,因此,这个数目应该只会更高。”

由此看来,86版的《西游记》在黄金时段重复播出2000次的话,其广告收入显然要高出很多。“《红楼梦》所创造的财富很多,但早几年拍摄的《西游记》远多于此,而这些巨大的收入,和我们这些创作人员丝毫没有关系。”任大惠补充道。

“有一次,《红楼梦》剧组人员聚在一起,演员张国立也在,我说,不提2000亿的广告收入,哪怕只是200亿,如果按照30%归创作人员的分配比例,那就是60个亿。张国立听后,仅道了一句‘主任,我敬各位‘富婆’一杯!’大家哈哈一笑。”

对于这样的情况,主创人员是否争取过呢?任大惠说,自己还没退休时,曾向台里领导说过很多次,因为他深谙其中逻辑,他知道美国的版权法,他觉得,后来多次重复播出的电视剧,至少应该想办法给予这些主创人员一些奖励,这也是对他们劳动的肯定和尊重。

时任央视副台长的胡恩曾对任大惠感叹说,“你们这些老同志,当年干活的时候没挣到钱,你们退休了,人家却挣到钱了。”

任大惠也紧追不舍,“现在不断地在重播,你得想个办法,奖励下我们这些主创团队啊!”胡恩只是笑笑。

这本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当他得知杨洁导演辞世的消息时,他感叹道,“和杨洁经常见面,但我们并没有过多深谈此事。其实,他们的整个拍摄过程其实也是非常难,更不要说版税的事了。”

在《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三部名著的拍摄过程中,任大惠曾做了无数次重大抉择,在无数次大大小小困难的克服中起了关健性作用。

尤其是在与其他国家交涉版权合作的问题方面,他觉得,我们的邻国日本在版权合作方面的做法或许能够提供一种借鉴。

当年《三国演义》热播的时候,日本人尤其喜欢,当时,和日本的版权合同里写的是“三年播放两次”。就在播出后第三年,日本负责版权的人给任大惠打来电话问,“我们要播第三次,要付你们多少钱?”任大惠说,从没有任何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只有日本人问。

一辈子拍了那么多电视剧,却只拿到稿酬的任大惠说,“到拍三国的时候,我的片酬是每集225元,后来也有人反映过每集酬金定的过低。后来,台里为了奖励我,让我按照150集的稿酬去拿,也就是几万块钱,但那时就觉得已经很好了,和现在要求拍一集拿几万甚至过亿的片酬实在是不能比。”

关于电视剧重复播放的事,是否征求过主创的意愿?任大惠告诉《中国企业家》(ID:iceo-com-cn),这是西方的观点,在中国,作为主创的我们只要将电视剧生产出来就完成任务了。

高晓松曾在《奇葩来了》中谈及版权和版税的问题,他说,版权问题在中国根本没有地位,消费音乐的人比消费电影的人多十倍,但大多数人觉得,为音乐花一分钱都觉得多,使中国音乐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

并且他曾透露,自己从入行至今20多年未曾收到过任何公司的版税,更不要说其他行业的各位了。

且不论高晓松是否真的连续20多年未曾收到版税,但他提出了一个值得探讨的真问题。

1999年,陈佩斯与朱时茂因作品版权问题陷入与央视的官司纠纷,当时,陈、朱二人将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告上法庭,称未经其许可,擅自出版发行含有两人在历届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并享有著作权及表演权的8个小品在内的VCD光盘。

结果是二人赢了官司,同时也丢失了央视春晚的舞台,被央视封杀长达18年。

一位法律界人士认为,当年的陈佩斯和朱时茂虽然被“封杀”多年,但他们的做法不仅维护了倾注无数心血创作演出的小品著作权,也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作出了一定贡献。

而像《西游记》、《红楼梦》等经典,也是创作者倾心之作,应当采取合理的方式,给予一定的鼓励。

来源:www.iceo.com.cn

标签:西游记

上一篇:生命的力量!小树苗立交桥夹缝中顽强求生长成大树

精彩推荐
中国院士称10年内要到小行星采
六盘水市首个院士工作站成立
从肉体变机器,我们这代人或能
你特别爱吃糖?这或许与特定基
NASA证实卡西尼号已穿过土星和
英媒看衰富士康在美百亿美元投
20秒小电影欺骗宅男感情和钱财
美国研发新型"极音速"飞船
福岛核事故后的放射性微颗粒物
古罗马混凝土完爆现代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