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来,他只卖一样产品,每个人家里都有……

摘要:22年来,低调的阮立平是如何跟一块插线板较真的?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胡坤 编辑 | 米娜 摄影 | 邓攀

进入3月份,慈溪的雨水多了起来,天气变得潮湿、阴冷,阮立平在脖子上围了一条蓝灰色的围巾。除了这条围巾,他身上再没有了任何装饰性的东西,他连手表都没有戴。

“简单一点,蛮好的!”他微笑着说。

阮立平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在他的办公室里,除了一组沙发,几乎没有其他显眼的摆设。一面靠墙的地方倒是有一组大书柜,但其中大部分的格子都是空的,你看不到琳琅满目的书籍和奖杯之类的东西。

但是,一个能把一块简单的插线板做到极致的人,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虽然他喜欢极简的生活方式。

阮立平,浙江公牛集团董事长,中国最有工匠精神的企业家之一。他在22年前创立的公牛品牌,已经成为中国插线板或者插座这个行业里的绝对标杆和龙头企业。

在很多年里,阮立平和他的公牛集团都心无旁骛地只专注于这块插线板,从一开始的小家电到后来的房地产、金融等历次风口,他无一例外都错过了。

尽管错过了很多暴富的机会,但命运已经给了阮立平丰厚的回报,他的公牛电器已经真正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在很多人眼里,插座就两种,一种是公牛品牌的,一种不是公牛品牌的。

如今,普通人家里随便拿出一两个插座,就能看到公牛家的产品。

现在,公牛电器已经从插座进入了墙壁开关、LED基础照明和数码配件等领域,但阮立平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多元化,因为这几类产品之间具有强关联性,是基于自身优势的一种产品延伸。

他给自己画了一个圈,将自己框在了民用电工这个圈圈里。未来,他也绝不会跨出这个圈,去进入其他领域,因为他觉得现有领域还远远没有做透。

即使是在现有领域,竞争也越来越强,不仅有本土的正泰、德力西这样的老对手,还有西门子、施耐德这样的国际巨头,而最给公牛带来压力的,还是小米、华为这样的科技企业的跨界“打劫”。

不过,阮立平本人并不着急。“我们并不在意一时的得失,因为我们是要走远路的人。”他说。

匠人

当被人称作中国最有工匠精神的人之一时,阮立平谦和地微笑着说:“这么说不太合适。”温和的笑容,这是阮立平招牌式表情。

本刊摄影记者给他拍照时,让他握拳托住下巴,眼睛看着前方,他觉得不好意思,希望快点结束。“要不先这样吧?”他温和地微笑着说。

采访结束后,他看了看办公室墙上自己一周的日程安排,然后要求他的助手将第二天的安排调整一下。“你看这样行不行?”他温和地微笑着问他的这位下属。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老板从来没有跟人翻过脸。”一位公牛电器的中层管理干部告诉本刊记者,即使阮立平和下属有不同意见,他也从来不说“你是错的”、“你应该……”之类的话。

“他会先说‘这个问题我们先这么看’,再摆出理由,然后问‘你说是不是’?”阮立平自己也承认,他的性格随他的母亲,是一个温和的人。

但是,你很难拒绝这种温和。我们的摄影师最后不得不提前结束了拍摄,那位办公室的小姑娘最后也拿笔将墙上的日程表改过来。而那些业务上的交流,最终下属们可能还是接受了老板的意见。

从某种角度来说,阮立平其实并不是一个那么“温和”的人。他走路的时候迈的步子很大,和你握手时会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你的手几秒钟,这些都显示出他内心强大的一面。

温和只是个人修养的一种表现,这个外在的面具掩盖着一个坚硬的内核,这个内核里隐藏着公牛电器成功的秘密。

尽管阮立平在采访中尽量回避“工匠精神”这个词,但好几名公牛电器的员工都向本刊记者证实,老板一直在公司里提倡发挥工匠精神,要求精益求精。

没有传送带的“精益小线”,效率低但能保证产品品质。

没有传送带的“精益小线”,效率低但能保证产品品质。

在公牛电器有两种生产线,一种是大线,一种是数量更多的小线。大线就是一般意义上的流水线,25个人一组;小线又叫精益小线,一组只有8个人。

这种小线没有传送带,一道工序只在切实完成之后,产品才会被传递给负责下一道工序的员工。从效率上看,小线根本没法同大线比,但阮立平认为这是值得的,因为从小线出来的产品在品质上会更有保证。

为了品质,公牛电器可以不计成本。公牛集团负责战略企划的副总裁刘圣松给本刊记者讲了一个例子。在公牛电器生产一款苹果手机数据线时,发现这种数据线最容易折的部位是靠近插头的地方,于是公牛电器特意在这个部位加了一层塑胶作保护。

但研发人员紧接着又发现,时间一长,这层塑胶和数据线本体之间容易出现缝隙,从而影响美观。最后,公牛电器采取一体注塑的办法,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但与此同时成本也上升了不少。

阮立平在讲述早年创业经历时也透露了一个例子。在他最开始成立公牛电器的时候,市场上几乎没有合格的开关。公牛电器没有像其他品牌一样选择退而求其次,而是宁缺毋滥。

公牛电器最开始推出的几款产品都是没有开关的。“没有好的,那就不用,反正绝对不用次品。”他说。

这种“绝不凑合”,将事情做到极致的“匠人”气质在公牛电器的生产车间里随处可以感受到。在数码配件生产车间,每位进入的员工和来访者不仅要换上特制的工作服、帽子和鞋套,在门口还要像坐飞机时那样经过一次安检。

这里面的每一件产品在出厂前都要经过高压、老化等四大功能测试,具体的细分测试项目有22种。在车间的楼道里,每一级台阶上都贴着“高品质才是硬道理”、“意外是可以预防的”之类的标语。

每一件数码配件产品在出厂前都要经过四大功能测试,22项细分测试。

每一件数码配件产品在出厂前都要经过四大功能测试,22项细分测试。

公牛电器的“匠人”气质还体现在专注上。从1995年成立一直到2008年的13年里,阮立平和他的公牛电器和插线板卯上了,只做这一个产品。

在那些年里,诱惑其实很多。比如,当时是中国家电产业发展最快的时期,慈溪当时也是全国的三大小家电生产基地之一。公牛电器的经销商基本都同时卖那些小家电。

很多经销商都劝阮立平做小家电,保证只要他做出来,就能帮他卖掉。但他最终还是拒绝了这些好意。后来房地产开始火了,这两年金融又成为了风口,但他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做一行就要把它做透彻。”阮立平觉得,在一个熟悉的行业都没做好,就跨入另外一个不熟悉的行业,肯定更做不好。

2008年,在已经成为插座行业老大很多年之后,公牛电器开始进入墙壁开关领域,并很快成为了这个行业里的第一。后来,公牛电器又相继进入LED基础照明、数码配件领域。

阮立平称自己进入这些领域并非盲目。“我们首先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给自己画一个圈,把自己圈在这个地方。”等自己在这个圈子里做成了老大之后,再给自己画一个更大的圈。

而且,这些圈都不是随便画的,都是基于自己的能力和优势所画的。

比如开关,公牛电器只做墙壁开关,LED灯也只做用户装修时必须由电工来安装的基础照明灯,那些吸顶灯、台灯以及其他装饰性的灯具,都不在公牛电器的考虑范围之内。

至于数码配件,更不是什么都做,公牛电器做的只是数据线、充电器等和用电强相关的配件。

阮立平已经给自己画了四道圈了,现在最大的一个叫民用电工。他暂时还没考虑什么时候去画第五个圈,因为“之前的圈还没完全做透”。

“我们要走很远的路,所以我们一点都不着急。”他说。

走远路

在这条路上,阮立平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

上个世纪80年代,阮立平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毕业后,进入水电部杭州机械研究所工作,端起了“铁饭碗”,但他却志不在此。

阮立平出生于商业气息浓厚的浙江慈溪,从小看多了、听多了之后,他说自己也喜欢上了做生意。在工作期间,他就偷偷卖过猪肝、核桃这样的小东西,还第一个在慈溪引进了草莓。

再后来,他就干脆辞职回慈溪办起了插座作坊。

现在的很多人都不太理解,为什么阮立平在当时会选择做插座这么个冷门的行业。但在他自己看来,选择这个行业是必然的。在当时,慈溪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插座集散地,当地出现了几百家插座家庭作坊,这就带来了很多先天的优势,比如及时的市场信息和塑胶、五金之类的配套产品。

“在这个地方做插座就是容易。”他说。

但是,要把插座做好却并不容易。

当时这些家庭作坊生产出的插座普遍质量不好,样式花里胡哨,五颜六色,虽然中看不中用,但却能卖出好价钱,典型代表就是当时卖得最火的一个叫“神座”的牌子。

这个牌子的老板公开宣称,要“用最低的成本创造最高的利润”,但阮立平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钱有两种,一种是现在的钱,一种是以后的钱。如果你局限于只赚现在的钱,那你可能就没有以后。”阮立平选择了赚以后的钱,他在当时第一个提出要做“用不坏的插座”,选用真材实料,去掉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将外观设计得简洁实用,颜色也以白色为主。

对品质的高规格要求很快让阮立平的插座脱颖而出,虽然他的插座要明显比其他插座更贵,但还是得到了用户的认可。

从那时候起,阮立平就有了品牌的意识。他注册了“公牛”这个商标,还开始有意识地推广这个品牌。没钱去在电视、报纸上做广告,就请人去周边刷墙壁广告。

公牛电器还是行业里第一个通过产品认证的企业。当时的认证还不是3C认证,而是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知道了的长城认证。

这些努力很快见到了效果,几年之后,公牛插座就成为了行业的老大,而当年的老大“神座”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过,阮立平认为,公牛插座的成功并不只是因为质量够好,而主要应归功于“利他”的理念,简而言之,就是对系统之内的每一方都有利,企业才能走得长远。

比如,对于消费者而言,要让他们觉得买这个产品物有所值;对于渠道商之类的合作伙伴,一定要让他们觉得有利可图;而对于企业员工,要保证他们的待遇,让他们安心工作,而且还能获得成长。

“这不仅仅是做一个‘工匠’的问题,而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他说。

尤其是针对公司员工的“利他”让人印象深刻。公牛电器有一个企业文化部,专门负责对员工的关怀。在这些关怀措施中,有一个“小候鸟”计划。

公牛电器的所有普通员工中的92%都是外地人,其中有不少是双职工。在寒暑假,这些双职工的儿女可以前来公司陪伴他们的父母亲,其交通、住宿等费用大部分都由公司承担。

据说,这个“小候鸟”计划已经惠及了157个儿童。

在公司内部也有对这种理念“不满”的人。“三年了,公司增加了差不多50个总监,200个经理,但我们司机班一个人一台车都没有增加,每次打申请,都说钱被用去给员工建食堂、盖宿舍了。”公牛电器的一位司机向本刊记者抱怨,按照规定,公司经理级别的干部就有权申请用车,这几年中层及以上干部增加很快,但司机班一直就是五个人五台车。

最近这三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其实并不好,但这段时间却正是公牛电器快速发展的时期,这不仅体现在包括中高层管理干部在内的人员规模上,也体现在公司的经营效益上,以至于阮立平在开会时强调“要慢一点,再慢一点”。

“我一直在对我的团队讲,我们是要走远路的,走远路要是急的话,你是走不远的。”他说。

挑战

在不知不觉走了这么远之后,阮立平还是发现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

阮立平很喜欢打篮球,他创立公司的1995年正是美国芝加哥公牛队如日中天的时候,于是他就将公司和产品的名字定为“公牛”。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踢足球。

现在,他做梦只会梦见两件事,一个是下海抓鱼,因为小时候住在海边的他“一天到晚去抓鱼,特别喜欢”,而另一个就是踢足球。但是,他回忆上一次踢足球时候,发现已经过去差不多快一年了,因为他实在太忙了。

在贴在办公室墙上的那张日程表上,他这一周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的,单位精确到了分钟。他不是很满意这种状态。

在过去的几年里,公牛电器新成立了LED基础照明和数码配件这两个事业部。阮立平为此不仅要制定战略,还要组建队伍,之后还要扶上轨道,忙得不可开交。

现在,他说公司要进行变革,他打算把大部分的管理事务分出去。以后,他要花更多的精力在产品端和营销端,主要是围绕客户。

阮立平有一个习惯,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到这个地方的商店和超市去看看,看看自己的产品和竞争对手的产品。他一直以自己对市场和用户需求的准确把握而自豪。

不过,现在他发现光凭自己去把握年轻人的需求越来越难了,他不得不依靠团队来做这个事情。

在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里,阮立平现在发现了两个趋势。一个是产品端的多样化,这对公牛电器的挑战很大,因为公司已经习惯了大批量、少品种的工业化生产,这也是公司一直以来的优势之一。

但往后,公司必须要打造一种柔性的生产体系,能对市场的需求形成快速的反应。

另外一个趋势带来的挑战可能更大,那就是技术端的智能化,这可能会导致很多外部的企业跨界进来,比如小米、华为、360等都开始尝试做智能插座。

2015年4月,小米突然推出了一款带USB接口的插座,它革命性地将传统的强电接口和USB的弱电接口集中在了一块板上,满足了很多年轻人的需求。

这款产品一经推出,就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有媒体在报道中甚至称小米USB插座将会“血洗”整个插座行业。

这个事件给了公牛电器巨大的触动,公司马上召开了管理层全员大会,检讨、反思并商量对策。很快,公牛电器就推出了自己的同款产品,以低于对方一元的价格出售。

眼下,在各大电商平台上,这两款分别被用户称为小米小白和公牛小白(因为其颜色都是白色)的产品的表现开始分化,前者价格越来越低,后者价格不断上扬,这反映出公牛电器的产品优势开始显现,逐渐稳住了阵脚。

公牛电器从这次事件中学到的另一点就是决不能忽视互联网渠道的威力。自那之后,公牛电器也开始构建了自己的电商战略,现在公司线上销售的占比越来越多了。

“所以说竞争是有好处的,特别是跨界的竞争,会给你带来很多的启发,原先你自己在这个行业里是没有这么多想法的。”阮立平承认,这两年他明显感觉竞争比以前更强了,但他对此并不太担心。

他相信,将他带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东西,将会把他带到更远的地方。

(胡坤 hukun@iceo.com.cn)

来源:www.iceo.com.cn

标签:慈溪

上一篇:追风者推出Evolv MATX机箱:铰链玻璃门、内部分舱

精彩推荐
印度移动支付老二老三或合并
NASA:9月1日小行星Florence将
新模型表明:距离太阳系最近的
三星将把Frame TV引入中国市场
这只毛毛虫竟然可以不留痕迹地
国际大洋发现计划368航次收获
"瞬间移动"并非不可能
第三届全国临床检验装备技术与
从西方的总统大选看人工智能的
辟谣|茭白还分“公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