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研究员质疑上海交大教授看脸识罪犯

上海交通大学图像通信与网络工程研究所教授武筱林在过去的半年里收到过无数的批评邮件,不少媒体报道里也引述了一些专家学者的批评意见。但这次,三名美国研究者在网络上撰写洋洋洒洒的万字长文向他隔空喊话,点名批评他的研究为“科学种族主义”。 这篇万字长文名为《相面术的新外衣》(Physiognomy’s New Clothes),于当地时间5月6日发表在新媒体网站Medium上。

三名作者,Blaise Agüera y Arcas是机器学习领域的著名工程师,2013年从微软跳槽到谷歌;Margaret Mitchell同样是谷歌的人工智能研究员;而Alexander Todorov则是普林斯顿大学的神经科学教授。 这一切都源于武筱林和其博士生张熙于去年11月上载在预印本网站arXiv上的一篇论文,题为《基于面部图像的自动犯罪概率推断》(Automated Inference on Criminality using Face Images)。

研究使用的照片样本。a组为罪犯,b组为非罪犯。 武筱林和张熙运用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技术检测1856张中国成年男子面部照片,其中将近一半是已经定罪的罪犯。实验结果显示,通过机器学习,分类器可以以较高概率区分罪犯与非罪犯这两个群体的照片。特别是在内眼角间距、上唇曲率和鼻唇角角度这三个测度上,罪犯和非罪犯存在较为显著的差距。平均来讲,罪犯的内眼角间距要比普通人短5.6%,上唇曲率大23.4%,鼻唇角角度小19.6%。同时,他们发现罪犯间的面部特征差异要比非罪犯大。

平均来讲,罪犯的内眼角间距要比普通人短5.6%,上唇曲率大23.4%,鼻唇角角度小19.6%。 三名美国学者在时隔半年后评价道:“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高速发展,我们迎来了科学种族主义的新时代。”他们声明,写作这篇深度文章,“不仅仅是为了研究者、工程师、记者和决策者,也是为了想要确保人工智能是有益于人类的每一个人。” 不过,武筱林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曾提过,他欢迎学术上的交流和讨论,也欢迎用数据来质疑他的结论。至于政治伦理方面的问题,则需要更广泛的社会讨论,并非他个人所能解答的。 谷歌研究员的万字长文虽然也提出了几个可能造成武筱林实验数据“假象”的技术问题,但其核心论点抛开了针对论文细节的讨论,站在政治正确性的角度,从历史、伦理出发,对相面术及其在机器学习时代的新形态进行了批评。 “机器相面术”,新瓶装旧酒 三位美国学者的文章并非学术论文,在万字的篇幅中,他们讲述了相面术发展的历史,解释了机器学习研究领域的一些基本情况,并以武筱林和张熙的研究为靶子,指出就像他们的研究是披着机器学习外衣的相面术,人类社会中的许多歧视也可能会被算法洗白。

关于相面术的历史,他们是从龙勃罗梭开始讲起的。 1870年,意大利监狱医生龙勃罗梭(Lombroso)打开了意大利著名土匪头子维莱拉尸体的头颅,发现其头颅枕骨部位有一个明显的凹陷处,它的位置如同低等动物一样。这一发现触发了他的灵感,他由此提出“天生犯罪人”理论,认为犯罪人在体格方面异于非犯罪人,可以通过卡钳等仪器测量发现。龙勃罗梭并认为犯罪人是一种返祖现象,具有许多低级原始人的特性,可被遗传。 龙勃罗梭的研究支持着他的政治主张:意大利南方人要比北方人更文明。此后,龙勃罗梭在“颅相学”和“天生犯罪人”方面的追随者同样将自己的研究与某些政治主张捆绑。塞缪尔•莫顿(Samuel Morton)推崇白人至上的颅骨学投射的是19世纪美国的白人奴隶主,而德国儿童教材《毒菌》(Der Giftpilz)上教授通过鼻子形状辨别犹太人,则投射了纳粹时代。

Vaught 《实用性格判定》,1902年,第80页。

Vaught 《实用性格判定》,1902年,第80页。

来源:news.sciencenet.cn

标签:谷歌 上海

强化品牌 Withings智能设备今
因移民问题印度员工在美遭枪杀
记航天功勋任新民院士
AMD全新企业级CPU与APU路线图
科学家们找到稀有"暴龙蚂蚁"
科学家尝试一次绘制一个细胞
哈勃太空望远镜最新观测NGC
阿斯顿·马丁与乐视中止电动汽
龙婧:用一年做一件一生难忘的
椰子蟹夹钳力超过大多数动物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