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宣布要涉水家居 零售老大亚马逊又想进医药市场

刚刚宣布要涉水家居的零售老大亚马逊,又把眼光投向了医药市场。美国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药品市场,一直是亚马逊觊觎的对象。在美国,每年的处方订单超过40亿。

光是2015年,患者、保险公司和其他用户在处方药上就花费了大约3000亿美元。对于亚马逊来说,这是一个利润丰厚的市场。不过,如何克服这个行业的复杂性是其目前需要面临的最大问题。

据CNBC报道,为了打入药品市场,亚马逊正在招聘一名业务主管。知情人透露称,过去几年,亚马逊每年都会在西雅图召开年度会议,多次讨论是否应该进入药品行业,不过这种讨论似乎最终都没有被落实。

近来,随着消费者为医疗健康的付费意愿增强,亚马逊似乎打算认真对待进军医药行业这件事情了。知情人认为,考虑到这个领域的复杂性,亚马逊现在还没有确定是否会最终入局。

不过,公司目前已经开始和相关的业务专家探讨开展业务的可能性,并为旗下的“消费品部门”新招了一个业务主管,希望后者能够制定相关的医药销售发展战略。

另外,公司还从医药领域招聘了一批人。

亚马逊的一贯作风是,在评估某类产品线是否应该在美国本土市场进行全面推广前,会先在非美国地区进行测试,比如此前其在加拿大秘密测试无人机运送计划,而进军医药市场这件事情也不例外。

今年4月,据日本时报报道,亚马逊在日本合作伙伴的支持下,已经将其Prime Now送货服务扩展到药品和化妆品领域,并向有药剂师批准的病人销售药品。

亚马逊现在在其日本网站上的分类页面还包括了“药品”这一栏。只不过,目前这一尝试的时间尚短,是否可行还有待时间验证。

亚马逊在日本网站销售的药品

医疗公司GoodRx的创始人Stephen Buck认为,如果亚马逊真的能够进入药品市场,或许能够推进医药价格的透明度,让消费者在药物消费中节省一定费用,这也被其看作是亚马逊的机会所在。

Buck估计这个市场大约会有25到500亿美元。但进入这个市场除了要面临更多监管市场的挑战,比如如何平衡相关的医药机制和法律,还要考虑如何和美国本土的几大医药巨头,比如Express Scripts和CVS Health等竞争。

PMB系统

在探讨亚马逊杀入药品市场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美国的PBM制度。

美国实行的是医疗保险与医疗机构市场化,在纯商业的医药机制中,通过PBM等第三方服务制衡,以降低医疗费用和维护医疗服务质量。美国PBM模式是通过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盈利性组织来提供各种中介业务。

根据知乎用户Huang药师的解释,作为一种专业的第三方服务,美国“药品福利管理”(Pharmacy Benefit Management)是介于保险机构、制药商、医院和药房之间的管理协调组织。

PBM对处方数据的监控和管理基本贯穿了整个医药产业链,其价值在于,可以通过大量临床路径数据库和参保人用药历史信息对医生开具的处方进行审核,对医疗服务进行监管,有效地控制处方药成本。

PBM通过与药企、医疗服务机构、保险公司或医院鉴定合同,以求在不降低医疗服务质量的前提下,影响医生或药剂师的处方行为。截至2015年,PBM已经涵盖美国65000家药店零售终端,几乎掌握了全部门诊处方药的管理。

其近40%的市场规模来源于政府医保。

美国PBM模式的工作流程大概是:患者持处方到药店购药;然后药剂师上传处方至PBM系统;PBM自动检测处方是否有效并在一秒内将处理后信息反馈给药剂师;药剂师按处方为患者配药;对系统预设中可受理赔付的处方药进行自动结算并开具发票;付款方结算至PBM;PBM处理与药店间的结算。

这个流程看起来很复杂,但是PBM系统审核一张处方的时间是非常快的,美德医的PBM系统能达到0.6秒实时审核一张处方。

如果亚马逊想要杀入药品市场,必然要考虑如何和PBM模式进行合作。除此之外,考虑到医药行业的复杂性和特殊性,亚马逊还有诸多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美国知乎Quora用户Rian Stockbower,亚马逊进入药品市场的难度有以下几点:

配送时间:对于很多药品来说,都有个及时性的问题。比如,有时候我们需要一些止痛药或者抗生素,我们可能立刻就需要。但是如果你在亚马逊上下单,可能要几天以后才能送达。

CNBC报道也强调,对于美国的社区药店来说,这种时效性特别强的药物几乎占据所销售的药品中的40%到50%的储量,是其盈利最重要的部分。

上个月,为了向沃尔玛发起反击,亚马逊将其免运费最低限额降至25美元。不过这一满25美元免运费只适用于下单量达到一定量的用户。此前,亚马逊的免运费最低限额曾一度维持在49美元。

对于亚马逊的普通消费者来说,虽然获得了更低的免费配送价,但仍需承受可能长达一周的配送时间。

药品价格优势:对于亚马逊来说,低价一直都是其重要的优势。但是在美国的PBM模式下,买药的价格也不是太高,亚马逊要如何把价格控制得让线上购买变得有吸引力,是一个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处方制度:Rian Stockbower解释道,在美国的PBM模式下,每一种处方药都必须经过药剂师检查,再卖给病人,以确保其使用得当。如果亚马逊真的进入药品市场,不得不雇佣大量的药剂师,而这些药剂师将意味着一笔巨大的人力成本。

通常,药剂师在检查的过程中需要考虑诸多问题。比如,消费者购买的这种药物和处方是否匹配?药物的说明是否足够清楚?这种药品是否会和病人的其他药物有所冲突?这种药物是否和病人此前的病史有所冲突?从年龄、体重或者性别角度考虑,这些处方是否合适?如果不合适,是否需要调整药品剂量比例等等。

如果亚马逊希望实现零售药店的自动化,通过机器或者算法来实现处方检查,可能能够解决医务人员糟糕的书写问题,但是处方检查中的诸多潜在错误依然很难规避。

毕竟,在医疗检查中,有太多的处方判断是很难自动化的,因为病人的情况在规律之中总是有诸多例外。

这并不是亚马逊第一次涉水线上药品销售。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亚马逊曾经开过一个名为Drugstore.com的药品销售网站。当时,人们猜测亚马逊或许能在药品销售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不过,Drugstore.com最终倒闭并被卖给了Walgreens。

来源:www.kejixun.com

标签:亚马逊

上一篇:Intel何时使用AMD显卡授权?AMD官方如是说

精彩推荐
与谷歌亚马逊展开竞争
研究称跑步时使用的压缩裤不能
新证据表明金星曾有海洋
北京市新确诊两例H7N9病例
专家详析"海水稻":并无咸味
NV Tesla V100超级核弹发布
30多亿年前月球存在过大气层
如何阻止超级火山喷发
苹果收购法国计算机视觉创企
独家评论 | 苹果HomePod希望占